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70章——甘氏姨娘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70章——甘氏姨娘

风平浪静的日子并没有过得特别久,杜钰瑾这回才刚刚把学沏茶的物事给收好,便听见外头传来阵阵吵闹声了。
  
  虽然说这些日子来,杜无双还是会不断大吵大闹,可是这回的吵闹声不是杜无双,而是二婶母的。
  
  另外一道声音是二老爷的。
  
  他们好像在为着什么事儿争吵一般。
  
  “钟嬷嬷,咱们便出去看看,这是什么一回事吧。”杜钰瑾道。
  
  这二夫人和二老爷一直也是安份守己的,就算是有点吵闹,是不曾吵得这么厉害的,这回儿会吵得几乎会把屋子给掀下来的话,这肯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了。
  
  钟嬷嬷听了杜钰瑾的话,只是点点头,算是应下了杜钰瑾的话。
  
  杜钰瑾和钟嬷嬷一同走出院子,然后顺着吵闹声走到正屋那头。
  
  “你都这么大的年纪了,现在才说在找个姨娘。你还有没有娘心了!”
  
  那是二婶母的声音。
  
  杜钰瑾不过是听了二婶母这句话,便大概猜到这是什么一回儿的事了。
  
  这应该是二老爷要娶一个姨娘进屋吧。
  
  杜钰瑾低笑了一声。
  
  呵,这似乎是有好戏要看了。
  
  “哎,你也要想想我的感受呀,我都这么大的年纪了,难道我就不希望有个儿子继后香灯么?”
  
  二老爷是这么解释的。
  
  “儿媳妇,这一切还是要为咱们杜家着想呀,无双现在都变成这样了,难道你就想你们日后无儿无女孤独度日么?”
  
  这是老太太的话,明面儿上已经是同意了这事了。
  
  不过杜钰还瑾是禁不住的偷笑了。
  
  二老爷刚刚的话说的是很动听没错,不过他又怎么可能没有儿子继后香灯了?
  
  自己那个庶出的哥哥杜扬不就是他的儿子么?
  
  只是在明面儿上他不能把杜扬认作是自己的儿子而已。
  
  男人便是这般的犯贱,明明理亏的便是他们了,可是可以找到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就只是为了得着自己的利益而已!
  
  杜钰瑾低声笑着,她只是在屋子的外面站着,却好像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男人要娶个姨娘,真的需要理由么?
  
  便是他想娶,就是娶了,根本不需要问过作妻子的。
  
  就像上辈子一般,自己请旨去照料父皇,只这君雨晟做了什么?他居然让杜钰瑜爬上自己的床----不!他们是早便混在一起了,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杜钰瑾只要想到这事儿,便是觉着万般旳恶心!
  
  她连连退了几步,然后便离去了。
  
  她知道,如果这个二房的姨娘也来了的话,一定是十分精彩了。
  
  ……
  
  果然在第二天,二房便传来了消息,便是有个甘姨娘来了----这是杜钰瑾要去给老太太定省的时候遇上的。
  
  这甘姨娘看上去清秀可人,看上去约着二十来岁,那剪水双瞳也是灵动得很,这一看就是一个小美人。
  
  只她看着给人一种十分纯净的感觉,看上去是个很容易对付的。可是这事儿还是不要这么早就下判断。
  
  杜钰瑾又偷偷的看了姨娘和二夫人一眼,二夫人还是拭着自己眼角的眼泪,满眼的不甘心,可是二姨娘却是和和气气的走到甘姨娘的跟前,又亲亲热热的拉住了她的手。
  
  “甘姨娘是吧,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便不用这么的见外啦,咱们府里规矩也不是很多,只要是好好学习了,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成问题的。”二姨娘笑着说。
  
  可是二姨娘原来还想要嘱咐一些事儿,却听见老夫人轻咳了两声,好像是在阻止二姨娘继续遻下去的意思。
  
  二姨娘只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又松开了老夫人的手。
  
  因着这些日子接二连三发生了许多事儿,已经开始慢慢的磨灭老夫人对二姨娘的好感了。
  
  老夫人之所以会阻止二姨娘说下去,是因为二姨娘说的这些话,根本不是二姨娘应当说的。
  
  这些教导的话,本来便只是主母才能够说出来,偏生二姨娘只是一个姨娘,她根本没有资格提醒甘姨娘这些事儿。
  
  “二媳妇,这是你应当做的事,你便带着甘姨娘到她的屋里去好好的收拾下吧。”老夫人说。
  
  言下之意,便是让二夫人去教导甘姨娘的意思了。
  
  杜钰瑾只是望了二夫人一眼,只见她的眼里带着不甘,她似乎是极度不愿意让甘姨娘进门来的,她昨儿便听到二叔和二姨娘也为了这事吵起来了,只是这回不知晓是为什么,二夫人到最后还是同意让甘姨娘进门。
  
  她有点不解的望向二夫人,可是她似乎也是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了。
  
  也许……二夫人是真的想到自己女儿的情况,想到他们二房日后没人,于是才会屈就?
  
  那这对她来说也是太过委屈了!
  
  这明明便是二姨娘给铺排的事儿,可是受得是她们,而接下来杜无双受到的伤害,加上二叔为了这事而纳了一房姨娘,这也是让二夫人受着。
  
  杜钰瑾看着二夫人这个模样,便是觉着十分可笑了。
  
  她在自己的眼前时,却是一副气焰很高,很看不起自己的模样,只偏生现在却是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二叔说一就一,从来都不会反抗。
  
  “甘姨娘是吧。你还是跟我来吧。”二夫人淡然的说,便领着甘姨娘一同退下了,只给杜钰瑾留下了一记背影。
  
  杜钰瑾只得叹了一口气。
  
  她原来还有点同情二夫人来着,只是看着她这个模样,杜钰瑾却是觉着没有什么值得同情了。
  
  明明自己是可以反抗的,可是却是任人欺负。
  
  如今多来了一个甘姨娘,虽然说她看上去十分纯净无害,只杜钰瑾却是不敢保证这甘姨娘会做些什么事儿来。
  
  毕竟看上去无害。这也不代表她真的无害呀!
  
  想想上辈子,杜钰瑜也是一个清秀佳人,又是个知识达礼的闺秀了,可是呢?她到最后做了什么龌龊的事了?
  
  先是污蔑她杀子,然后再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自己的身上去,更甚的是,她早便和自己的夫君有染,让她成为废后。
  
  最后更连着君雨晟把自己和君奕灏给杀死了!
  
  在他们的眼里。她不过是一只棋子。
  
  想到上辈子那种种的不好经历,杜钰瑾都要认为,这人看起来无害,其实才是手段最深的那位呀。
  
  “祖母,刚刚那个是甘姨娘呀?”杜钰瑾歛了心神,又问老夫人。
  
  其实她大概都猜到是什么一回事了,这回儿去问一下,也不过是为了确认一下而已。
  
  老夫人听后,只是点了点头,应下了杜钰瑾的话。
  
  “夭夭说的没错,这便是二房旳甘姨娘了,你祖母就因为看到无双……她这个模样,便是给了你二叔觅了一个女子回来,看看是否能给咱们杜家生一二个孩子了。”二姨娘娘却是笑着说。
  
  杜钰瑾只是低着头,捂住嘴轻蔑的笑了笑。
  
  也难怪老夫人这段时日会对姨娘的行为这般不满了,这喧宾夺主的态度,的确是很恼人的。
  
  明明是自己在跟老夫人说话,又什么时候论到一个姨娘说事呢?
  
  看来这姨娘真的女以为自己是这府里的主母了!
  
  杜钰瑾在想、其实这回多了一个甘姨娘进了屋,这最不甘心,最失落的应该是二姨娘了。
  
  万一这甘姨娘生了个儿子,那侯府便是有另一个儿子了,如此说二姨娘在府里的地位……啧啧啧……
  
  加上二姨娘和二老爷之间的这等浑事,如今又多了一个甘姨娘来来、这二姨娘现在该是气得七孔生烟,才会失去理智,说出这么多傻话来了。
  
  按理说姨娘有心机,有手段,是不会犯这些错误,她这些日子来,应当是被各种事儿困扰着。
  
  杜钰瑾想,那现在最困扰姨娘的事,便应该是自己了。
  
  杜钰璝想着这些事,便不禁偷笑起来了。
  
  她最是期待看着姨娘又急又气的模样了。这也让她很是解气。也是冲走了她心里一切的不快。
  
  她心里越乱,那么自己就更容易去报复了。
  
  杜钰瑾现在十分清楚自己的服仇对象是谁,她也只会冲这些人去闹。
  
  至于二夫人和杜无双,她们现在已经够惨了,除非她们继续犯到自己,不然,自己还是不会动到她们的。
  
  “喔,那么这些日子来,祖母一定是很忙了。”杜钰瑾又说,“祖母原来已经为了无双的事儿而心力交悴,如今还要操办姨娘的事儿,夭夭还是不碍着祖母歇息了,夭夭还要去找钟嬷嬷的,夭夭先走了。”
  
  话毕,便朝着老太太福身,然后便真的离开了。
  
  老太太只是看着杜钰垭的小身影离后后,就望向二姨娘。
  
  “若是没有什么事儿的话,你也是先回去吧,我也是真的累了。”老夫人淡然的说。
  
  这些日子来她对二姨娘是失望透顶了。
  
  虽然说她不知道这蛊毒和山贼的事是不是二姨娘做好事,不过想着二夫人的态度,老夫人也真的觉着这事和二姨娘是脱不了关系,至于山贼的事儿,更是让自己的小孙女变成这个模样,又让他们杜府失了威名。
  
  她想,如果这些事真的是二姨娘做的话,那么这个二姨娘也是让自己太过失望了。
  
  “母亲……”二姨娘似乎还想跟老夫人说些什么。
  
  只是老夫人却是没有这心情了,她只是倚在床榻,又闭了闭眼。
  
  二姨娘二怔,然后又是有些不甘的望向老夫人,可是见她真的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了,她便只有跺了跺脚的离开了。
  
  恘不知晓这老夫人是为了什么而跟自己置气的。
  
  ……
  
  她回到自己的屋里,便差了自己一个丫头捎了一封信出去。
  
  甘姨娘是吧,这个老太婆居然擅作主张,给了二老爷娶了一房妾侍。
  
  这真的让她太不服气了!
  
  这个甘姨娘虽然看起来很好对付,可是她到底是老夫人的人,自己若是要动手、恐怕并不是这么容易。
  
  她便想若然这甘姨娘真的给二房生一下了儿子,她的杜扬在府里的地位,便是岌岌可危了。
  
  近日她才收到杨扬捎来的信,好像说是他在外面被学堂赶了出来了。
  
  这回连书都没有读得成,这侯位可要怎么办?他将来还能混到一官半职么?
  
  再想想自己的女儿,虽然自己已经说了让她去接近太子了,只是杜钰瑜那丫头似乎还是没有这个意思一般。
  
  她这么做,是不想当太子妃了?这将来要怎么做皇后了?
  
  怎么这些孩子也是让自己操碎了心。
  
  姨娘拿起茶盏,忙给自己灌了一口茶,让笕消消息。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是越来越心烦。
  
  这时她又听见外头有些许脚步声。
  
  “又怎么了!”二姨娘的语气里有点动怒,她拧过头,顺着脚步声望向那来者。
  
  那个要来向姨娘通传的丫头只是脚步一顿,然后又缩了下肩膀。
  
  一般来说。如果二姨娘会这么动怒,自己肯定是要遭殃的。
  
  “二,二姨娘,二老爷在外面。”
  
  那个丫头的声音有点抖,似乎是真的十分害怕的一般。
  
  当二姨娘听见二老爷在外面后也是一顿。
  
  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了,这光大白日的来到自己的屋子里,就是不怕招人闲话么?
  
  只是她想到二老爷会过来,一定是为着什么重要的事儿便、只整了整自己的衣衫。然后便往外走了。
  
  这时丫头也把二老爷带到穿堂,又给他端上了面前龙井,二老爷也是捧着茶盏,喝了一口。
  
  二姨娘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然后又整了整自己的衣脍,便进了穿堂。
  
  “二爷,怎么这么有心过来贱妾的屋了、贱妾还以为二老爷有了新人,便忘了贱妾呢。”
  
  这语你里的酸味儿甚重。任谁都听得出来姨娘的不甘和不服气来了。
  
  二老爷听了,只是轻轻一笑。
  
  “嫂子可真会说笑,那不过是娘给爷准备的一个姨娘,想帮我生个儿子而已。”二老爷笑了笑说。
  
  只是这语气里却没有哄人的感觉。
  
  可是二姨娘听到二老爷的话,却是脸色一沉。
  
  这个男人把一房姨娘带回来后,还说了这么好的话来骗自己?真的可笑!
  
  “二爷少跟贱妾来这一套了,二姨可知道的,二爷又怎么可能是没有人继后香灯了,便是咱们的扬儿和瑜儿……”
  
  二姨娘却没有把话给往下说了。
  
  他们两人都知晓,这杜扬和杜钰瑜,明面儿上是定安侯庶出的女儿,可这实际上,便是他们苟且后生下来的。
  
  二老爷听了二姨娘的话,便脸色一变。
  
  “你这话可莫在这光天白白的时候来说了,这可有很多人听到的。”二老爷是不问来由的着急起来了。
  
  他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在想什么事儿了,这下子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在这里说出这些话来?
  
  二老爷的心里十分明白,如果这些事真的被旁的人听见了,恐怕他们也要死了。
  
  毕竟杜扬都算是定安侯的世子了,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岔子,这便是欺君,是要杀头的。
  
  二姨娘却是拭了拭自己眼角的泪水。
  
  “哎,早知道贱妾便不为了自保,答应了和那个老太婆一同对付老爷和夫人罢,现在连贱妾也落到这个困境来了,贱妾的命,可真的苦呀……”二姨娘又是哽咽着说。
  
  二老爷便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己这回儿已经有够心烦了,可是这姨娘好像是觉着自己还不够烦的一般,还要不断给自己添堵。
  
  其实二老爷的心里也是十分憋屈,虽然说现杜无双变成这个模样,他还有一对儿女在,只是他知道自己在明面儿上不能把杜扬和杜钰瑜认作是自己的儿女,甚至这两个孩子是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事实!
  
  这对他来说是一件么多残忍的事。
  
  “你还提这个作什么了。”二老爷听见二姨娘的话,却是有点儿动怒了。
  
  这也是他心里的一道坎。
  
  他那时也是刚刚发现自己不是杜家的种,又砉怕这定安侯会把这事给说出去了,于是就只好连着他们一同把定安侯和侯夫人给杀了。
  
  只是,他心里是有多不甘呀!
  
  管季倩她……
  
  二姨娘见着二老钔爷这个模样,便是朝着他翻了一记白眼,就好像是十分鄙视他的一般。
  
  那回儿任谁都知晓这二老爷是看上了管季倩吧,不过这定安侯和管季倩夫妻情深,他便像一个外人的一般罢。
  
  “你少来这一套了,今儿可是你的喜事,怎么没见你抱着新人笑了!”
  
  二姨娘也是越来越不置气,越来越看那个甘姨娘不顺眼了。
  
  她原来以为这二夫人会用点手段,一哭二闹的去反对二老爷去娶姨娘。
  
  只是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二夫人原来只是一个软杮子,她居然是同意了!
  
  也许是因为因为杜无双的原因吧。
  
  知道现在,他还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事儿会落得这个地步,杜无双出了事,完全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虽然二姨娘到二夫人的不甘心,但是二夫人居然真的让人给进门了!
  
  “哎,誩不是很正常嘛,爷便是让他生一个孩子而已,这没有什么问题罢,我都没了两个孩子了。”
  
  没错,是两个。
  
  一个是患上失心疯的杜无双,至于另一个……在没有出生的时候。便随着他娘夭折了。
  
  二姨娘只是白了二老爷一眼,似乎是已经没有打算跟他说下去了。
  
  “二爷却是没其实事儿的话,还是请回吧、一个男子在一个姨娘的屋里待这么久,恐怕会让人生疑。”二姨娘冷冷的话。
  
  二老爷见二姨娘下起了逐客令,便只好无奈的摇摇头、便是垂头离开了。
  
  二姨娘只是望着二老爷的背影,也只是轻蔑的笑了笑。
  
  这都这个年纪了,还想要个孩子?
  
  她都不知晓这个孩子会否影响到自己的儿女,她又怎么可能会让这个孩子顺利的来到这个世间?
  
  呵。看着瞧罢……
  
  ……
  
  杜钰瑾回到自己的屋子后,便想想着刚刚所发生的事儿了。
  
  这事情的发展似乎已经和自己记忆中的差得太远了。
  
  也许是因为上辈子杜无双没有出事儿的原因,老夫人也没有因为这事而给二老爷找妾侍,便没有那个甘姨娘的出现了。
  
  只是杜钰瑾在想,二叔都这么大的年纪,一直都只有杜无双一个女儿……不、杜钰瑾凭着自己零碎的记忆,好像记起了什么来着!
  
  二叔是曾经纳过一房妾的,而且那个妾侍已经怀上了孩子。便连大夫都说那是儿子了。
  
  只是不知晓是为什么,马个妾居然是病死了,就是连着那个孩子、也是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上。
  
  杜钰瑾低头想了想,总觉着这事儿有点奇怪,然而事隔多年,就是有证据,也是被抹去了。
  
  杜钰瑾想,这回儿又来了一个甘姨娘,指不得这杜府后还会有更多的好戏可以看呢!
  
  “钟嬷嬷,你还是帮我给外祖父捎一封信,说起了这些事,看看他们能不能查出什么罢。”
  
  杜钰瑾笑了笑,心里不由觉着这个复仇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杜嬷嬷只是一怔,可她还是顺着杜钰瑾的意思去办了。
  
  宁王府里,君奕灏同样也收到这样的消息。
  
  居然一个已经半百的男人,在这个时间还要顺着母亲的安排,娶了一个姨娘?
  
  这原来是自己不在慿的事,只是君奕灏却想到杜钰瑾。
  
  这个女人若是没有伤到杜钰瑾还好,只是如果那个人是要对杜钰瑾不利的话,他便不能不插手了。
  
  “承平,这段时间,你就给本王好好的盯着杜府的情况,如果真的有什么状况,便要马上跟本王说。”君奕灏说。
  
  承平只是低着头的离去了----他可是没有兴致再洗马了!
  
  君奕灏只是拧着眉,然后又呷了一口茶。
  
  他在想,这个丫头又是个聪明的,肯定是会知道这事有问题,如此说,她又怎么可能不给自己做点事儿自保呢!
  
  如今唯有想着这个丫头会不会聪明一点,把所有的危险都给化解了。
  
  毕竟他还是比较担心,就算自己部下天罗地网,还是有些有心人让这个丫头遭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