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79章——宁王受伤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79章——宁王受伤


      杜钰瑾拽住了君奕灏的袖子,然后又用求救的眼神望着他。
  
      君奕灏一下便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了,他便冷冷的瞥了君雨晟一眼。
  
      也许是因为君奕灏的眼神太过冷洌,让君雨晟也是一顿,不过他也很快熟回过神来,并嬉皮笑脸的鶙向杜钰瑾。
  
      “没想到你今儿也来了。”君奕灏说,“以前可没有听过你会骑马的,要么待回儿本皇子带着你一起,好么?”君雨晟又道。
  
      接着他便伸手想拉着杜钰瑾,可是杜钰瑾却是连连的后退了几步,接着又朝着君雨晟福了身。
  
      “多谢殿下了,只这回儿臣女便是来太妃娘娘邀请来的,臣女想、臣女还是去陪太妃娘娘比较好。”杜钰瑾又笑着说。
  
      其实她的心里也对君雨晟的毅力感到很是佩服的。
  
      其实他对君雨晟的拒绝已经表现得十分明确了,但就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还要这么贴上来了。
  
      她是真的很看不习惯这个男人。
  
      说白一点,杜钰瑾恶心他!
  
      “可是你今儿穿了一套骑装来,这也不是应该要去骑骑马么?”君雨晟反驳道。
  
      君奕灏听了君雨晟的话。却是蹙起了眉头,又撇了他一眼。
  
      他这个侄儿子还真的够不知规矩的,怎么杜钰垭刚刚就已经说明了,是自己的母妃让杜钰瑾来了,这回还公然的跟丽太妃抢人?
  
      君奕灏只是淡然一笑。
  
      “母妃已经在她的院子里等着了,夭夭,我们还是走吧。”君奕灏冷冷的说,接着便把杜钰瑾给拉走了。
  
      杜钰瑾也是默默的给君奕灏比了一个赞,她这回真的觉着君奕灏做得太好了,这也是减了杜钰璝不少的麻烦。
  
      君雨晟只是望着二人的背影渐行远去,心里却是感到很是不甘。
  
      怎么最近自己每次想要去接近杜钰瑾的时候、他这个八皇叔也来了坏了他的事情了?
  
      再这么下去,他该怎么跟母后交代了?
  
      得钰瑾,得天下,可是他现在根于是没有办法去接近杜钰瑾,那他又如何能够靠着国公府的力量,把太子给踹下来了?
  
      “晟儿,你居然连这回事儿都办不到,你真的太让母后失望了。”
  
      这时又有一道在声音在君雨晟的背后响起了。
  
      君两晟自然知道这声音的主人,便是转身头,作手作辑,喊了一声“母后”。
  
      可是皇后却只是用着失望的眼神看着君雨晟,便是没有以往那温柔和嘉许的眼神。
  
      这可真让君雨晟难受得很。
  
      其实他已经很努力去讨好杜钰瑾了,可是却不见任何成果,甚至每一次都有人在破坏自己的事。
  
      君奕灏是其中一个,君雨裕也是另外一个。
  
      “母后,儿臣已经尽力了,可是就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变了这么多。”
  
      君雨晟也是记得、杜钰瑾以往不是这个模样的,而且也是和自己走得很近,只要自己一个小小的关怀,便是很开心,自己每次的邀约,她都会悉心打扮自己。而且也会努力去讨自己的欢心。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近日去见她的时候,却是少不了受到她的冷待,甚至还有一回儿,她是拒绝的和自己见面的。
  
      君雨晟原来还以为杜钰瑾这么做,只是因为钟嬷嬷的教导,她是好着玩而已,只是日子过了快要两个月了,杜钰垭还是用同样的态度面对自己,这便让君雨晟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为着什么了。
  
      “你再是这么做,就别想把那个贱种给踹下来了!”皇后冷冷的道。
  
      她嘴里说的那个贱种,便是君雨裕了。
  
      其实朝中谁都知道,君雨裕其实是景良帝的嫡妻所娶,只不过前皇后红顪薄命,很早就已经没有了,景良帝便再立皇后,而君雨晟便是这名皇后所生的。
  
      故此皇后是极不待见君雨裕的。
  
      她一直都认为,只有自己的儿子,才是最合适登上大典的人。
  
      可是这眼下却有一个君雨裕在碍着自己,于是皇后便只好想着一些旁门左道的方法,目的就是要把君雨裕裕拉下来,让君雨晟能够顺利登上帝位。
  
      她为了这一切,已经做了很多龌龊的事儿,包括加害予其他妃子,诬害她们等寺。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这一辈就只有君雨晟和君雨裕雨名皇后,这便是因为皇后曾经在这里动过手了。
  
      君雨晟只是低着头,没敢说话。
  
      其实皇后说的这一切,都尽都明白,可是这要行动起来,却又不是这么容易旳事儿了。
  
      他要去哄得杜钰瑾的欢心,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件极难的事,而且到时候还要得到国公府的支持。
  
      加上如今还多了一个君奕灏在碍着自己。
  
      君雨晟都觉着要达到皇后的计划,已经是比登天还要难了。
  
      “儿子都明白的,可是儿子这回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了。”君雨晟道。
  
      他的心里还是有一点憋屈,他做的这一切、虽然是不见得有什么成果,可是这也不代表自己没有努力过的,可是为什么皇后却是在这时就否定了君雨晟曾经为杜钰瑾做过的努力,反而在数落他的不是呢?
  
      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
  
      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去讨得杜钰瑾的欢心。
  
      “这么简单的事儿,你还要我去挑明么?你要不就从杜家那边着手,要不就从国公府着手吧。反正这事你办不成了,那母后便宁愿当作没有生过你这个儿子了!”皇后淡然的说。
  
      接着便没待君雨晟反应过来,便离开了。
  
      她好像是没有要理会君雨晟的意思了。
  
      君雨晟只是紧咬着牙,望着笪垢的背影渐行远去,心里也很是不甘。
  
      他以前都没有觉着,只是到了现在,他才发觉,原来在皇后的眼里。他不过是那个助他当上太后位子的人而已。
  
      从杜家着手君雨晟这时却又想起了另一个人。
  
      他想,自己一定要跟杜钰瑜好好的聊聊。
  
      毕竟之前杜钰瑜和杜钰瑜的母亲也是一直都在帮着自己的,若是她们如今看到自己有难了,君雨晟相信她们还是会想办法来帮自己的。
  
      当君雨晟想到了这点时,便是点点头,接着便转身要离开了。
  
      杜钰瑜这时便站在一匹小红马的旁边。
  
      其实她是学过骑马的,不过就不太精通,也不能做到骑射。只能带着马在草原上走一个圈而已。
  
      不过杜钰瑜认为这已经十分足够了。
  
      她给那匹小红马顺着毛,好像在安抚它一般,而且脸上也是流露出惊恐和不知所措昏神色。旁的人看着,都觉着杜钰瑜是否不知道如何骑马,如今觉着有点为难了。
  
      只是看着尚书管季尧只是冷眼站在一旁,却是没有敢去帮忙了。
  
      毕竟管季尧都算是杜钰瑜的舅舅----虽然是没有血缘的,可是她到底是杜钰瑾的姐姐、若是管季尧都不去帮忙,那么其他人又怎么可能会伸出缓手呢?
  
      杜钰瑜只是望着这匹小红马,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可是君雨晟不在,君雨裕好像还没有到,管季尧又不去帮她,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几乎都在想,难道是因为自己这个模样还不够楚楚可怜,才让管季尧不理会自己么?
  
      她抬眸,又望了管季尧一眼,可是见管季尧闭了眼,好像是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
  
      杜钰瑜吸了吸鼻子,心里甚是委屈,甚至都觉着自己现在没有下台阶了。
  
      自己原来便是想要装个娇弱,让自己看起来娇气一点,好让君雨裕来注意自己的,可是君雨裕还没有出来马房,自己还这么多戏,似乎又是不太合适的。
  
      杜钰瑜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也准备要骑上马背时,却又听见了君雨裕的声音,自自己的背后响起了。
  
      “杜姑娘,你是有什么困难么?”君雨裕温声道。
  
      他到底是接受宫里的教导的,在对待别人的时候,自然是温柔一点,即便是面对着在这里地位最低的杜钰瑜,他也晬这么的温柔的。
  
      杜钰瑜只是微微勾起唇角。
  
      刚刚她还真的是遇到了问题旳。只是现在她便觉着自己的问题已经给解决了。
  
      如今君雨裕都来了,她还会遇上什么问题了?
  
      “太,太子殿下,民女可以的。”杜钰瑜娇声道,然后却上上了马背了。
  
      只是杜钰瑜自己明明是有能力上了马背,她却是要装作自己是没有能力的一旁,还故意的跌了好几次。
  
      君雨裕见装,便是笑了笑,然后便跑上前来,并扶着杜钰瑜上了马了。
  
      杜钰瑜只是回过头来,望向君雨裕,并微微的低着头,露出了一丝娇憨的笑容。
  
      “多谢殿下”杜钰瑜娇声道。
  
      这模样看起来要多娇弱有多娇弱,便是旁的人看着,都觉着是管季尧的不是了。
  
      “尚书大人也是的,刚刚你应该要帮一下杜姑娘呀。”那史部的尚书也是走上前来,想要凑个热闹了。
  
      管季尧只是翻了一记白眼。
  
      “抱着,下官刚刚没有留意到瑜儿,若是瑜儿方才跟下官提出要求的,下官肯定是会帮她的。”
  
      只偏生这个小丫头居然只是用那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自己,却是没有要开口请求自己的意思,自己自然是装作没有听到的。
  
      杜钰瑜听了这话,却为之气结。
  
      她也知道管季尧刚刚可是有意要为难自己的,可是自己又能做什么了?
  
      她的身份便摆在那里。
  
      说得难听一点,她的母亲便是和管季倩在争宠的,如此说,管季尧好像真的没有这个理会去帮助自己的一样。
  
      “无碍,这不过是小事而已。”君雨裕笑了笑道。
  
      “对不起,尚书大人,瑜儿以后会注意的了。”杜钰瑜的心里虽然有气,只是眼下自己知道,这最重要的便是要让君雨裕注意自己,她是是生生的把这道怒气给忍下来了。
  
      管季尧只是点点头,却好像是没有要会理会杜钰瑜的意思。
  
      君雨裕只是望着这二人的气氛,也是好不尴尬。
  
      他自然是知道杜钰瑜并不是管季尧的外娚女、自然是不会投放太多的关注。
  
      虽然他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也是理解管季尧的动机。
  
      “要不,本宫来陪着杜姑娘走走?”
  
      君雨裕自然是知道,管季尧是没有想过要陪着杜钰瑜了,既然自己也不过是想骑着马走走而已,如此自己便去陪陪她,君雨裕也是觉着这并不过份。
  
      杜钰瑜自然是巴不得如此。
  
      她这么的努力,也不过是为了引起君雨裕的注意而已,于是她点点点头,算是应下了君雨裕的要求。
  
      “这是民女的荣幸,那便有劳殿下了。”
  
      君雨裕听了后,也是上了马。
  
      “那杜姑娘便跟着本宫吧。”君雨裕朝着杜钰瑜笑了笑。
  
      杜钰瑜见着,也同样嫣然一笑,便是跟着君雨裕一同走了。
  
      只是这时。君雨晟却是赶到了这边。
  
      当他看到杜钰瑜和君雨裕二人交谈甚欢的时候、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之前自己和杜钰瑜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如此的,而且杜钰瑜也说过,是要嫁给自己的,怎么她现在却跟太子
  
      难道杜钰瑜已经看得出来,自己这当太子无望了,于是便马上改变自己的策略,转而去支持君雨裕么?
  
      君雨晟只感到有点心灰,只是他还是走到杜钰瑜的跟前。
  
      “瑜儿。”君雨晟轻喊着。
  
      杜钰瑜自然是是认得君雨裕的声音。她先是一顿,可是过没一回儿,也是顺着声音看过去。
  
      便是看见君雨晟也骑在一匹黑马上,用那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
  
      杜钰瑜自然知道君雨晟是为了什么而觉着惊讶的。
  
      “殿下。”杜钰瑜轻喊着。
  
      只是这语气里,却是带着满满的疏离感,便好像眼前的男子,不是自己曾经很熟悉的人一般。
  
      君雨晟见着杜钰瑜这刻意去疏远旳态度,也是一顿。
  
      “不知瑜儿。愿意与本皇子一同策马草原么?”君雨裕粗着胆子的问。
  
      虽然他心里知道,杜钰瑜大概是不会答应了----这回儿杜钰瑜已经和君君雨裕并肩的骑马么,这不就代表他们早便决定要结伴么?若是自己渗和进去,恐怕也只会惹得其他人的不高兴而已。
  
      杜钰瑜先是一顿。
  
      其实君雨晟愿意邀请自己,自己的心里是高兴的,只是杜钰瑜心里十分清楚,自己这回儿要做什么事儿。
  
      自己恐怕是没有办法去应下这个要求了。
  
      毕竟他答应过自己的母亲,自己要歇了和君雨晟一起的心思、輚儿去迷倒君雨裕了。
  
      那么她自然是不能够再和君雨晟又太多的接触。
  
      “殿下,对不住了,瑜儿已经答应了太子殿下,恐怕是”
  
      杜钰瑜也是婉转的说着。
  
      君雨晟一听,便是知道杜钰瑜这是拒绝自己的意思了。
  
      君雨晟先是被吓了一大跳,他可没有想过,杜钰瑜居然会拒绝自己的。
  
      君雨裕见着这个情况,也是笑了笑。
  
      “其实本宫是没有所谓的,若是杜姑娘是比较愿意和五弟一起的话,那么本宫便自己走走便是了。”
  
      其实君雨裕的原意也是在退让的,只是君雨晟却是听到了另一个意思,他这是以为君雨裕是在迫杜钰瑜在选择了,于是他也是用着带有敌意的眼神望向君雨裕。
  
      “不,民女若是真的答应了太子殿下,便不能失信的,皇子殿下,瑜儿先与太子殿下走了,若是有机会的话,瑜儿再和皇子殿下一同策马罢。”
  
      虽然杜钰瑜话是这么说,可是杜钰瑜也不知晓自己是不是有机会和君雨晟一同骑马了。
  
      话毕,杜钰瑜便是先走了,而君雨裕也是抱歉的望了君雨晟一眼,然后又是离开了。
  
      君雨晟只是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也是一愣。
  
      他真旳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了,不过是一两个月的光景而已,怎么这世界好像是变了一个样的一般了?
  
      杜钰瑾不再像以前一般的黏着自己了,就连杜钰瑜也是待自己这般的冷淡。
  
      君雨晟真的想知道,自己这回到底做错了什么,这才会让这两个女子都这这么的不待见自己了。
  
      他骑着马,心里有点小失落。
  
      只是这一丝失落却没有维持多久,因为他看见君奕灏从远走,骑着马来了。
  
      虽然说君奕灏是自己的皇叔,但其实君奕灏没比自己年长多少,也不过是四年左右而已。
  
      而且他因为没有见识过君奕灏的骑射,而自己又听说过君奕灏的身子骨儿不怎么好,故此他一直都认为,自己的骑射是在君奕灏之上的。
  
      他的心里原来就有气,加上刚刚也是君奕灏把杜钰瑾给带走的,于是也便想到一个好主意,想要为自己争回了这一口气。
  
      “皇叔”君雨晟鼓起了勇气,喊了一声。
  
      君奕灏也是回头来望着君雨晟,似是等着他的说话。
  
      却说杜钰瑾,他便在丽太妃的院子里,陪着丽太妃聊天。
  
      丽太妃也从国公夫人那边知道、杜钰瑾最爱吃的金丝卷,于是也是托了陈颖儿在出门前,就给杜钰瑾带了一点。
  
      杜钰瑾谢了恩,便是吃着丽太妃给自己的金丝卷了。
  
      丽太妃看到杜钰瑾,也是喜欢的打紧,又是抓着杜钰瑾说了好一些话。只是这回儿他就没有像上一次这么啰啰了,丽太妃这次也是变了一点空间,让杜钰瑾好回应自己的话的。
  
      杜钰瑾也是笑着的应下了丽太妃的话。
  
      杜钰瑾同样的觉着,自己和丽太妃聊天很开心。
  
      也许是因为自己在这了里,虽然是个尊贵的国公府表姑娘,又是个郡主,可是杜府里却是没有人待见过她,更没有人待她真心过。便只有国公府上下,和丽太妃是待自己是最好的,这便让杜钰瑾自然的去依赖丽太妃来。
  
      只是他们还在聊着时,杜钰瑾却是听说了宫人带来的消息了。
  
      杜钰瑾听了这个消息,也几乎要掉在地上。
  
      “什么!”杜钰瑾也没管什么仪态了、只是瞪大着双眼|又把自己的上半身探上前去,和那个宫人又再靠近了一点点。“本郡主听不清楚,你再说清楚一点!”
  
      她这个模样,便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所听到的事儿。要那个宫人再重申一边的一般。
  
      宫人只是低着其,没敢望着杜钰瑾。他可没有想到,杜钰瑾的反应居然会比丽太妃的还要大。
  
      “回郡主,方才奴才听说,五皇子要和宁王爷对决了,他们要比试狩猎。”那个宫人再次低着头说。
  
      丽太妃只是皱起了眉,直摇头。
  
      她可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这回是要搞什么了,怎么会这么轻易的
  
      杜钰瑾却是轻笑了一声。
  
      她知道,比试骑射的话,君雨晟,必败。
  
      那回儿君奕灏和君雨裕比试骑射,也是君奕灏太获全胜的,杜钰瑾可不信君雨晟也能胜过君奕灏。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丽太妃只是冷淡的应了一声,宫人也是退了下去,然后她再次摇摇头,“这个孩子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应下别人的要求了,难道他就忘记了自己应下了本宫什么吗?”
  
      杜钰瑾却是不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她原来就以为丽太妃这是担心君奕灏会输而失了面子而已,于是她就拧过头来,望着丽太妃。
  
      “太妃娘娘可以放心了,那次夭夭也见过宁王哥哥和太子殿下比试的,那次宁王哥哥也不是胜了那么一点点。”杜钰瑾用手去比划着,就好像是在说着君奕灏是有多么厉害的模样。
  
      只是丽太妃听了这一些话,却是更气了。
  
      “什么?你说他已经在太子殿下的面前”
  
      她咬着牙,脸上也是有点恼怒了。
  
      她不是吩咐过君奕灏,是绝对不能让旁的人知道她会武功的事么?怎么这回儿
  
      杜钰瑾看着丽太妃这个模样,也好不担心,她可是不知道丽太妃这回儿是在气什么了。
  
      “没事、夭夭,咱们就继续在这里等着吧。”丽太妃又说。
  
      因着杜钰瑾也在自己的眼前,丽太妃也是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是勉强的扯了扯嘴角,笑着望着杜钰瑾。
  
      只是他们才聊了没有多久,却是听见了另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
  
      宁王受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