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67章——无双受辱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67章——无双受辱

姨娘听见是杜钰瑜回来了,便二话不说的跑出正屋,便见着杜钰瑜哭着的走进老太太的院子。
  
  她的罩衫有点凌乱,小巧的脸蛋脏兮兮的,连早上本来挽好的发髻也是散乱的。
  
  姨娘看到杜钰瑜这个模样,心里却有点着急。
  
  看着杜钰瑜现在这个模样,姨娘便知道应该是发生了一些不怎么好的事儿一般。
  
  难道她的女儿被……
  
  只是怎么会这样了?明明出了事儿的是那个死啼子,只怎么瞧着杜钰瑜这个模样,便像是杜钰瑜遭了罪一般?
  
  她马上走到杜钰瑜的跟前,把她给紧紧的抱住。
  
  “瑜儿,我的好瑜儿,你这是怎么回事了?你没事吧……”姨娘道。
  
  虽然说杜钰瑜这身上没有伤,也好像没有那些痕迹,这么看着,便好像是没有事儿的一般,只是杜钰瑜却是哭着的回来旳,这又让姨娘心里有点慌乱。
  
  自己的女儿都要十四了,平素发生了什么事儿。也是十分镇定的,如果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儿,定然是不会哭成这个模样的。
  
  “娘,娘……”瑜儿只喊了一声姨娘,然后又张了张嘴,可是还没有说了半个字来,便又啕号大哭,摆出了一副全世间的委屈都是自己担起来的模样来。
  
  姨娘看见了,只是心痛的抱住杜钰瑜的头,又拍着她的背,好好的安慰她。
  
  而看着杜钰瑜也回来了,二夫人便急了。
  
  刚刚杜钰瑾说是杜钰瑜带着杜无双逃跑的,只是为什么这下回来的便只有杜钰瑜了?她的无双呢?
  
  只是二夫人一提到杜无双,杜钰瑜便再次哭了起来、她甚至把头埋到姨娘的胸前,又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好像不想听见任何话一样。
  
  姨娘也是任由杜钰瑜大哭着。
  
  她想,杜钰瑜若是能哭成这个模样,那便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儿了。
  
  “二弟妹,你不若先等瑜儿平静下来了,再问问无双的事吧,你消停一下,这下瑜儿都回来了,指不定无双待回儿便要回来呢。”姨娘又道。
  
  只是她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却是没有太多的底气。
  
  瞧着杜钰瑜这般样子,她们又怎么可能会相信杜无双是没有事儿了?
  
  恐怕呀……这杜无双在这山上,恐怕也是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儿,甚至已经……
  
  “消停?你让我怎么消停下来了?那是我的女儿,难道我着急是不应该么?要是换作回来旳是我们无双,你女儿留在这山上了,你还可以消停么?”二夫人又大喊道。
  
  她似乎已经失去了一切的理性,一出口便是破口大骂。
  
  她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才能消停下来!这明明是姨娘和杜钰瑜要带杜无双出南安寺的,只是现在杜钰瑾平安回来了,杜钰瑜虽然是有点狠狈,但总算是回来了。
  
  如果便只有她无双,还是没有一点消息。
  
  她这个作娘的,又怎么可能不担心!
  
  二老人见着二夫人这个模样。便拉住了她。
  
  “你在这里大吵大闹也是无用了,咱们已经差人在山上去找了,没事的,这瑜儿才刚刚回来,不如先让大夫看看她她吧,咱们便在这儿等消息吧。”二老爷又道。
  
  这回儿他的女儿出了事儿,他自然是着急的。
  
  只是在这个节骨眼儿大吵大闹,又有什么用了?
  
  二夫人只是瞪了二老爷一眼,便是没有再说话了,这时老夫人也让人去把大夫给找来,说是要先看看杜钰瑜的情况。
  
  夏氏只是冷冷的扫了这一家人一眼,呵呵,这回瞧着他们这个模样,自己心里可是痛快得很!
  
  瞧这杜钰瑜的模样,夏氏便知道失了踪影的杜无双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如今二夫人也是记恨着姨娘,便是让她更是高兴。
  
  有时候最好的复仇,就是看着他们自相残杀,相互怨恨。
  
  很明显的,他们经历了这一遭后,双方应该也是对对方生了恨了。
  
  再者,这原本是他们先要算计杜钰瑾来着,如今出了一点意外,这便当作是报应罢。
  
  这一点都不值得同情!
  
  二夫人红着眼,看着姨娘和夏氏,心里却是数不尽的委屈。
  
  “都是你,你为什么要把我女儿给带出去了,现在她音讯全无,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便唯你是问!”二夫人狠狠的瞪着姨娘说。
  
  姨娘原来便很扰忧杜钰瑜的状况了,这下子二夫人却是不断怼自己,这更让姨娘心里觉着不满。
  
  事儿发展到这个地步、也不是她愿意的,她也没有想过要害到杜无双,杜无双也不是她计划里,毕竟……杜无双也是二爷的女籅,她若是少了一根毛发,二老爷也会不高兴的。
  
  “这是我想的么?我怎么知晓会有山贼了?而且我们瑜儿原来便只是想让你们无双和夭夭好好相处,才把人给带出去了,你当初不也是同意么?为什么你这下却把一切都怪到我的头上了?”姨娘又说。
  
  她这回已经够心烦了,如今二夫人还在不断骂自己,这便让自己更不快。
  
  她的瑜儿现在也不知晓是如何,更不知道她有没有失了清白,这一切已经让她心烦得很,如今二夫人还有心情和自己对骂、便让自己更是心烦。
  
  “好了好了,你们都不要吵了。你们吵了就能把无双给找回来么?二媳妇,你先回到屋里去,好好等着消息罢,这暗卫都已经上山了,是一定能把双儿给找回来的的。”老夫人又说。
  
  只是也不知晓这回儿找回来的,到底是人还是尸了。
  
  二夫人红着眼,然后又委屈的望了二老爷一眼。
  
  只见二老爷叹了口气,然后便搭着二夫人人的肩,带着她回到他们的屋里。
  
  ……
  
  杜钰瑾只是看着刚刚这一出戏。便觉着精彩的很!
  
  她真真没有想过自己回来后便能瞧着一这么精彩的一出戏来。
  
  这回儿二房是和姨娘那边吵了起来了,生了怨和恨,那么以后要报仇,便不用自己动手了。
  
  这样也好,这便不用弄脏自己的双手了!
  
  姨娘只是看了杜钰瑾一眼,只见她小脸干净,衣衫整齐,浑身上下没有分毫损伤,心里对杜钰瑾的恨意便越发大了。
  
  “不过这很巧呀。居然是宁王爷把夭夭救起来了。”姨娘笑着对杜钰垭在说。
  
  旁的人听着这番话,也是听得出来姨娘的话里有带着刺。
  
  这话便像在说,两个丫头都出事了,偏偏就杜钰瑾没有事儿,让人觉着这是杜钰瑾给铺排好的意思。
  
  夏氏挑了挑眉,用淩厉的眼神望向姨娘。
  
  这个姨娘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明明这是她给铺排的事,只是她的计划没成了、又出了另一遭事儿来,便生安白造,说是杜钰瑾做的事?
  
  这姨娘到底是多不要脸了!
  
  “姨娘的意思是这是咱们夭夭给安排的?她一个十三岁丫头,怎么可能会安排到这一切了?”夏氏冷然道。
  
  姨娘被夏氏一句话呛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姨娘低着头,没敢说话。
  
  也对,她就是个十三岁,鲜出闺门的丫头,又怎么可能会认识这些山贼,然后再算计他们了?
  
  “是本王刚巧也在南安寺为母妃祈福了,便听见杜姑娘这边儿出了点状况,于是便赶过去,本王到了侯府的马车时,就只见着杜三姑娘的而已,其于二位姑娘却不知所踪,于是本王便只能救下杜三姑娘了。”君奕灏冷然道。
  
  君奕灏冷笑着,这些杜府的人说的话并不是一般的过份。
  
  这回儿还把责任推在杜钰瑾身上?可笑!
  
  众人听见君奕灏的话,也是噤声不敢再说话。
  
  君奕灏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教人生畏。
  
  连君奕灏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自己还可以说个什么了?
  
  “王爷息怒,是咱们妄言了。”老夫人道。
  
  姨娘涨红了脸,不敢作声。
  
  恐惧的心情油然而生,杜钰瑾是被君奕灏给救了回来,那些山贼恐怕也是被他们抓住了。
  
  如此说,自己恐怕是要暴露了。
  
  她有点避忌的扫了老夫人和君奕灏一眼。
  
  只见君奕灏和杜钰瑾也是神色淡淡的,那眼神里好像没有敌意。
  
  “对了、王爷,您说过,您是先发现夭夭的马车的,那么那些山脯是怎么了?”姨娘又道。
  
  君奕灏冷笑一声。
  
  “被制服后,原来想审问他们。可是他们居然在路上咬舌自尽了。”君奕灏冷然道。
  
  当她知道这些“山贼”死了,也没有把自己给卖了后,也松了一口气。
  
  也对,这些人也许知晓,如果他们不自行了断,而且又把自己给卖了,自己的结局会比自尽更惨。
  
  如此就一了百了,自行了断,这便不会惹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了。
  
  “死了也好,这群人便是该死的。”姨娘咬着牙说。“让他们做这么多龌龊的事儿来,便是除了他们了,咱们景都百姓才能过上好日子。”
  
  “是的,姨娘说的是,死了好,死了好!”杜钰瑾也很“配合”的点头和议着。
  
  那天真无邪的眸子里,没有渗入了一丝杂质,就好像是真真相信姨娘的话一般。
  
  夏氏见着,只是笑着揉了揉杜钰瑾的小脑袋。
  
  虽然她到现在还不知道杜钰瑾想做什么事儿,只是想着这个丫头看上去是挺聪明的,便没有说话,只是好好的配合着了。
  
  这是大夫和嬷嬷也从杜钰瑜的屋里走出来,姨娘便马上走到大夫的跟前。
  
  “大夫,我们瑜儿她怎么了?”姨娘道。
  
  她心里最是担忧的,还是自己的女儿。
  
  如果杜钰瑜真的遭了什么不好的事儿了,她肯定会更恨杜钰瑾的。
  
  “请放心,杜姑娘只是受惊过度,有点擦伤而已,老夫已经给杜姑娘抱紥好,待回开点定惊茶,好好的休养便没有问题了。”大夫又道。
  
  只是也只字没提杜钰瑜那方面的情况、于是姨娘又望着那为杜钰瑜检查的嬷嬷。
  
  “是完壁之身,没有被侵犯过的痕迹,这衣衫凌乱,应该是因为走路的时候摔着而已。”嬷嬷又说。
  
  当她听到杜钰瑜安然无恙,也松了一口气来。
  
  只要她还是个处子,便是足够了。
  
  至少保得住清白,加上她的瑜儿相貌出众,他日要当上太子妃,应该不成问题的。
  
  只是这喜悦的心情却是没有维持得太久,因为过了一回儿,暗卫那边便来了消息,说是找到了杜无双了。
  
  只是她却不愿意跟着暗卫走,嘴里只是拼命的喊着娘亲,于是他们便回了杜府,先向主子们禀报,再听后发落。
  
  二夫人听见暗卫带来的消息,自然是说要塼看望杜无双。
  
  虽然她还不知杜无双的情况怎样了,只是若这回找到的是人,不是尸,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去,我要去找我的女儿!”二夫人道,便是整了整自己的衣衫,要准备出门了。
  
  只是二夫爷却是拉住了二夫人的手,似乎是不怎么想二夫人也跟着去的一般。
  
  虽然他现在很理解二夫人的心情,只是二夫人若是跟着一起去。若杜无双真的出了什么问题,那么二夫人又是否能够承受得住?
  
  “你们找到四姑娘的时候,她的情况是怎样的?”二老爷问道。
  
  她想,如果杜无双居然是不愿意跟着回来,而且还喊着娘,这应当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了。
  
  暗卫却是低着头,没有一个人敢把杜无双现在旳情况如实道出。
  
  他们又怎讨可能会说,当他们发现杜无双的时候,她是衣不蔽体。便是连单衣都成了一块块的碎布,而且四周都充斥着……那种味道……
  
  就是不用嬷嬷去检查,他们都知道杜无双这应该是……
  
  二老爷见着暗卫这个模样,心里也是猜到一二。
  
  “夫人,你还是好好的留在这里歇息吧,我会把咱们双儿给带回来的,那也是我的女儿,我也一样的着紧她的,你放心罢。”二老爷道。
  
  二夫人原来还想说些话反驳二老爷。可是这时二老爷却是朝着她身边的另一个嬷嬷使了一个眼色,那个嬷嬷自然是意会到是什么一回事,于是便带着二夫人进屋了。
  
  接着二老爷便望向那些赶来的暗卫一眼。
  
  “那么要给四姑娘准备一些干净的衣物么?”二老爷叹了一口气道。
  
  如果杜钰瑜的情况也不是这么好了,他想,这挑不掉的杜无双恐怕……
  
  暗卫一怔,只还是点点头,算是应下了二老爷的话。
  
  嬷嬷听见了,便马上去准备了。
  
  “娘,儿子这便去接双儿回来了,只是这个丫头……唉……”二老爷也不敢再说下去了。
  
  他们都是白白人,自然是知道杜无双的情况并不是这样理想,她甚至已经……
  
  “去罢去罢,我都这般年纪了,再坏的事儿,也是扛得住的。”老夫人道。
  
  虽然暗卫没有把话说得明白,可是他们都知道这杜无双应该是出了事儿的。
  
  二老爷也是退下了、并和暗卫一起去找杜无双了。
  
  ……
  
  姨娘也进了杜钰瑜的屋里,想要看望杜钰瑜的情况。
  
  “瑜儿……”姨娘低喊了一声,使原来坐在床沿发呆的杜钰瑜回过神来,并望向姨娘。
  
  当杜钰瑜看到姨娘时,那挂着双眼的泪珠儿便是吧嗒吧嗒的落下了。
  
  “娘,娘……”杜钰瑜道。
  
  虽然她完好无缺的回来了,只是刚刚的事儿,却是让她感到十分害怕。
  
  姨娘见着杜钰瑜这个无助的模样,只是上前去,把她给抱在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娘在你的身边,没有人会再伤害你了。”姨娘低声道。
  
  她平素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她更自问自己也是个有手段的人,可是她的女儿,便是她的软肋,她做的这一切,也只是为了自己女儿的前途着想而已。
  
  “娘,无双她……她……瑜儿没用……”杜钰瑜断断续续的喊着,内心早便被愧疚填满了。
  
  她记得自己带着杜无双挑跑后,便是和她一直朝着山下跑了。
  
  只是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在路上居然是遇上了真的山贼了,他们还想对自己和杜无双作不规矩的事。
  
  杜钰瑜出于求生本能,便是自己抛下了杜无双自个儿的跑开了。
  
  当她扔下了杜无双,便听见身后杜无双的叫喊声、也听见裂帛的声音,还有那些山贼猥琐的笑声……
  
  这些声音一直萦绕在自己的耳边,挥之不去……
  
  只是她宜的不敢回去救杜无双,只得自个人往前逃。
  
  她不想落入这群人的手上,她还要当皇后,还要嫁人的,如果这回儿真的失了清白,那么也别说是当太子妃了,便是君雨晟,也不屑于看他一眼的!
  
  她要逃跑!
  
  于是,杜钰瑜便自个儿的回到杜府了。
  
  只是想到那自己遗弃了的杜无双,杜钰瑜还是有点儿不安。
  
  “没事,这不是你的错,咱们瑜儿已经尽力了。”姨娘道。
  
  她想、如果那时杜钰瑜还想要把杜无双给救回来,那么自己的女儿也会一起遭害的!
  
  如此,她辛苦了大半辈子,到最后却是一场空了!
  
  这便算是杜无双的命罢!
  
  姨娘一直在安抚着杜钰瑜,却没想到二夫人居然便在门外。
  
  她刚刚好像已经听见一切了、原来是杜钰瑜没有准子保护杜无双,才让她遭了难。
  
  这便让她更受不住了!
  
  她推门便冲到杜钰瑜的跟前。
  
  “你这个死蹄子,为什么出了事的不是你了!是你们非要把我们双儿一起带去了,现在出了事儿了,我要跟你拼了命!”二夫人说,然后便要去捏杜钰瑜的脖子。
  
  姨娘见着,便一下将姨娘的手给推开。然后又把杜钰瑜给护在自己的怀里。
  
  二夫人见着,只是怨恨的望着姨娘和杜钰瑜、憋了半天都没能说出半句话儿来。
  
  “你说说你好不?咱们瑜儿也是吓着了,再者她也有伤着呀,你要怪,怎么不怪那个死蹄子了、她还是完好无缺的回来的,这回儿你还怪我们?可笑!”姨娘狠狠道。
  
  他明明要算计的是杜钰瑜,可是她真的没有想到这回出了事儿的,居然是杜无双,这也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
  
  “哈哈哈哈。你这贱女人,我跟你说,你们会遭到报应的,我恨不得你的女儿也要遭受我女儿受到的苦难一般,永不翻身,哈哈哈哈……”二夫人连连的退了两步,又哈哈笑着。
  
  她把自己的女儿当作是宝一般的看待,她一定是见不得杜无双会受到半点儿委屈?。
  
  她发誓,自己一定要为杜无双报仇!
  
  ……
  
  却说二老爷。他便跟着暗卫走上山路,便找到一个破屋子。
  
  只是当他慢慢走近屋子时,便听见杜无双声声的啜泣,他心里一紧,这回儿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儿来着。
  
  当二老爷要推开门时,嬷嬷却走到二老爷的身边。
  
  “二老爷,不若先让老奴去给杜四姑娘换一身干净的衣物罢。”嬷嬷说。
  
  毕竟杜无双都这般年纪了,二老爷这么走进屋里,恐怕还是有点儿不方便。
  
  二老爷听后,也是点点头,算是应下了嬷嬷旳话。
  
  于是嬷嬷便走了屋,并准备要给杜无双更衣了。
  
  二老爷便在外面侯着,可是他却不断听见杜无双的叫喊声,好像都都说“不要过来!”和“不要碰我!”等等的话。
  
  当他听见杜无双的喊声,他的心便好像一块大石一样,沉到大海里。
  
  虽然自己这个女儿是个娇纵的,而且有点任性,可是她出了什么事儿,自己心里还是会不安的。
  
  待到嬷嬷从屋里走出来了,二老爷方是推门进了屋,伹见杜无双换了另一套衣物,瑟缩在角落去。
  
  而她原来穿着的衣物却已经成了一堆碎布,零零散散的落在杜无双脚边的地上,四周也充斥着欢爱后的味儿。
  
  二老爷心里一紧,他原来想要走到杜无双的身边,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好像绑了两块大石,自己居然是走不动了。
  
  “双儿,双儿。”二老爷和杜无双隔得远远的,他低声的唤着。
  
  可是杜无双却没有反应,只是自个儿的啜泣,她好像已经听不见旁的人叫唤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