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68章——知道真相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68章——知道真相

破晓时分,杜钰瑾原来还在梦乡里,却是被阵阵喊叫声给吵醒了。
  
  “不,不要……不要……”是杜无双的声音。
  
  杜钰瑾听了这些声音,只是叹了一口气。
  
  杜无双被捡回来已经是第三天了,这三天一来,一到早上,杜钰瑾还是会听见杜无双那凄厉的喊叫声,便好像是要把整个屋子都给掀下来的一般。
  
  她知道二夫人等人一直都没有怨恨过自己----毕竟自己也是被抛弃的一个,如果不是因为君奕灏的出现,自己的下场便和杜无双的没有差别的,不过她这几日定省,便见着老夫人和二老爷憔悴的脸容,看来他们也十分担忧杜无双的情况。
  
  只是杜钰瑾却一直没有问到杜无双的情况----这不是因为她没有勇气问,而是以她和杜无双的交情,自己好像真的没有资格去问。
  
  不过这几日以来,她也一直留意着姨娘和杜钰瑜的反应。
  
  只见她们一脸愧疚的,便是站在老夫人的身边。也是失去了往日的宠爱----也对,杜钰瑜那回原来是拉着杜无双一起逃跑的,可是在遇到事儿后,这杜钰瑜居然是马上把杜无双给抛下了,这也难得会被人记恨的。
  
  原来在屋外守夜的馨月姑姑听见屋里的动静,便燛上去耳房打了水,然后打了帘子进屋。
  
  “姑娘,让奴婢先服侍您净面更衣罢。”馨月姑姑说。
  
  想必杜钰瑾也是被杜无双的喊声给吵醒的,这已经是三天了,可是杜无双的情况还是没有改善,甚至连二夫人也是不愿意见人,这看起的的情况真的十分严重。
  
  杜钰璝点点头,然后便更了衣了。
  
  “钟嬷嬷,我今儿去了祖母的屋后,想要去四妹妹的屋里看看,你说好么?”杜钰瑾说。
  
  虽然杜钰瑾也不是很待见杜无双,可是杜无双在这回事上,也是无辜的,她也是受害者。
  
  她想,自己可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跟二夫人聊聊,看看她是否愿意配合自己去报仇。
  
  她知道这该死的,便只有老夫人,二叔叔和姨娘而已,她一定会让这几人活得生不如死!
  
  钟嬷嬷一怔,兴许她也没有想到杜钰瑾有这样的主意,她只是张了张嘴,可是憋了半天却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只是她又想到,杜钰瑾会有这样的主意,定然是有她的原因,故此也是点点头,应下了杜钰瑾的话。
  
  杜钰瑾如常的去了老夫人人的屋里定省,只见杜钰瑜和姨娘的心情好像还是不怎么好的,二老爷也早早的出去办差了,杜钰瑾想,自己这回儿应该是可以好好的跟她们聊聊了。
  
  只是杜钰瑾走近杜无双的屋里。便听见杜无双的喊叫声,这声音叫得十分凄凉,让听的人也有隐隐的心疼。
  
  杜钰瑾深吸了口气,然后便准备走进去。
  
  可是杜钰瑾却是没有这个机会进去,这兴许是这屋里的小厮和婢女己经把杜钰瑾要来了的事告诉造二夫人了,于是二夫人便走了出来。
  
  杜钰瑾只是望着二夫人,憋了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话来。
  
  只见二夫人的脸色不是一般的憔悴,她这个模样应该是有好几天未曾睡过了。
  
  “你来干嘛了?是要看我们的笑话么?”二夫人说。
  
  她的神色和语气淡淡的,而且杜钰瑾也没有从她的身上感到一丝怨恨。
  
  似乎二夫人应该是没有恨过自己的。
  
  “二婶母,夭夭只是想看看四妹妹怎样而已。”杜钰瑾道。
  
  二婶母只是惨笑一声,然后又望着杜钰瑾。
  
  “没事,死不去,多谢关系。”二夫人淡然道。
  
  只是这样的杜无双和死了又有什么差别?如今杜无双这个模样,二夫人也巴不得杜无双是真的死了,如此她便不用再受到这等折磨了。
  
  想到自己的女儿,才刚刚过了十三岁,便要遭到这些事儿……
  
  二夫人拿出了手帕,拭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水。
  
  她自问自己的罪孽深重,也曾经多番算计杜钰瑾,可是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残忍?
  
  她情愿这一切都报到自己的身上!
  
  “夭夭,可是去见见她么?”杜钰瑾说,然后又偷偷的瞄了二夫人一眼,想瞧瞧她是什么反应,但见她好像不怎么同意的,于是又低着头,一双小手紧紧的攥着裙子。“就是远远的看着她便行了。”
  
  二夫人只是垂下了双眸,似是在仔细的想着,少顷,她便点点头,然后领着杜钰瑾到了窗边,透过那扇窗看着在屋里头的杜无双了。
  
  只见杜无双身穿花绿绿的衫裙,双手各自拿着羊奶糕和合桃酥,拼命的往嘴里塞,而她的小嘴已经胀鼓鼓了。
  
  杜无双现在这个模样,便好像已经失去了原来的理智,和一个孩童没有半点差别。
  
  “我答应过她,等她回来后就给她带合桃酥和羊奶糕的,没想到她到这个节骨眼还记着……”二夫人哽咽着,只是杜无双回来后,便没有再提自己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了。
  
  兴许是不用问了,因为她身上的伤痕和痕迹这么的明了,二夫人也是个过来人,又怎么不知道这是什么一回事呢?
  
  说着,二夫人便抹了抹眼角的眼泪,心里便更是悲伤。
  
  “二婶母……责怪夭夭么?”杜钰瑾低声道。
  
  二夫人没有想过杜钰瑾居然会问自己这道问题。也是怔忪了好一会儿,才懂得反应过来。
  
  她伸手,揉了揉杜钰瑾的小脑袋。
  
  “怪你?你也是被抛下来的那个,如果不是宁王爷刚巧经过了,恐怕你也遭了罪,二婶母怪你作甚,要怪,便是怪那个把咱们无双带走,却在遭到事儿后把她给抛下的那位吧!”二夫人咬着牙道。
  
  她想如果那回儿杜无双没有跟杜钰瑜离开。而是和杜钰瑾一起留在马车里了,她应该也会被救下来的。
  
  要怪,就怪姨娘!
  
  这馊主意是她们出的,也是杜钰瑜把人给落下的。
  
  若说是怪责杜钰瑾,二夫人真的想不出什么理由去怪她,更想不到自己有什么资格去怪责她。
  
  如今这个丫头,居然没有记恨到自己和杜无双曾经对她的不敬和算计,反而在出了事儿后来了看望自己,这看上去。好像也没有她想像中的这般讨厌。
  
  相反那个不断和自己交好的姨娘,却是未曾见踪影,便是一句道歉的话,她都未曾听过,这便是让她心里生了怨和恨?
  
  杜钰瑾听到二夫人的话,眼眸里只闪过了一抹精光。
  
  这真和她想的那般,二夫人如是是真的在记恨着姨娘和杜钰瑜了。
  
  她又想了想,想起了二叔和姨娘那天在假山后的事,便抬眸望向二夫人。
  
  “二婶母,夭夭还有事想跟二婶母说的,这是关于二叔叔和姨娘的。”杜钰瑾说。
  
  她想,这回自己可以跟二夫人说出这自己看到的事,如此她便可以利用二夫人对姨娘的怨恨去帮自己报仇了。
  
  只是二夫人听见杜钰瑾的话,只是脸色一脸,然后便转过身来。
  
  “我要先进屋里了,无双还在等着我。”话毕,二夫人便离开了,好像没有要理会杜钰瑾的意思。
  
  杜钰瑾的眸色一暗,她只是瞪着二夫人的背影,心里也算是有个底。
  
  瞧二夫人现在这个模样,她应该也是猜到二老爷和姨娘的事,只是自己不愿意接受而已。
  
  杜钰瑾低笑了一声,看来这事真的越来越有意思了!
  
  她拎着裙,并准备要回到自己的屋里去了。
  
  只是这时她又收到了国公府给看自己捎来的消息,说是让她过去。杜钰瑾心下虽然觉着惊讶,可还是带着钟嬷嬷和惜春几人离开了。
  
  “馨月姑姑,这便麻烦你守着屋子了。”杜钰瑾把自己的小脑袋探出车窗,望着馨月姑姑。
  
  听说她是一直都不喜欢往外面跑的,而且杜钰瑾也希望留下馨月在屋里,免得自己又被糊里糊涂的下蛊了,自己还是茫然不知。
  
  馨月姑姑只是点点头,算是应下了杜钰瑾的话。
  
  往杜钰瑾坐定后,马车便缓缓的朝着国公府那边走了。
  
  ……
  
  杜钰瑾走到国公府时,便马上小跑的走到齐国公昏跟前,抱住了齐国公的大腿。
  
  “外祖父,外祖母。夭夭好想您们呢。”杜钰瑾嚷着道。
  
  齐国公见到杜钰瑾这这个天真的模样,也是笑着的伸手,揉着她的小脑袋。
  
  这个小丫头还真的很讨人喜欢的,只是想到她这些日子来也没有少遭过苦,这真的让她这个作外祖父的觉着心疼。
  
  他想,如果不是那回儿君奕灏刚好也在南安寺,这杜钰瑾便……
  
  “夭夭这回儿休养了几天,身子还好吧……”国公夫人又道,接着又是有点嗔怪的望了齐国公一眼。“都怪你,还说什么让夭夭自己去报仇,又让她回去那个鬼地方,你看,这回才没到几天便出事儿了,还好老祖宗看顾,咱们夭夭才安然无事,不然……”
  
  不然她都不能想像杜钰瑾的结局会是如何了。
  
  “这夭夭不就没事嘛,而且这回已经有个人首先受到惩罚了,不是么?”齐国公这回说的是杜无双了。
  
  杜无双这回遭到罪了,那么离姨娘和杜钰瑜遭罪的日子,还会远么?
  
  “外祖母不用担心,夭夭一定会好好的,不会再让任何人算计夭夭了!”杜钰瑾又笑着说。
  
  那回儿跟着她的暗卫也是足够的,杜钰瑾想,就算君奕灏那天没有来了,这国公府的暗卫还是有能力去保住她的安危。
  
  国公夫人见杜钰瑾这么说,也是无奈的摇摇头。
  
  既然杜钰瑾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还有力去反对么?
  
  “行行行,夭夭你喜欢便好了。”国公夫人道,接着又望了齐国公一眼,然后便蹲身,认真的望着杜钰瑾。“夭夭,这回儿外祖母和外祖母有件事儿要跟夭夭说的。”
  
  杜钰瑾一怔,然后又有点儿迟疑的望向齐国公。
  
  只见他也是一脸认真的望着自己,又点了点头,她的心里便猜到一二。
  
  “外祖父和外祖母想说的是你们已经查到爹娘的死么?”杜钰瑾说。
  
  她想,齐国公如果是突然把自己给喊来了,而且还是因为有些什么重要的事儿要跟自己说,这便是因为他们有一些十分重要的话要跟自己说了。
  
  至于是一些什么样子的话儿呢?
  
  杜钰瑾心里便只有一个答案。
  
  齐国公只是点点头,算是应下了杜钰瑾的话。
  
  “咱们不要在院子里说了,不如咱们先到屋里去,一边用茶和吃金丝卷,一边跟夭夭说这是什么回事罢,好么?”国公夫人说。
  
  毕竟在这里说话也是不怎么方便,便是进了屋,他们就能真正的畅所欲言了。
  
  杜钰瑾点点头,算是应下了国公夫人的话,于是便跟着国公夫妇进了屋了。
  
  杜钰瑾捧着茶盏,呷了一口气,然后便听着齐国公这几日来查到的事儿。
  
  这事儿便是要从杜钰瑾的外祖母说起了。
  
  这老夫人原来也只是个填房而已,她在嫁给老侯爷作继室后,便生下了二老爷,这回儿原来是相安无事的,只是不曾想到,这老夫人原来并不爱老侯爷。甚至在老侯爷在外的时候,勾引外男,接着她还偷偷的给老侯爷下了毒,让老侯爷慢慢的病死了。
  
  这事儿便刚巧让定安侯知晓了,他原来念及这多年的养育之恩,便没有打算追究这事。
  
  不想这老夫人居然动了杀心,她曾多次去下手杀定安侯的,只是每一次都让定安侯逃过了而已。
  
  便在定安侯和管季倩去平州游玩时,便差了流氓杀死了他们。
  
  国公府原来便想着这只是一个意外而已。便是没有特意去查。
  
  如果不是因为查出了绣儿受了姨娘的指使给杜钰瑾下蛊,这事可能也没有这么快查出来。
  
  “这些事,也是那个绣儿跟我们说的。”齐国公说。
  
  杜钰瑾一怔,然后又垂下了小脑袋,愣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接着她又想到,自己那庶出的哥哥和杜钰瑜也是二叔的种,如此……
  
  “外祖父的意思,是说杜家早便绝后了,对么?”杜钰瑾望着齐国公道。
  
  她的双眼泛着泪。似乎也是不怎么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一样。
  
  齐国公听见杜钰瑾的话,只是一怔,然后又疑惑的望了杜钰瑾一眼。
  
  杜钰瑾看到齐国公这眼神,便想到自己好像没有跟她提过姨娘和二叔的事,便轻咳了两声。
  
  “外祖父,夭夭有事儿没有跟您们说的。夭夭怀疑,大哥哥和二姐姐他们都是二叔叔的孩子。”杜钰瑾说。
  
  齐国公只是张了张嘴,却是被震惊得说不出半句话来了。
  
  这事情的发展已经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她可氶有想到原来这姨娘也是……
  
  不过想了想,他们又觉着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姨娘如果是真心对待定安侯,定是不会想着要去帮着老夫人杀了他们的。
  
  如果姨娘是真的想杀了定安侯,这便代表她原来对定安侯的无情了。
  
  如此说,她会和二老爷有染,便好像真的有这个可能了。
  
  “夭夭,你说的话当真?”虽然他们也是觉着这事不是没有可能的,只是这些话还是不能乱说和生安白造的。
  
  若是没有足够的证据,他们也是不能这么指证他们。
  
  杜钰瑾也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应下了国公府的话。
  
  “夭夭肯定,那天晚上夭夭便听到他们的声音的,而且姨娘也可能是因为这个,才会对夭夭动起了杀机。”杜钰瑾也是无比认真的说。
  
  虽然眼下并没有足够的证据,可是凭着眼下这些事儿,杜钰瑾大概便猜到是什么一回儿事了。
  
  这些事儿肯定是脱不了任何关系的。
  
  齐国公听了杜钰瑾的描述,只是无奈的摇摇头。
  
  这当真是作孽呀!
  
  他们把定安侯和季倩给害了,如今还想要把他们的夭夭给杀了,这真的无法原谅了!
  
  如果杜钰瑾刚刚说的话是真的,那么这杜家,便真的只剩下杜钰瑾一人了。
  
  “夭夭,如果当真,那么杜家便真的只剩了夭夭一人了。”
  
  原来便只有杜钰瑾是杜家唯一最正经的嫡女,如今便是她是杜家唯一的血脉了。
  
  杜钰瑾有点失落的低着头,似乎是有点难以接受的一般。
  
  这事儿也真的是非一般能够够接受的。
  
  便是杜钰瑾重活了一遍,这芯儿原来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也是有点不知所措了。
  
  齐国公见着杜钰瑾这个模样,便把她给抱在自己的怀里,好生的安慰着她她。
  
  “哭吧、外祖父知晓你一定是很难受了,不过你记住了,往哭够后,回去了,你还是要好好的活下去,因为夭夭现在可是肩府着你的爹娘和你祖母的命回去的,夭夭是要为他们报仇,让那些砉得定安侯府落得这个地步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齐国公低声说。
  
  虽然这些话对一个十三岁的丫头来说并不是一般的残忍,只是齐国公还是希望杜钰瑾能够看清事实。
  
  如今她便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侯门孤女了。
  
  只是国公夫人似乎不怎么满意齐国公的话,又是瞪了他一眼。
  
  “你跟咱们夭夭说这些作甚了,不要吓她了好么?”国公夫人说,接着又捧着一盘金丝卷,送到杜钰瑾的跟前,“夭夭,不怕,外祖母一定会帮你教训这些人的,你先用些金丝卷吧,不要再为了这些事感到忧伤了。”
  
  齐国公这回儿说让杜钰瑾自个儿的报仇,可是国公夫人却在那回儿说自己会帮杜钰瑾的。
  
  “你别这样罢,你先听听夭夭是怎么想的,好么?”齐国公又道。
  
  毕竟当初是杜钰瑾自己说要亲自报仇的,就算现在是自己想要去帮杜钰垭了,也得看杜钰瑾是不是真的希望他们帮着自己。
  
  杜钰瑾垂着小脑袋,思索了片刻。
  
  “外祖父,外祖母,夭夭还是想自己亲自报仇,便像是外祖父跟夭夭说的一般。一个人要成长,便要经历痛苦的挣扎,夭夭不知道自己还会遇到什么样子的算计,只是夭夭会惊觉,不会让自己受到伤害的!”杜钰瑾说。
  
  她既然是决定了要报仇,便是不会再退缩了。
  
  齐国公听见了杜钰瑾的话,便点了点头,眼神里也是充斥着称许的眼神。
  
  “这便是我们的大丫头了!”齐国公笑着说,接着又望着那一直瞪着自己的国公夫人。“你放心吧,有我在的一天,我是不会让夭夭出事儿的。”
  
  “你说了要算数!”国公夫人道。
  
  如果杜钰瑾再出了什么事儿,他肯定是要扒了齐国公的皮!
  
  齐国公只是哈哈的笑了两声。
  
  他和国公夫人都成亲有五十载了,只她偶尔还像成亲那回儿一般的,事事也要自己迁就着。
  
  杜钰瑾瞧见这感情一直很不错的外祖父和外祖母,也是不禁的偷笑着。
  
  “对了,王爷哥哥救了夭夭这么多遍,夭夭想给王爷哥哥送点东西。外祖父,外祖母,您们说夭夭应该送些什么给王爷哥哥才好了?”杜钰瑾又说。
  
  想到这几次,自己也是因为君奕灏才得救,杜钰瑾便觉着自己是有必要好好的感谢君奕灏了。
  
  “夭夭说的是,这回一定要好好的谢谢子逸的,夭夭有什么主意了?”齐国公也和议着。
  
  杜钰瑾能够想到这一块儿,自然是不错的。
  
  其实他们原来也有这样的打算,也在想着应该要送什么给君奕灏,只是现在杜钰瑾自发的提出来了、这便更好。
  
  这个丫头如今已经是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姑娘了,他们这作为外祖父和外祖母的,心里自然是欣喜万分。
  
  杜钰垭咬了咬指头,好像真昏很想力的去想着一样,只是想了好一回,却是没有一点头绪,于是她便抬眸望向齐国公。
  
  “哎,夭夭这回儿还没有想到诶,不若夭夭回去后再好好的想着,等到夭夭想到了,再听下外祖父是怎么想的,好么?”杜钰瑾又笑着说。
  
  齐国公只是哈哈大笑,然后又捏了捏杜钰瑾的小脸蛋。
  
  “好好好,这便依夭夭的。那么这送礼给宁王爷的事,便给给夭夭决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