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77章—颖儿到访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77章—颖儿到访


      “扬哥儿回来啦。”杜扬打点了一切后,便到了老太太的屋里去了。
  
      只是老太太见了杜扬,脸上却好没见一丝惊喜的神色,语气也是淡淡的,看上去好是冷淡的模样。
  
      杜扬见了,也是有点不适应。
  
      他可记得祖母对自己也是很好的,自己想要什么,都会尽力去满足自己,而且还会给自己好多好玩玩意那不过是一年的光景而已,为什么祖母就好像不待见自己的一般了?
  
      老太太从上到下的打量了杜扬一眼。
  
      “好像瘦了点,趁着过年这段时间,就好好在府里养着吧。”老太太说,却又想起杜扬被学堂赶出来的事儿,却是让她感到万分头疼,她又望着二姨娘,“过年后便让扬哥儿留在景都!在景都里学习吧,省的他再往外面跑去了。”
  
      她这话是跟二姨娘说的她,自然知道这个杜扬是多么的不懂性。以前可能就杜钰瑜和二姨娘也会说些好话,哄得她很开心,这便会让她对杜扬是好了点,可是这回发生了这么多事儿,她的亲孙女也是出了事儿了,那么老太太对这对孙儿女的态度也是有了好大的转变。
  
      这毕竟是隔了肚皮的,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老太太还是没有办法可以对杜钰瑜和杜扬好一点。
  
      二姨娘好像也没有想过老太太会这样冷淡,她也是一愣,这一时半会了却是说不出一句话了。
  
      没有那些事儿发生,如果甘姨娘没有来,给了他们这个希望,她想这老太太是不会这样冷淡的对待他们的。
  
      “嗯,儿媳知道了。”二姨娘的心里虽然是不太服气,可是还是应下了老太太的话。
  
      她原来就有这个打算了,与其让杜扬在外面惹事儿,那不如让他留在景都了,好好的看着他,这似乎会比较好。
  
      至少他们也知道杜扬在做些什么事儿。
  
      可是杜扬却是不乐意了,他根本无心向学,就是让他留在景都里,他也不可能好好的学习绣的。
  
      “祖母,我不想学习了,这学习好无聊呀,而且我不念书也可以当侯爷了,我这么努力来干什么了?”杜扬又说。
  
      反正念书与否他都可以承爵,那么久不要做这些浪费时间的事儿了。
  
      老太太只是皱起了眉头,望着杜扬,却是说半出半句话来。
  
      这个孩子真的让人够不省心的,若是景都的公子哥们乽知道了这事,也不知晓他们是怎么想他们杜家了。
  
      最近他们杜家已经成了景都的笑柄了,大家都在笑他们好好的一个高门大户,居然是没有能力保护一个丫头,甚至会让自己家里的姑娘受辱。
  
      那些说话也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老太太也是不忍再听下去了。
  
      “你呀,就只是想着不念书就能承爵。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要给我们侯府争点面子了?”老太太说。
  
      若是说出去,这位定安侯居然是一个这样好逸恶劳的公子哥,恐怕这个爵位也是坐得不长了,也是很快就要给削了。
  
      如此下去,这让她怎么在这里活下去了。
  
      杜扬听了老太太的话,只是皱起了眉头。
  
      怎么这样看着,祖母是真的不像以前一般,对自己还是这么好了,而且看着好像他是不怎么待见自己了。
  
      “母亲,您放心吧,儿媳一定会好好箟看着扬哥儿,不会再让他有半点差错了。”二姨娘又笑着的对老太太说。
  
      虽然她是同样的不理解老太太的话,只是这一段日子里,老太太已经是对他们有太多的不满了,她真的不能够再让他们出了什么差错了。
  
      要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是定安侯的姨娘,杜扬和杜钰垭在老太太的眼里,也不是她的亲孙儿女,如果不是杜钰瑜会说一些哄人的话儿来,恐怕老太太是不会理会他们的。
  
      老太太便是点了点头,便合上了眼睛,好像没有要理会二姨娘的意思了。
  
      二姨娘觉着面子有点挂不住了,既然老太太也不想再理会自己了、那自己纅续待在这里也是没有意思,于是便带着杜扬一同离开了,并回到自己的屋里去了。
  
      “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为什么祖母好像不像以前一样的疼爱我了?”杜扬这回终于是能把竹目己心里的疑问给说出来了。
  
      刚刚这问题都憋在他的肚子里好一回儿了、只是刚刚老太太的样子看上去好吓人的样子,让杜扬都不敢提。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着自己回来后,这里的一切都变了样的一样。
  
      不止是二叔找了一个姨娘回来,还有老太太羲自己的态度,以及杜钰瑾都和自己去年离开景都时是两个模样。
  
      这一切对他来说也是这么的陌生,又是让他觉着有点儿不知所措了。
  
      姨娘只是望了杜扬一眼,却是发现自己居然也是不知道要从那里说起了,他只是摇摇头,又揉了揉杜扬的脑袋。
  
      “娘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了,只是娘想要跟你说的,是若是不希望咱们在这里的趇位越来越差,你便要好好的长进,不要让你娘丢脸了,知道不?”
  
      她现在只能把一切的希望都放在杜钰瑜和杜扬的身上了。
  
      只要一切都能够按着她所想的进行、杜钰瑜能够当上太子妃,而自己这个儿子又能当上一官半职的话,那么她在杜家的地位也是有所提升的。
  
      虽然她永远都只是个姨娘,没有正名的机会,可是长面都已经很重要了。
  
      杜扬的心里虽然晬有点不情愿,只是想到刚刚的事儿、便只好点点头,算是应下了姨娘的话了。
  
      却说君奕灏。他自从收到杜府来了一个甘姨娘后,也是去查了一下甘姨娘的背景。
  
      当然这个结果也是让他感到惊讶的。
  
      没有想到甘姨娘的母亲和国公夫人也是手帕交。
  
      如此说,只要国公府开口了,甘姨娘那边也是会帮忙的。
  
      这样看来,他们应该是不会伤害杜钰瑾的。
  
      “王爷,咱们要做什么事么?”承平问道。
  
      好像是不用的,因为君奕灏深信,既然他会想到要查甘姨娘一家,那么杜钰瑾也是会想到这一点的。这样,他根于是不必要挂心在这点上。
  
      君奕灏只是笑着的摇了摇头。
  
      承平看到君奕灏的反应,便以为君奕灏就只有这些意思了,于是便要转身离开。
  
      只是这时君奕灏却是喊住了承平。
  
      “等下,我要去找那个饶向善。”君奕灏道。
  
      没错,他要要找饶向善。
  
      承平虽然不知道君奕灏这是什么动机,可是还是按着君奕灏的追去办了。
  
      君奕灏只是笑了笑。
  
      他当然是查到了甘姨娘和饶向善之间的事儿。
  
      也许是心有灵犀的关系,君奕灏想到了杜钰瑾可能也会打算帮帮甘姨娘,于是就想要把饶向善找过来。然后再给他们找个机会,让甘姨娘和饶向善见见面儿。
  
      可是当他见到饶向善后,却是发现这却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办了。
  
      饶向善一见到君奕灏,嗵然也是恭恭敬敬的望着他,并向他行礼。
  
      “你知道杜府那个甘姨娘吧”君奕灏似乎是没有想过要绕圈子,便直接要提出这道问题了。
  
      可是饶向善一听见甘姨娘是,却是脸色一变,便要转身离开,好像是没有要理会君奕灏的意思了。
  
      就好像这个甘姨娘是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模样。
  
      “等下,王爷都还没有让你走,你怎么就走了?”承平看到饶向善用这样差劲的态度去面对君奕灏,请勿二号是有点看不过眼来了,就是连身为主子的君奕灏都还没有开始怪罪,他便在说饶向善的不是了。
  
      “承平,等等。”君奕灏冷着声音说,接着又嘁了饶向善一声,“怎么了,你是因为人家去了侯府,便是这般的生气么?那你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过去么?”
  
      饶向善听了君奕灏的话,只是冷笑一声。
  
      在他的眼里,这还有什么原因,这不就因为侯府有银子,能够满足她的一切吧。
  
      这还用自己去问么?
  
      “这样贪恋钱财的女人,会为了那点银子低头,也不足为奇呀。”饶向善冷冷的说。
  
      君奕灏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讽笑。
  
      这饶向善果然是因为这个而怒了。
  
      “原来在你的眼里,她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呀?那看来甘姨娘真的芳心错付了。”君奕灏轻笑道。
  
      饶向善只是咬着牙,生生的把自己的怒气给压下来了。
  
      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一回事,只是这样听着君奕灏说的话,却是让他觉着有点儿不舒服了。
  
      “王爷这是什么意思了。”饶向善本来就是个老实人,说话也不喜转弯抹角的,虽然说君奕灏一开始便说了,让他过来就是为着甘姨娘的事,只是现在君奕灏却跟自己说,甘姨娘的芳心错付,这又是什么一回事了?
  
      明明就是他回到村子后,甘姨娘的父亲便跟他说。自己不要指望再见到甘姨娘了,因为她已经去做了姨娘,过着高门大户的日子了。
  
      如今君奕灏却是和自己说着另一番说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王爷,草民愚笨,不明白王爷的意思。”饶向善又道。
  
      如果这真的是和君奕灏说的那样,那么这又是否代表自己真的误会了甘姨娘了?
  
      这样说
  
      君奕灏只是笑了笑,便把一切都给娓娓道来了。
  
      饶向善听了君奕灏的话,也是攥着拳头,这一时半回来居然是气得说不出半句话来。
  
      原来这一切真的是个误会,这真的是他误会了甘姨娘了。
  
      他怎么就没有想到,甚实甘姨娘也是被迫了?他怎么就以为甘姨娘是那些贪慕虚荣的女人了?
  
      以前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甘姨娘又是不是这样皂人了?
  
      为什么她要这样傻,遇到了这些问题,居然是没有想过向他求助,反而孤身一人面对?
  
      他怎么这样可恶,还狠狠的伤害她了?
  
      “听完了这一些,饶公子是否还是认为是她亏欠了你了。”君奕灏问。
  
      不,这绝对不是她亏欠的自己,是甘家,是甘家那边亏欠了甘姨娘,让她走到这个地步。
  
      只是,他们现在说的这些、又有什么作用了?她现在已经是别人家的姨娘了,而且还是花了银子买回去的,这样
  
      “可是说了这些,又有什么作用了?她进了侯府,这不就代表,我和她是无缘么?”饶向善道。
  
      虽然这些话对他们来说十分残忍,可是饶向善又认为自己不得不承认这个十分残忍的事实。
  
      “所以,以为介意她的身子被人沾污了?”君奕灏冷冷道。
  
      “不,这怎么可能,她还是我的桂枝,只要她的心没变,这就没有关系了!”
  
      饶向善心里最怕的,也不过是担心甘姨娘会变而已,可是这样看来,甘姨娘根本没有变过。
  
      只要有机会让他带甘姨娘走,那么他肯定是会带她远走高飞,离开景都,去一个无人认识他们的地方住下去。
  
      只要他们两个也可以过得好好的,这便足够了。
  
      “如果她听见这些话,肯定是很开心的。”君奕灏道,“你愿慿竹甶在本王的身边么?便是作本王身边护卫。”
  
      饶向善似乎是不明白君奕灏的意思了、他刚刚明明还在跟自己在说甘姨娘的事,怎么现在却在说让自己当护卫的事了?
  
      “这这”
  
      “本王与国公府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的,而且侯府的姑娘,就是国公府的孙女儿,想必,若是你跟了本王,以后肯定会找着机会见到她的。”
  
      只要是有心去安排,要让这两人见面,并不是什么难事。
  
      饶向善听见君奕灏的话,也是马上的应下了。
  
      他是个老实人,而且又听见君奕灏最是仁义的,这样跟着他。似乎也是个不错旳说择。
  
      而且这样看来,君奕灏也是有意去帮自己的忙,这样自己应下了这个差事、好像对自己来说,也是没有什么不利的。
  
      君奕灏听着饶向善这样爽快的答应了,也是笑了笑。
  
      他想、若是杜钰瑾知道了这一回事,肯定也是十分高兴了。
  
      饶向善当上了君奕灏身边的护卫这事,也很快的就传到了杜钰瑾那回儿了。
  
      她拿着国公府给自己捎来的信,一直都在偷偷笑着,这眼睛都要眯成了一条线了。
  
      她真的没有想过。这君奕灏居然是知道了她想要做什么的一般。
  
      她也是有打算要帮甘姨娘和饶向善一把的,可是自己好像听见饶向善对甘姨娘要进侯府的儿,对她很是失望,也好像是没有要理会甘甘姨娘的意思,再者杜钰瑾又不好出面去找饶向善,这便让杜钰瑾觉着十分头疼。
  
      可是她真旳没有想到,君奕灏居然是出面替她把这个麻烦给解决了。
  
      她想,若是自己真的能借着甘姨娘的手去复仇,能够报复到姨娘了。她便会想办法,帮甘姨娘离开这里,和饶向善过着双宿双飞的日子。
  
      她想,若甘姨娘也知道了这回事,肯定是很欣喜的。
  
      “馨月姑姑,你之前说的那个蛊毒,是不是该要完成了?”杜钰瑾又问道。
  
      她前些天便交代了馨月姑姑了,她就想知道会不会有一种药,这把脉的时候就会像有喜了一般,可杜钰瑾真的没有想到,这世间去居然是有这样的蛊毒的。
  
      那时杜钰瑾还惊叹了一句,这世间真的是无奇不有。
  
      “快好了,很快就能完成了。”馨月又道。
  
      杜钰瑾听了,便是满意的点点头。
  
      她想,等到馨月把这个蛊毒给完成后,她就可以用到甘姨娘的手上,来一个引蛇出动
  
      只是杜钰瑾知道,自己这样做也是有风险的,这对甘姨娘来说也是十分危险,若然二姨娘在自己没有留意的时候向甘姨娘下手了,这可能是一条人命呀!
  
      不过杜钰瑾在说,这里有馨月姑姑在,这应该是不会有什么特别的问题的。
  
      “太好了,那这事就交给你了,而且馨月姑姑呀,你还要给我好好的保护甘姨娘,不能让其他人伤害她的,知道么?”杜钰瑾又遻。
  
      她知道馨月是有这个办法的。
  
      馨月听见杜钰瑾的话,也是笑了笑,便是应下了杜钰瑾的话了。
  
      杜钰瑾只是爽快的笑着,她很快就可以揭穿这姨娘的真面目了。
  
      等到甘姨娘真的有了,那么二老爷应该就会认为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也是不会再去找甘姨娘了,而二姨娘也会因为怕甘姨娘对自己做成了威胁,而向甘姨娘下起毒手来。
  
      就好像是二叔以前那个姨娘一般。
  
      虽然这对杜钰瑾来说,已经是上辈子的事儿了,可是杜钰瑾也是记得十分清楚,自己好像见到那个姨娘的死状。
  
      这是十分恐怖的,而且她的身上还有一些小小的虫子,只是那时候自己太小了、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一回事。
  
      只是后来杜钰瑾见了甘姨娘,又记起了这个姨娘的事,就跟馨月提起了这件事了。
  
      馨月原来是苗族的女子,自然是知道是什么一回事。
  
      虽然只是听着杜钰瑾的描逡,可是馨月都已经可以很肯定,那个姨娘应该是因为中了蛊毒而死的。
  
      若是说起了蛊毒,杜钰瑾便想起了二姨娘了。
  
      毕竟自己也是曾经中过二姨娘的蛊毒。
  
      二姨娘会对她下手,杜钰瑾好像是能够理解的。
  
      这不单是出于一个女子的妒忌这般简单,更多的,是这个女子怀了孩儿,而这个孩儿是会直接影响到姨娘的地位的。
  
      这样看来,二姨娘会对姨娘下手,好像又是说得过去的。
  
      看来,等到这怀孕的蛊真的做到了,那这侯府定是有另一场好戏要上演了。
  
      杜钰瑾又是继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每天找钟嬷嬷去学习,做做女红,还偶尔去找找甘姨娘的麻烦的,这日子也是过得很乐。
  
      二姨娘也是因为要忙着教导杜扬和过年的事,也是没有想过要去找杜钰瑾的麻烦了。
  
      不是她不想要除去杜钰瑾,她还是有这个心要除去杜钰瑾的,只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她还是要好好处理自己儿子的事才行,这便把对付杜钰瑾的事放到后面了。
  
      加上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儿、国公府也是怪罪下来了。而且宁王好歛也特别关注这事,而他们杜家也是因为杜无双的事而让他们成为了景都的笑话。
  
      她真的不敢再做这么多小动作了。
  
      反正这回儿国公府又盯得这么紧,自己也是下不了手了,那不如就等到风声没有那么急了,自己王胠下手吧,这样对他们也好一点。
  
      只是这一天,侯府上居然是来了一个稀客了。
  
      原本身为宁王的君奕灏,还有太子君雨裕偶尔会出现在侯府,这已经是十分惊奇的事儿了。如今来了这个人,更是皇宫由宫里的人,是丽太妃的近身陈颖儿。
  
      一个原来住在皇宫里的女宫居然来了侯府找杜钰瑾了,这不是一件奇事么?
  
      杜钰瑾一听见陈颖儿来了,也是提着裙,小跑的走到陈颖儿的跟前。
  
      “颖儿姐姐,你是不是来找我玩了。”杜钰瑾小跑的走到陈颖儿的跟前,兴奋的说着。
  
      她之前是提过让陈颖儿常常过来侯府旳,她还以为陈颖儿是听过了就算了。只是她真的没有想到,陈颖儿居然真的来了。
  
      陈颖儿看了看杜钰瑾,也是笑着的望着她,接着又细心的拭着她的汗水。
  
      “这回儿还不能玩儿呢,颖儿还要办差,颖儿这回来了、是太妃娘娘有事要交待的。”陈颖儿笑着说。
  
      杜钰瑾只是眨巴着自己的大眼望着陈颖儿,似乎是不明白陈颖儿的话儿一般。
  
      “好啦,这回颖儿是有一件东西,是丽太妃娘娘交待颖儿送到郡主的手上的。”话毕,陈颖儿便让羌恒带着一个箱子,进了正屋。
  
      杜钰瑾只是望了陈颖儿一眼,似乎也是不知道这里面的是什么东西。
  
      “我可以现在打开么?”
  
      这段时丽太妃对自己已经是够好了,先是给了一个封号,又送了她这么多礼,杜钰瑾都觉着不好意思了。
  
      陈颖儿点点头,杜钰瑾便把那个箱子打开来看了、就见到一套火红色的骑装,整齐的叠在箱子由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