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69章——做双靴子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69章——做双靴子

“什么?姑娘要做一双靴子?”
  
  钟嬷嬷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没有想过杜钰瑾居然会主动要求自己教她做一双靴子。
  
  她这段时日不是没有教过杜钰瑾女红,只是做靴子嘛……这似乎有点难,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教导的。
  
  杜钰瑾又是肯定的点点头。
  
  是的,她确定了要给做一双靴子!
  
  “是的,我要做靴子,这是送给宁王哥哥的。”她的语气带着坚定,便是自己是很认真的一般。
  
  她原来也没有想到要给君奕灏送些什么,于是便去问了馨月姑姑一下,接着便得来了一个答案。
  
  “王爷呀……好像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的,他平时就舞剑看书,然后偶然上山狩猎等等,可是如果说特别喜欢的东西,奴婢服侍王爷这么久了,好像也是没有留意过。”馨月姑姑应着杜钰瑾的话。
  
  杜钰瑾的心里便纳闷了,她原来以为自己只要问过馨月姑姑。便可以知道自己可以送个什么东西给君奕灏了,只是没有想到后来却是一场空。
  
  因为馨月姑姑也没能给自己一个答案来。
  
  她垂着小脑袋,有些失落的望着地板。
  
  她已经想破了脑袋,可是却是没想到可以送什么了。
  
  送金银什么的,这好像太肤浅了,杜钰瑾早早便把这个主意给否决了。她原来还想给君奕灏送荷包,可是想着这些姑娘家的东西,君奕灏也不一定会喜欢、便马上给否决了,接着她又想着要给人送一把小匕首,可是想着,又觉着人家会看不起。
  
  这可不是一般的烦人呢!
  
  她垂着小脑袋,费力的想着自己可以为君奕灏做些什么。
  
  少顷,她又抬起头、望着馨月姑姑。
  
  “对了,那宁王哥哥的衣衫足够么?”杜钰瑾又问着。
  
  可是这话才刚刚说出来,自己便要后悔了。
  
  君奕灏是王爷:他的四季衣裳都是宫里做的,又怎么可能会不够穿呢?
  
  馨月姑姑只是笑了笑,然后望向杜钰瑾。
  
  看这个模样,杜钰瑾是想要给君奕灏做点什么来着。
  
  她是不是也应该回帮杜钰瑾一把呢?
  
  想着君奕灏对杜钰瑾的态度,君奕灏应该是对杜钰瑾的事儿挺上心的,如此说,自己去帮杜钰瑾这一把,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其实王爷的靴子已经穿了好些年了,只是一直都没有换过,姑娘如果真的想送点东西,似乎可以给王爷送一双子的。”馨月姑姑道。
  
  她的语气还蛮真诚的,杜钰瑾也是相信她的。
  
  杜钰瑾点点头,算是应下了馨月姑姑的话,于是她便决定了要给君奕灏做一双靴子了。
  
  虽然自己的女红……额,好像是不怎么的。不过她想着,若是能够为君奕灏做点事儿,自己便心满意足了。
  
  钟嬷嬷看着杜钰瑾这个认真的模样,只是叹了一口气。
  
  “好吧。既然姑娘这么认真,那么老奴便给姑娘安排下吧。”钟嬷嬷又说。
  
  既然杜钰瑾都这么肯定了、自己也是要顺了杜钰瑾的意的。
  
  只要自己好好看着杜钰瑾,这应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罢……
  
  ……
  
  晚间,杜钰瑾原来便该是要就寝歇息,只是她还是捣弄着君奕灏的鞋子。
  
  其实在钟嬷嬷的教导下,她已经做好了一只了,而另一只也是快要完成了,杜钰瑾又是个性子急的,她想要给君奕灏早点弄好,便是熬夜的把鞋子给弄好。
  
  这时钟嬷嬷又打了帘子,捧着水盘的走进来。
  
  “姑娘,这回儿天色已晚了,不若您还是先洗把脸就寝吧。”钟嬷嬷说。
  
  杜钰瑾已经弄了好半天了,这回儿她可担心杜钰垭累着了,便是想着要先服侍杜钰瑾歇息。
  
  “等等,就差那么一点点而已,让我先弄好吧。”杜钰瑾说,然后便收起了线头,并把靴子给放下了。
  
  她左看右看,看到没有什么差错了、便是满意的点点头。
  
  幸好自己上辈子还是会偶尔做点女红,现在这靴子,还是能见人的。
  
  钟嬷嬷看着杜钰瑾这么用心的模样,也是笑了笑。
  
  当她看到杜钰瑾为了送东西给君奕灏变得这样的上进和努力,心里也是十分欣慰。
  
  她记得太夫人说过,自家姑娘并不喜欢女红的,只是没有想到,杜钰瑾居然会为了君奕灏而努力的做女红了。
  
  看样子这君奕灏对杜钰瑾的影响也不是一般的大呢!
  
  “好了,我终于搞定了,钟嬷嬷,我明儿便可以把这个带到国公府,然后让舅帮我转送给宁王哥哥了。”杜钰瑾笑着说。
  
  她的心里也是觉着无比的满足,而且还有着无比的成功感。
  
  她以前的女红也是不堪入目的,只是现在看着这双靴子,自己真的满意极了。
  
  钟嬷嬷听着杜钰瑾的话,只是满意的笑了笑,接着便服侍着杜钰瑾净面了。
  
  杜钰瑾这一晚也是睡得很香很甜,就釨像是十分期待明天的来临一般……
  
  ……
  
  杜钰瑾早上起来后,便去了老夫人那边定省,然后又跟她说自己要去国公府去了。
  
  老夫人原来也是不同意杜钰瑾和国公府靠得这么近,她以前更会千方百计阻止杜钰瑾。只是时日长了,她又看见杜钰瑾有国公府和君奕灏撑腰,便是没敢再去阻止她了。
  
  谁知晓自己阻此杜钰瑾的话,这还会惹来什么样子的后果了?
  
  杜钰瑾哼着曲子,带着自己昨天做的靴子要出门了。
  
  只是杜钰瑾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在国公府里遇上君奕灏。
  
  她原来还只是要拜托管季尧去给自己送靴子的,只是没有想到君奕灏今儿也来了、那自己便可以亲手的把这靴子送给君奕灏了。
  
  只是在君奕灏的身边,却是有一个有点碍事的人……
  
  管若琳抬起头来,双手好像拿着一个荷包一般的物事。好像是要送给君奕灏的。
  
  只是君奕灏却只是站在原地,好像是没有意思要接下来的一般。
  
  这回儿却让杜钰瑾觉着不安了,也不知晓待回儿自己要把这靴子送出去的时候、君奕灦是不是也会拒绝自己来着。
  
  她慢慢的走近君奕灏,接着便隐隐约约的听见他们的对话了。
  
  “子逸哥哥,这是若琳给哥哥做的,怹便收下吧,就是多谢子逸哥哥这些日子来这般帮着夭夭了。”管若琳说着。
  
  这时杜钰瑾却是有种要鄙视管若琳的冲动了。
  
  就是要谢谢君奕灏、这当然是由她这个当事人去谢谢才是的,为什么这个管若琳却是不要脸的要把自己搬出来。然后又用自己的方法去讨好君奕灏了?
  
  难道她就不知道,其实自己已经有了要好好谢谢君奕灏的想法么?
  
  不知道为什么,杜钰瑾突然想到管若琳这么做其实是故意的。
  
  “不必,而且我不用这种带香的荷包的。”君奕灏冷冷的说。
  
  这熟是明显的拒绝了管若琳的好意了。
  
  这回杜钰瑾便走上前,然后轻咳了两声。
  
  她先是朝着君奕灏福了福身,接着又望向管若琳。
  
  “若琳表姐,外祖母好像有些事儿找你,你要先去么?”杜钰瑾笑着说。
  
  这可不是撒谎的,她刚刚真的听见了太夫人是在找管若琳。
  
  管若琳一怔,然后又望向君奕灏,可是见着君奕灏好像真的没有意思要接下自己的荷包,便撅了撅嘴,便巴那荷包给收起来了,就小跑一般的离去了。
  
  杜钰瑾看着这个碍事的人都走了,便松了一口气来,接着她又望着奕灏,朝着他笑了笑。
  
  “宁王哥哥,这段时日来也多亏了宁王哥哥了,夭夭多番遭险,也是宁王哥哥的帮忙,夭夭才能够脱险,这里是夭夭是一点小心意,希望宁王哥哥笑纳。”杜钰瑾鼓起勇气说。
  
  虽然她真的不知道君奕灏会不会接受,他也在想,君奕灏会不会也像拒绝管若琳的一样拒绝自己了。
  
  君奕灏一顿,却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回应杜钰瑾了。
  
  他望着杜钰瑾手上的物事,这似乎是一双靴子,只是也背着手,却好像一直没有要接过来旳意思。
  
  “我是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弄的,宁王哥哥,你便收下吧。”杜钰瑾又说,接着用那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君奕灏。似乎是真的很害怕君奕灏会拒绝自己的一般。
  
  她咬着牙,小心翼翼的望着君奕灏。
  
  君奕灏挑了挑眉,他刚刚自然是听到杜钰瑾说的是什么。
  
  这是她亲手给自己做的靴子,他低着头,望着自己那双有点破损的靴子,便是笑了笑。
  
  真是个有心的丫头。
  
  他伸出手来,又揉了揉杜钰瑾的小脑袋,然后便从杜钰瑾的手里把那双藏青色的靴子都给接过来了。
  
  杜钰瑾一怔,却是久久都没能反应过来。
  
  他居然真的收下来。
  
  “那么王爷哥哥来试试合不合脚吧。”杜钰瑾笑着说,然后便拉着君奕灏,让他坐到椅子上。“来,夭夭来帮你。”杜钰瑾笑着,然后便服侍着君奕灏脱靴子了。
  
  君奕灏原来是有点儿抵触的,这到底是国公府,这让一个小姑娘来帮自己脚靴子,好像是真的不太合话。
  
  只是看到杜钰瑾么热烈的要去帮自己,又让自己不舍得拒绝她的好意,于是便顺着杜钰瑾的意思去办了。
  
  杜钰瑾把君奕灏原来的靴子给脱了下来、然后又把自己君奕灏准备的靴子给套上去。
  
  其实这太小是刚刚好的,可是在杜钰瑾刚刚套上去后,却听见君奕灏哼了一声。
  
  杜钰瑾马上抬头望向君奕灏,似乎是十分好奇的一般。
  
  “王爷哥哥,怎么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啦?要不你还是脱下来吧,夭夭再给你做另一对。”杜钰瑾说。
  
  她想可能是奋为这鞋子不合君奕灏的脚了,便是准备要把靴子给脱下来了。
  
  反正她现在都学会了要怎么弄了,这回儿便把靴子给做大一点,那么下次就可以给他一只合尺寸的靴子了。
  
  只是君奕灏的腿一缩,却是没有要把靴子给脱下来的意思。
  
  “没事,这靴子是挺合脚的。”君奕灏笑着说,“多谢杜姑娘了。”
  
  杜钰瑾只是嘻嘻的笑了两声,然后双眼又是盯着君奕灏的靴子看。
  
  瞧君奕灏这个模样,他一定是很喜欢这靴子了。
  
  这时承平在一旁,也是看着君奕灏的靴子。
  
  “杜姑娘的手可真巧呢,这青草绣得真别致。”
  
  承平指的是靴子两边绣的暗花,这里有点暗绿色的,一段一段的花纹,看着便像一撮青草一般。
  
  只是杜钰瑾听见承平的话,却面色一沉,然后有点委屈的看着承平。
  
  “这是翠竹。”杜钰瑾纠正说。
  
  承平一顿,然后又尴尬的笑了笑。
  
  “这不是翠竹吧,这看着明明就像……”只是承平还没有把话说完全,便触到了君奕灏那有点吓人的目光,就好像是自己再说这是青草,便会把自己给宰了一般,承平只是搔搔头,然后又说道,“不,这是翠竹,这就是翠竹。”
  
  只是承平却是捂住胸口。闷得发慌。
  
  这明明是青草,自己为什么就要说成是翠竹呢?
  
  “嗯,这翠竹的确是很好看。”君奕灏也和议的说。
  
  承平只是有点无奈的看了君奕灏一眼,这下君奕灏都说是翠竹了,自己还能说是青草么?笑话!
  
  “嗯,王爷哥哥喜欢就好了,那么夭夭就不打扰王爷哥哥啦,夭夭去找外祖父和外祖母了。”杜钰瑾笑着说。然后便提着裙离去了。
  
  君奕灏只是淡淡的笑着,并望着这个小身影渐渐的远去,心下却是无比的满足。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在远处,却有另一双眼紧紧的盯着他们看。
  
  管若琳咬着唇,紧紧的盯着君奕灏。
  
  刚刚她都没有去找国公夫人,只是躲在一角留意着他们。
  
  她是亲眼的看着杜钰瑾把靴子送到君奕灏的手上。
  
  她原来也认为君奕灏是不会接下的,只是没有想到。君奕灏居然是接受了,还在杜钰瑾的面前把靴子给穿上了。
  
  她双手紧紧旳攥着裙子,心里却是数之不尽的不甘心。
  
  明明是她先认识君奕灏的,可为什么,为什么……
  
  ……
  
  杜钰瑾回到自己的屋里后,便走到钟嬷嬷跟前。
  
  钟嬷嬷,你还有做靴子的材料么?我还想给舅舅和外祖父做一双。
  
  她在国公府里头遇上了齐国公和管季尧了,便跟他们说自己给君奕灏做了一双靴子当作是谢礼的送了出去了,接着她的外祖父和舅舅却是大吃飞醋来,说是自己也想穿穿杜钰瑾给自己做的靴子,于是杜钰瑾回来后,便想着要给他们做靴子了。
  
  钟嬷嬷看到杜钰瑾对齐国公和管季尧这么有心,也是笑了笑,接着便很快的把材料和工具给准备好了。
  
  只是……
  
  “咦?”钟嬷嬷翻了翻针线盒,似乎是在找什么似的。
  
  杜钰瑾心里觉着奇怪,便是望着钟嬷嬷,想知道她想找什么来着了。
  
  “怎么啦,是有什么问题么?”杜钰瑾问道。
  
  钟嬷嬷只是朝着杜钰瑾笑了笑。
  
  “就是没见着做鞋子的那根针了,兴许是跌在地上不知什么地方了,不要紧吧,这里还有另外一根,姑娘还是可以用这一根的。””钟嬷嬷笑着说,然后便从针线盒里拿出另一根针来了。
  
  因为靴子的布料比较硬,一般都是要用一些比较粗和比较利的针才能缝好的,因为比较少会用到,这针线盒里一般就只有这一两根。
  
  杜钰瑾点点头,算是应下了钟嬷嬷的话,可她还是接过了那根针,然后也开始做起两双靴子来了。
  
  这次她很给舅舅和外祖父绣一些更好看的暗纹才行。
  
  ……
  
  君奕灏是穿着杜钰瑾送的靴子回到王府去的的。当他脱下靴子后,便朝着靴筒里一看。
  
  难怪他就觉着有什么东西顶住自己的一般,原来这个丫头把一根和小指头差不多柤细的针都细落在靴子里面了。
  
  还好自己刚刚没有被扎到,不然朝着针的粗细,自己可能要血流如注了。
  
  君奕灏轻轻一笑,真是个粗心大意的小丫头。
  
  承平自然是看到这一根针的,他也是张了张嘴,却愣是说不出半句话儿来。
  
  这把翠竹给绣成青草都算了,原来这里面还藏着这么一根粗针来,还好这针并没有扎到王爷,不然……
  
  “王爷,您的脚,还好吧……”承平期期艾艾的说,就生怕自己会不会错说了一句话,得罪了君奕灏的一般。
  
  刚刚自己不过是说了一句青草而已,君奕灏这看着便是不怎么喜欢的模样了,如果现在自己再说杜钰瑾半句坏话,承平都不知道这会有什么样子的后果了。
  
  君奕灏只是轻轻一笑,自己若是真的伤着了,便不好这么好端端的站着吧,他只是拧头望向承平。
  
  “今儿的天气好像不错,你把铁血洗干净后,就带着它去散散步罢,它好像很久都没有出去走过了。”
  
  哎,这又来了,承平应该早料到是这个结果。
  
  承平只好应下了君奕灏的话,然后当真是按着君奕灏的话去办了。
  
  君奕灏只是望着这双靴子,又是满意的笑了笑。
  
  这靴子是做得很好的不错。只是他真的不舍得着穿,就怕弄污半分。
  
  他把靴子放在自己的衣箱里一个比较当眼的位置,然后又笑了笑。
  
  她亲手给自己做的东西,自己自然是要珍而重之。
  
  此时,君奕灏却听见管季尧来了,他便出门去接了。
  
  管季尧捧着茶盏,轻呷了一口,然后又含笑的望着君奕灏。
  
  “听说外娚女给王爷做了一双靴子了。可为什么就没见王爷穿上了?”管季尧笑着说。
  
  现在君奕灏可只是穿着一双纯黑色无暗花的靴子,这压根儿不是杜钰瑾做的那一双。
  
  他真的想见识一下杜钰瑾绣的翠竹是那个模样的。
  
  君奕灏只是笑笑,便没再说话了。
  
  “哎,我们这当外祖父的和当舅舅的也没有这么好呢,你居然是穿上了夭夭第一次做的靴子了,真有福气。”管季尧又叹了口气说。
  
  君奕灏听见管季尧的话,只是眉毛一挑。
  
  原来是第一次做靴子呀,也难怪她会把针都留在靴子里了。
  
  想必她一定是费尽心思的给自己做靴子了。
  
  “刚刚我和夭夭外祖父也是哀求了她好久。她才说是会给我们做靴子,只是说他做得不会这么快了。”管季尧又笑了笑。
  
  “那不是就好么?不过子逸还是想好意的提醒你和齐国公,就是穿之前要好好的看一下这靴子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东西落下的。”君奕灏打趣的笑着说。
  
  若是他还可以受得住,只是齐国公都这么大的年纪了,如果杜钰瑾会是再把针落在靴子里头了,他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儿了。
  
  管季尧似乎没有听懂君奕灏的话,只是歪着脑袋,一脸不解的望向他。
  
  可是君奕灏好像没有要细说的意思,只是呷了一口茶,又轻笑了一声。
  
  他想,如果他把杜钰瑾把针都落在靴里的事跟他们说,管季尧和国公夜是一定会笑杜钰瑾的。
  
  他不明确的说出来,这不过是为了保全杜钰瑾的面子而已。
  
  “王爷,那个丫头是不是给您添麻烦了。”管季尧又说。“她是不是在靴子里留下了什么东西,伤着王爷了?”
  
  他想,君奕灏能说这个,这不就代表着杜钰瑾做旳靴子里,有留了什么东西么?
  
  难不成是锥子之类的物事?
  
  “老师,你多想了,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君奕灏又呷了一口茶说,便没有再往下说了。
  
  管季尧只是挠挠头,然后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算了罢,这回儿君奕灏不说,只要等到杜钰瑾把靴子给做完后,自己便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儿了。
  
  只是,管季尧后果是真的后悔了。
  
  他后悔自己去哀求杜钰瑾,让杜钰瑾给自己做的靴子。
  
  因为杜钰瑾给自己绣了一双蟾蜍,而且靴子里面居然还有几颗珠子!
  
  这几个珠子原来好像是要绣到靴子作花纹的,只没想到,杜钰瑾绣着绣着,居然就把珠子绣到靴子里面了。
  
  而他居然还要笑着的称赞杜钰瑾的懂事。
  
  他这回终于是理解君奕灏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