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74章——谁在外面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74章——谁在外面

二老爷走后,就有个丫头捧着一盘温水走进房里,她看着甘姨娘嘤嘤的哭着,也是一愣,可是她没发一言,只是把温水和了事帕搁在榻边的几子上,就退下了。zi幽阁
  
  甘姨娘拿起了了事帕,替自己把血都给擦干净后,她又拿起了搁在水盆上的帕子,她把帕子拧干后。就轻轻的擦着那在自己身上的痕迹。
  
  她抖着身体的擦着,却是哭出声来了。
  
  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怎么都止不住了。她的双手发着掉甚至到最后帕子便落在水盆上,沉到底去。
  
  甘姨娘只是哭着,眼泪顺着脸颊,一滴一滴的落到水盆里,激起了了阵阵涟漪……
  
  她只觉得自己很肮脏,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活下来的动力了。
  
  如今自己已经是昨日黄花,恐怕是与他无缘了……
  
  ……
  
  二老爷离开了甘姨娘的屋里后,便是往院子那边走了。
  
  他原来早就约了二姨娘在这里私会,可是因为要先和甘姨娘行了一次周公礼,给自己的娘一个交待,于是就晚了点儿。
  
  他加快了脚步,生怕待会儿自己见了二姨娘后,她又会因为自己姗姗来迟而恼怒。
  
  他娴熟的溜进石山,果然二姨娘早便在这里等着他了。
  
  他瞪着眼,狠狠的望着自己,到这满满的怨恨。
  
  二老爷一愣,可是还是嬉皮笑脸的走到二姨娘的身边,想把她给拥入自己的怀里。
  
  “你。你别碰我,你刚刚都风流快活过了,还会记得我么?”二姨娘说。
  
  二老爷听,只是叹了一口气。
  
  他便知道二姨娘肯定是在吃醋了。
  
  “喂,这可是娘给安排的,我也不想的,你怎么可能这样待我了?”这语气听起来还是十分委屈的,就好像自己是身不由己的一样,自己是被迫的。
  
  姨娘听着,只是冷笑一声。
  
  她拧了拧身子,似乎是不愿意让二老爷触到自己。
  
  她没有想过老太太居然为了他们后继有人,就找了一个半老徐娘回来,瞧她这个瘦弱的模样,她可不相信这个甘姨娘能生个什么孩子出来。
  
  “我说你,这屋里明明就只剩你一个老爷了、你怎么就不会反抗了?”二姨娘嗔道。
  
  他明明是个老爷,可是为什么他在这里却是要低眉顺眼的听着老太太的话了?
  
  二老爷听了二姨娘的话,只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有点无奈的望着她。
  
  “那到底也是我的娘,我又怎么可能不理会了?”二老爷说。
  
  到底是生自己养自己的,他总是要尽点孝道。
  
  老太太又不知道自己和二姨娘之间的事、更不知道杜扬其实是自己的儿子,这回儿老太太希望自己娶个姨娘回来,也不过是希望甘姨娘的肚皮能够争气一点,好生个一男半女来而已----毕竟定安侯又不是她的亲儿子,她当然是想为自己的儿子着想的。
  
  “真是动听的话呢,可是谁都知道。你根于灴是杜家的……”姨娘的话都还没有讲完,便被二老爷捂住了嘴巴。
  
  二老爷有点恼怒的望着二姨娘。
  
  这里到底不是屋内,这话可是不能随便说出来的,万一有人听见了,这便是他们家的事了。
  
  “你可莫要当这里说了。隔墙有耳呀!”二老爷又道。
  
  难道上一次姨娘还没有汲取到教训么?
  
  他们上一次已经差点被杜钰瑾发现了。
  
  如果不是杜钰瑾“病”了,那么他们之间的事,便会传到国公府那边儿了、如此他们的扬儿便……
  
  二姨娘只是嗔了二老爷一眼,又撇过脸来,不愿意再理会他了。
  
  经过了一整晚悠长的等待。也让二姨娘的兴致都没有了,她便想要走出石山,准备回屋里歇息,可是二老爷却拉住了她的手,然后又从后抱住她,好像不想她离开的那样。
  
  二姨娘在她的怀里挣了挣,可是可不能逃脱。
  
  “喂,你,你规矩点好不,你刚刚都在人家那里做过一次了,你还不够么?”
  
  到到他今日和旁的女人一起了,便是让她很不服气。
  
  “她又怎么可能比你好了?刚刚在和她一起的时候,爷就已经想着你了,来,好好的伺侯爷吧。”二老爷说着,大掌便顺着二姨娘的衣襟探进去。
  
  二姨娘原来还是有点抗拒,只是后来也是被征服了,她整个人都瘫倒在二老爷的怀里,感受着他温柔的抚摸……
  
  原来想要骂人的说话已经说不出口了,如今便成了细细碎碎的轻吟声和喘息的声音了……
  
  ……
  
  天边才刚刚泛起了一阵鱼肚白。甘姨娘便从浑身的酸痛醒了过来,她昨儿晚上虽然已经清洗过过自己,又换了被褥,可是她却仍是觉着自己很脏,很脏。
  
  那疼痛的感觉让她刻骨铭心,而二老爷那近乎失控的表情更是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里。
  
  她可以甚至觉着只要自己一闭上眼睛,就会回到昨儿那个情况上。
  
  一行清泪自她的眼角,顺着脸颊滑下。
  
  她明明知道,自己来了侯府就是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是当自己真的丢了清白后,自己又怎么再有面目见他呢?
  
  她的心里很是难受……
  
  她后悔自山来到了这里来了,她原来旳日子可以很简单的,可为什么要她来到这里了?
  
  “哒哒哒”这些声音是从屋顶传来的,甘姨娘只觉着自己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她紧紧攥着被褥,双眼瞪着屋顶看,就怕上头会不会有什么人下来了一般。
  
  “谁。”她低唤了一声。
  
  只是自己却不敢声张,怕是醒到了丫头。
  
  甘姨娘打了帘子,要走出房外,便见着一抹身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一时惊讶的捂住嘴巴,又连连的退了数步。
  
  她双手紧紧捂着嘴,不让自己惊呼出声----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一大喊,这屋里的人便听到了,如果眼前的男子,便可能被当成罪犯一般被收进监里了。
  
  男子看见甘姨娘后,也是沉着脸,然后拉墸她进了房。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的,这里是危险。”甘姨娘低声说。
  
  侯府的守卫森严。向善到底是怎么潜进来的?
  
  “甘桂枝,这话不是该我来问你么?”饶向善冷着声音说,接着又撇见甘姨娘的手背好像有点紫青的痕迹,便抓起她的手一看,也许是他的劲儿太大了。让甘姨娘不禁呼了一声。“这是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了?”
  
  饶向善昨天回到村子里,便听见甘姨娘被送到侯府旳消息了。
  
  他原来还是不相信这事儿的,只是这回儿看见甘姨娘真的穿着一身衫裙站在自己的跟前,而且手背上又有这样的痕迹,这便让她不得不相信这事了。
  
  甘姨娘只是低着头。紧紧的咬着牙,没敢说出声来。
  
  她已经不敢望向饶向善,生怕自己会触到他的失望的眼神后,整个人都会崩溃。
  
  “我还以为你也会愿意跟我一起熬下去,会愿意等我,只是没有想到,到来你也是那些追名逐利的女人,只要有银子,你便会放下尊严往上贴。”饶向善冷冷的道。
  
  他有跟她说说,让她等着自己,等到自己名成利就后,自己便会和她成亲,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如今还要去当上侯府的姨娘!
  
  “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呀……”甘姨娘抖着声音说。
  
  如果真的能让她选择,她又怎么可能愿意走到这一步,只是母亲病重,父亲好赌,在外面已经欠下了一大笔赌倩。
  
  她若不这么做,母亲会病死,父亲也会被那些流氓给砍死。
  
  她这个作女儿的,又怎么舍得!
  
  甘姨娘拉住了饶向善的手,希望饶向善能听自己的解释。
  
  只是饶向善却轻易的挣开了甘姨娘的手,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厌恶的神色。
  
  还说什么?
  
  他辛辛苦苦,不顾危险的潜进侯府来,便是因为不相信她会应下了这回事,只是眼前的答案,却是让他觉着万般的失望。
  
  看着她现着穿着华丽的衫裙,戴着银制的首饰,当上了姨娘,而且身上还有这么多痕迹,这一些还用他去问么?
  
  就是稍微想想,他都知道甘姨娘已经不是干净的女人。她已经被人所沾污了!
  
  “不要碰我,你是个脏女人!”饶向善道。
  
  这一句话,便像一把尖刀一样刺住了甘姨娘的心里,又好像有人用力的捏住自己的喉咙,让她透不过气来。
  
  “不。不是这样的,你先听我说说……”甘姨娘低声哀求着。
  
  她以为饶向善是够了解自己,也以为她会知道自己是迫不得已的。
  
  只是这样看着,这个结果却是让自己感到心酸。
  
  饶向善非但没有相信自己,甚至是指责着自己的不是。说她是个贪恋名利的脏女人!
  
  “我们两个,还有什么好说?如今你都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姨娘的,咱们两个,还是不要再见面了!”饶向善冷厉的道,便是转身离去,再也没有理会甘姨娘了。
  
  他大步的转身离开。
  
  “向善,向善,我们有事儿,好好的聊聊,好么?”甘姨娘低声的说。
  
  只是她再也收不到任何回应了。
  
  饶向善已经离开了屋里,再也没有理会他了。
  
  甘姨娘捂住嘴巴痛哭着。
  
  他不再理会自己了,这是恩断义绝的意思么?
  
  他们两个,到最后还是无缘么?
  
  本站访问地址http://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