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76章——吵起来了?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76章——吵起来了?


      杜钰瑾和钟嬷嬷走在院子里,杜钰瑾今儿的心情看起来很是不错的模样,她哼着小曲身,提着裙子里院小里小跑着。
  
      初春将要来临,绿叶也长出了枝芽,一切好像是这么的美好。
  
      杜钰瑾轻松的走着,却又路经了甘姨娘的屋子。这时甘姨娘又刚刚走了出来。
  
      甘姨娘穿了一套水红色的云雁广袖双丝绫鸾衣,虽然她她是在村里长大的,可是她的母亲到底曾经是景都的贵女,只要经过教导和打扮,这样看上去也是十分优雅,这样看着。也算是一名美人。
  
      只是杜钰垭一看见甘姨娘,嘴巴却是一撇,然后又提着裙,大步的走进甘姨娘的跟前。
  
      “你怎么穿这种颜色,你凭什么穿这颜色了。”杜钰瑾嚷着说。
  
      甘姨娘一怔,然后望向杜钰瑾,似乎不知道杜钰瑾的意思。
  
      “姑,姑娘”甘姨娘道,她的声音带着颤抖,似乎是不知道杜钰瑾想要做什么的一般。
  
      杜钰瑾却是瞪大着自己的杏眼,狠狠的望着甘姨娘,就好像是把她当作是自己的仇人一样。
  
      她刚刚刚跟自己说,自己没有资格穿这种颜色,这到底又是什么一回事了?
  
      “这是我娘最喜欢穿的颜色,除了我娘,没有人有资格穿这种颜色,我让你马上给脱下来。”杜钰瑾大喊道。
  
      甘姨娘一愣,又看了看自己的衫裙,这好像没有什么大问题呀,怎么杜钰瑾却因为自己穿的颜色便在怼自己了。
  
      她又看向杜钰瑾,只见她狠狠的瞪着自己,好像非要自己马上把身上的裙子给脚下一般。
  
      “姑,姑娘”甘姨娘的舌头好像打了结一般。怎么都说不出半句话来
  
      这时二姨娘也刚好经过院子,她正好看见了这一出。
  
      她看到杜钰璝一直拽着甘姨娘的裙子。两人之间有点儿纠缠,好像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儿一般。
  
      她叹了一口气,自己以往的担忧也随之散去。
  
      她原来还担心杜钰瑾换了芯儿,变成了另一个人了,才会有以前那些行为,只是如今看着她这么对待甘姨娘,她便知道自己那回儿的担心都错了。
  
      她还是那个任性的丫头,不然怎么会对待这可欺的甘姨娘时,就作出这么过份的行为了?
  
      “本姑娘告诉你,你不要以为自己进了侯府,你就是这里旳主子,你就是生了儿子,大哥哥才是这里的主子,你和你那个儿子不要妄想会得到我们侯府的一分钱,我们是不会给你的!”杜钰璝道。
  
      这杜钰瑾看上去,就好像是要把杜钰瑾给撕开一般。
  
      甘姨娘却是低着头,不敢说话。
  
      二姨娘看到杜钰瑾的反应好像是越来越大,便走上前去,想要替他们好好的和解。
  
      “怎么了?夭夭?”二姨娘道。
  
      杜钰瑾只是望着二姨娘,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笑容,她上前去抱住了二姨娘,然后又狠狠的瞪着甘姨娘,好像真的要她把给砍掉一般。
  
      “姨娘,姨娘,我真的不喜欢那个甘姨娘,你看她,她居然穿了我娘最喜欢穿的水红色,姨娘知道的,这侯府里每个人都知道不应该穿这颜色了、难道就没有人告诉她呀!她不过是个姨娘娘而已,怎么就把自己当作是主子一般了!”
  
      杜钰瑾一直数落着甘姨娘的不是。便是把她说成是那种不识规矩的人一般。
  
      只是那一句“不过是个姨娘而已”这句话却像一把尖刀一般,狠狠旳刺进了二姨娘的心里。
  
      不知道为什么,当自己听到杜钰瑾这句话后,便觉着杜钰瑾好像是有意针对自己一般。
  
      “这姨娘不也只是个姨娘么,夭夭是不是也不喜欢姨娘了”二姨娘扯了扯嘴角说。
  
      可能是因为刚刚杜钰瑾跟自己说的话真的让她有点难受,让她一时反应不过来。便是直接跟她说了这句话了。
  
      杜钰瑾听了姨娘这句好像有点无脑的话,也是笑了笑。
  
      她自然也是不喜欢这个姨娘了!
  
      不过杜钰瑾自然是不会直接跟姨娘说出自己的心底话。
  
      “不不不,夭夭最是喜欢姨娘了,这一直以来都是姨娘照顾夭夭的,夭夭自然是喜欢姨娘了。”杜钰瑾笑着说。
  
      二姨娘听了杜钰瑾的话,也是笑着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可是这个甘姨娘也是夭夭的长辈。她也是可以照顾夭夭,和夭夭好好的相处的,所以夭竹不能对夭夭这么不礼貌的。”二姨娘说说。
  
      杜钰瑾跺了跺脚,好像是不受教的一般。
  
      “夭夭,快点跟甘姨娘道歉。”二姨娘说。
  
      她就是一个温柔的长辈一般,好好的哄着杜钰瑾。
  
      “我不,不”杜钰瑾却是撇着嘴,怎么都不愿意让步。
  
      她觉着自己没有退让的必要!
  
      甘姨娘看着这个情况,就觉着有点尴尬,于是就走到杜钰瑾和二姨娘的跟前。
  
      “姑娘,很抱歉,我不知道原来有这个规矩,冒犯了姑娘了,让姑娘生气了,这是我的错,我这便回去把衣服给换下来。”
  
      话毕便走回自己的屋里换衣服了。
  
      “夭夭,甘姨娘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屋里换了衣服了,你便饶了她吧。”二姨娘笑着说。
  
      杜钰瑾只是撅了撅嘴,又跺了跺却的。
  
      “罢了,我今儿的心情原来是很好的,这回儿这么一闹,便是没有兴致了,钟嬷嬷,咱们还是走罢。”杜钰瑾冷然的说。接着便带着钟嬷嬷离开了。
  
      只是他们才走了没多少步,二姨娘却是喊住了钟嬷嬷。
  
      “钟嬷嬷,我有些话想跟你说的。”二姨娘道,杜钰瑾和钟嬷嬷也是顿住了脚步,钟嬷嬷拧头,望向二姨娘,“待回把夭夭送回去后,方便聊几句么?”
  
      杜钰瑾昏心里不禁翻了白眼。
  
      不方便,钟嬷嬷可是外祖母给自己安排的一个嬷嬷,是教导自己和保护自己的,怎么可能会和这个会害自己的人聊天了?她是怎么都不会让钟嬷嬷和这个女人聊天的。
  
      “抱歉,我的主子就只有国公夫人一个,既然国公夫人让我来照顾表姑娘,我便是来照顾表姑娘,至于这侯府的事儿,我可没有这个责任理会。”
  
      话毕、便带着杜钰瑾一同离开了。
  
      杜钰瑾带着微笑的回到自己的屋里。
  
      她觉着自己今儿已经有了两场胜扙。
  
      先是刚刚甘姨娘完美的配合,让二姨娘认为自己是不待见甘姨娘,接着又让钟嬷嬷成功的呛了二姨娘一下,这让杜钰瑾的心里畅快得很。
  
      杜钰瑾回到自己的屋里,便是一直做着女红了,而钟嬷嬷却是望着杜钰瑾,好像是欲言又止的一般。
  
      杜钰瑾自然是察觉到这一切,于是也变下了綉花棚,望着钟嬷嬷。
  
      “钟嬷嬷,你是不是有事儿想问了?”杜钰瑾道。
  
      她想、钟嬷嬷肯定是有很多事儿想知道的,这些问题也一定是闷着钟嬷嬷旳心里许久了。
  
      钟嬷嬷一怔,她可没有想到杜钰瑾居然会这么直接的问自己,她只是点点头,应下了杜钰瑾的话。
  
      只是当她张开嘴巴,想问问题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怎么都说不出来。
  
      也是的,杜钰瑾这么做,肯定是有自己的意思了,自己作为奴的,便只好听从主子的吩咐便是了,怎么自己却要过问这么多了?
  
      杜钰瑾看着钟嬷嬷这个模样。只是笑了笑。
  
      她想,她是知道钟嬷嬷想要问什么的。
  
      “你就说吧,我不怪你。”
  
      她又怎么可禸比会怪责钟嬷嬷了?钟嬷嬷可是一个好帮手,自己断是不会怪责的。
  
      “老奴不明白,为何姑娘要在人前表现得这么不待见甘姨娘了,姑娘不是辗转的让国公府把信儿传到甘氏那边。然后又传给甘姨娘么?那么姑娘和甘姨娘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可是”钟嬷嬷问。
  
      她想、杜钰瑾若是要跟甘姨娘串通,根本不必要大费周章,先是传信给国公府,再让国公府传信给甘家,而甘家便把这些信儿当作家书一样的传到甘姨娘的手上。
  
      这样辗转的做法。好像是太没有必要了。
  
      杜钰瑾只是低笑了一声。
  
      “哎呀,钟嬷嬷呀,我这不是要借着甘姨娘的手去复仇么?可是如果我和甘姨娘交往得这么密了,这杜府的人又会怎么想了、我自然是要表现得很不待见甘姨娘才是。”
  
      要不然,她就不会这么给甘姨娘传信儿了。
  
      钟嬷嬷只是仔细的想了想,好像又有点觉着杜钰瑾说的追不是没有道理,便是没有往下问了。
  
      她好像真的想通了一点。
  
      她想,如果杜钰瑾是直接给甘姨娘传信儿,而且还和甘姨娘交往得这么密切,那么杜家的人肯定会发现的。
  
      如此这回有什么后果钟嬷嬷只是动动鼻尖都已经想到了。
  
      这回儿既然已经开始了,钟嬷嬷便会一直配合着杜钰瑾和甘姨娘一直演下去,直到大仇得报的那天。
  
      小年将至,杜府也是收到了信儿,说是杜扬回来了。
  
      只是他却不是学成归来,倒是被学堂给撵出来了。
  
      这可差点没把二姨娘给气死了。
  
      这个儿子总是让自己这么不省心,她辛辛苦苦的送着儿子去学堂学习,而他却不长进,还和别人打架,又作弄先生,让先生有点受不了了,便把杜扬给赶回来了。
  
      “你这儿子,怎么就不好好长进点了,你这个模样要怎么给你娘长面子了!”二姨娘说。
  
      自从甘姨娘来了后,二姨娘便是感觉到危机了。
  
      她就怕甘姨娘真的会顺利生下一个儿子,这就会直接的影响到自己在这里旳地位了。
  
      杜扬又如此的不长进,加上老太太最近待自己也是冷淡了好多了、这真真让二姨娘感到担忧。
  
      杜扬却好像没有怎么理会二姨娘的话一般。
  
      他有点不耐烦的撇开脸来,好像不想再听到二姨娘在训自己了。
  
      “好了娘,你都说了这么久了,你还够没?”杜扬冷冷的道。
  
      然而这个语气便好像不是和自己的亲娘在说话一般,这语气是这么的冷漠,而且没有一点尊重。
  
      二姨娘看着杜扬这个模样,只是叹了一口气,心里原来是十分恼怒的|只是她又十分清楚自己儿子的脾性,若是自己跟她争辩,便是只会让杜扬更加反抗而已。
  
      “你呀,我不过是为你好而已,你知道的,你真的要长进一点,这里的人才不会这么的不待见你娘呀”二姨娘又说。
  
      杜扬却是觉着二姨娘的话有点儿可笑,她啧了一声。
  
      “娘,你就不要说笑了,怎么会有人不待见你了。我这就是世子了,无论我念不念书,这个爵位我也是坐定了的,如此我又有什么东西好担心呢?”杜扬冷笑道。
  
      他现在可是杜家唯一的儿子了,就算天家那边是有多不愿意,也是得把侯位给化棔。
  
      这不是老早就说好么?怎么她现在却又在担心起来了!
  
      二姨娘听了杜扬的话。只是叹了口气,然后又搭着杜扬的双肩。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只是这情况已经不同了,只要杜府再添一名男丁,一切就得扭转了,她是绝对不会让这事儿发生的。
  
      “儿子呀。你就听娘说这一次,你好好长进,不要让你祖母瞧不起了,不然若是甘姨娘真的生了,那么咱们这辛苦抢回来的位子便是没有了,待过年节后,娘再给你在景都找一个先生教你读书吧,如此你便不用到外面去了。”
  
      她决定了,还是把儿子留在自己的身边好好的教导好了。
  
      儿子在外面,他就是怎么放肆,自己也是一无所知,所以如果儿子留在景都里,那么她就可以随时监察着杜扬的一切。
  
      杜扬原来并不满意姨娘的决定,只是谁教那是自己的娘亲,自己再是抗拒,也是无法说出任何一句反驳的说话。
  
      “哼,随你便。”杜扬冷冷说,然后便转儿要离开了,就再也没有要理会姨娘的意思。
  
      二姨娘看着自自己的儿子跑了出去后,便是无奈的摇摇头。
  
      她这个儿子到底要等到何时才会长进一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