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66章——遇上山贼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66章——遇上山贼

杜钰瑾坐在马车上看着外面的风景,她哼着小曲儿,心情好像很不错的。
  
  “二姐姐,你看,今儿的天气好像很不错呢。”杜钰瑾笑着说,她伸出小指头,指着蔚蓝的天空,“看看这天空,万里无云,天空是一片蓝色的,夭夭很久都没有见到这样的天气了,不若以后咱们姐妹三人也常常出游,到处游山玩水,你说好么?”
  
  杜钰瑜只是扯了扯嘴角,朝着杜钰瑾点点头,算是应下了杜钰瑾的话。
  
  只是心里却是不禁在冷笑。
  
  以后?
  
  你若是能逃过了这一劫再去说以后的事儿罢。
  
  母亲和自己说过今儿的计划,恐怕过了今天,她杜钰瑾的名声可是要毁了,这以后要是能活下来,便是奇迹了……
  
  她阴笑了一声。然后紧紧的盯着杜钰瑾。
  
  既然你已经失去了一切利用价值,那么我也不必再对你客气了。
  
  自从和姨娘聊了后,杜钰瑜对杜钰瑾的恨意却是越来越深了,她想,如果不是杜钰瑾这个转变和不愿意配合的态度,姨娘就不会让她放弃和君雨晟的感情。
  
  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要怎么跟君雨晟解释----她是真的放不下的!
  
  “三姐姐开心便好了。”杜无双这时又说,然后又挪到杜钰瑾的边儿上,拉住了杜钰瑾的小手,“以前无双有得罪三姐姐的事儿,无双在这里向三姐姐道欺了,希望三姐姐能够原谅无双以前的无礼,可以和无双好好的相处下去罢。”
  
  杜钰瑾挑了挑眉,然后又有点疑惑的看着杜无双。
  
  她有这么好?
  
  以前这杜无双也是娇纵至极的,而且凡事也要和自己大吵一场,杜钰瑾这回真的不敢相信杜无双会主动向自己示好呢!
  
  她只是望着钟嬷嬷,和她交换了一个眼色。
  
  她知道,这杜钰瑜突然建议要来南安寺,以及杜无双突然的示好这两件事的背后,一定是有什么问题的。
  
  只是这两个蠢女人,好像真的以为自己上计了一般,杜钰瑾真的想大笑三声。
  
  她们还以为自己是那个天真无知的杜钰瑾么,就这么心机和算计,就想要她上当?那么他们也是太天真了!
  
  “嗯,以后咱们也的多点走出来,好好的玩玩儿,毕竟咱们年纪还小,要是咱们年纪长了,各自嫁人了,便要生分了。”杜钰瑾又笑着说。
  
  杜钰瑜虽然点头连声应是,只是她的心里却是在偷笑着。
  
  呵,你还等着自己长大,等着自己嫁人么?可是等到今日的事儿过了后,你就要失去了嫁人的机会了,恐怕是连长大也是有点悬呀!
  
  杜钰堬暗笑着,母亲已经安排好一切,便等着他们到了该到的地方,这个死蹄子便要受到她应得的教训了!
  
  “三姐姐这说些什么话了,咱们一定不会生分的,就是嫁人了。咱们也只是留在景都里而已,这不就可以常常联系感情么?”杜无双又道。
  
  虽然她也觉着这些话有点恶心,可是母亲已经吩咐了,自己和杜钰瑾的关系不能闹得这么僵,不然吃亏的便是他们二房。
  
  瞧瞧姨娘她们,这些日子来,杜钰瑾也没少遭难,可是他们却安然无恙,而且各种的事儿,便好像和他们无关的一般,这二房的人就好像在隔岸观火的一般,什么事儿都和他们无关,便是出了事儿,责任也是他们二房的担的。
  
  就好像杜钰瑾上一回中了蛊毒一般,他们都是在怀疑是二房做的事,而没有人说过是姨娘他们做的事。
  
  杜无双认为,他们再也不能这样了,为了爹的仕途,她只好对着这个自己讨厌至极的女人卖笑,希望她们不会再记恨自己,而自己也可以从她的身上、讨到一点点的好处。
  
  杜钰瑾听见杜无双旳话,也只是捂着嘴巴笑了笑。
  
  “可是三姐姐我可不一定要留在景都呢!”杜钰瑾笑着说。对的,她是不一定要留在景都,听说君奕灏的封地在齐州,指不定他们成亲以后,他们便要迁到齐州去。
  
  虽然有点远,而且还要离开外祖父他们,不过杜钰瑾也认为这样是挺好的。
  
  至少不用再面对君雨晟的纠缠,更不用担心君奕灏卷进权力的斗争里。
  
  她想,远离景都,是对他们来说最好的决定。
  
  “怎么可能了,三姐姐不是说过要嫁给五……”
  
  只是杜无双还没有机会把话给说完,杜钰瑜便轻咳了两声,表示自己不想再听下去了。
  
  杜无双也只好低着头,没敢说话。
  
  她知道,自己刚刚这话已经睡彻彻底底的得罪了杜钰瑜了。
  
  杜钰瑾只收皱着眉头看向杜无双,似乎对于他刚刚的话不怎么满意的一般。
  
  杜无双也许也触到了杜钰瑾的眼色,便知道自己一定是说错话了,于是便不好意思的搔搔头。
  
  “抱歉了,无双刚刚好像是说错了什么了。”杜无双吐了吐舌头说。
  
  她刚刚也不过是在说实话而已,也不知晓为什么杜钰瑾和杜钰瑜两人好像也不怎么满意的一般。
  
  在他们的计划了,杜钰瑾不说要嫁给君雨晟吗?而且那会儿杜钰瑾也是和君雨晟走的很近,那么按理说自己刚刚话应该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为什么这两人的反应也是这般大了?
  
  “无碍,不过这些花还是少说为妙了,毕竟四妹妹这样说了,不但是毁了姐姐我的名声,便是妹妹的闺誉也是有点影响的。”杜钰瑾走装作没有所谓的说。
  
  她以前确实是想嫁给君雨晟的,可是当她真心对待的时候,却换来这样的结局。这让杜钰瑾对这各男人恶心至极!
  
  原来他一直对自己的好,也不过是为了自己国公府的势力而已,君雨晟从来没有把她怎样看过,也没有把她当做是一回事,如此的男人,难道还值得自己对他好么?
  
  “无双知道了。”杜无双又应了一声。
  
  呵呵,虽然你现在是这么说,可是本姑娘才不会相信你的话,恐怕过了没多久,你就要忙着倒贴呢!
  
  可是杜无双自然是不会把这自己认为的大实话说出来。只是偷笑着。
  
  “哎,我说你们都不要在嬉笑了,大家这会儿上山去要多加小心呢,姐姐我可听说,这回儿这里可有不少的山贼横行霸道,万一被他们瞧上了,这可不得了了!”杜钰瑜又道。
  
  杜钰瑾听了,只是低笑一声。
  
  原来是山贼呀!
  
  她似乎想安排山贼,对她们做什么样的事儿呢!
  
  “姐姐你多虑了,这儿风平浪静。而且山上便是佛门清静地,又怎么可能有山贼埋伏了?加上我们在马车上,又带了足够的暗卫,断他们也没有胆量去碰我们的!”杜无双又说。
  
  他们到底也是景都里头的名门望族,在景都有头有面,虽然也不到国公府那边这么有权势,可是也是得罪不起。
  
  这些山贼才不会这样不要命,还跑去招惹他们。
  
  加上杜钰瑾这儿还有杜钰瑾,她又是郡主,又是齐国公的外孙女、他们去招惹杜钰瑾,也不过是找死而已。
  
  杜无双这想法原来是挺合理的、可是她断没有想到,其实这一切也是杜钰瑜和姨娘姶铺排好的。
  
  那些“山贼”是知道杜钰瑾的身份,也是有意去堵住他们的。
  
  姐妹三人又说了些话,那匹马突然长嘶了一声。
  
  杜钰瑾便的身子便往前一倾,几乎要掉到地上……
  
  “姑娘,这外面有山贼!”
  
  说时迟那时快,杜钰瑾没有反应过来,在马车外头守住的小伙便朝着马车里头大喊道。
  
  杜钰瑾瞪大杏眼,似乎不敢相信刚刚那小伙说的话。
  
  真没想到,他们会这般快……
  
  ……
  
  南安寺里,君奕灏正坐在床榻边,并静静的看着那躺在床榻上的杜钰瑾。
  
  他伸出手来,用自己的大掌轻轻的抚上杜钰垭那有点苍白的小脸。
  
  幸亏自己也在南安寺,并听到自己的暗卫说,侯府的马车于到山贼截住了。
  
  当自己赶去的时候,杜钰瑾和钟嬷嬷昏到在马车里头,有些国公付旳暗卫正和山贼纠缠着,而在马车的四周已经有好几个暗卫受伤了,倒地不起,有的也是筋疲力尽了……
  
  瞧这个模样,恐怕是经过了几番恶斗了一般。
  
  于是自己便出手把这群山贼给打退了,然后又先把杜钰瑾和钟嬷嬷给带到南安寺去。
  
  只是在准备走上山路时,也又眯起了双眼,他不是听说这应当是侯府的三位姑娘一起来的么?怎么这回便只剩下了杜钰瑾留在马车里?
  
  那两个姑娘人呢?她们这是走了么?
  
  他好像想到了很重要的一点,莫非是……
  
  “先给国公府捎一个信,说杜三姑娘安然无恙罢。”君奕灏道。
  
  那名将士匵了,只是作手作揖,应下了君奕灏的话。
  
  这侯府一家还真的有够大胆,这公然明目张胆勾结山贼做这些歹事来。杜钰瑾可是郡主,是有封号的郡主。这对郡主作这些事儿,便是死罪!
  
  “承平,你说,如果这国公府的人知道了这事,这侯府会有什么后果呢……”君奕灏低笑道。
  
  这语气里有点漫不经心,可是却有一种浓重的威胁的味道。
  
  承平只是干笑了两声,却是没敢说话。
  
  现在就连他自己都不知晓自家王爷是怎么想的,他又怎么可能知晓国公府那边是怎么想了?
  
  君奕灏原来还想说些话,可是这时却又听见杜钰瑾低吟出声,便知晓她开始清醒了。
  
  于是也又望向杜钰瑾,便见着杜钰瑾缓缓地睁开双眼来。
  
  她伸手捂住了自己发痛的脑袋,又很努力的回想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她刚刚在听到马车外头的伙子说有山贼后,便是失了意识的昏了过来。
  
  接着的事,她也是不太知晓了。
  
  “你醒啦?”君奕灏柔声问。
  
  杜钰瑾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似乎不相信自己眼前所见的是事实一般。
  
  他居然也来了!
  
  “王爷哥哥,你也来啦?”杜钰瑾笑了笑,然后便想要撑着自己的身子坐起来。
  
  然而许是迷汤的效力太大了,杜钰瑾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疲累得很。
  
  君奕灏见状,便马上扶着杜钰瑾,让她坐起来了。
  
  “嗯,本王也刚巧来到南安寺去,这回刚巧下山,便看见侯府的马车出了点事儿了。”君奕灏低声说。
  
  承平听着君奕灏的话,只是挑了挑眉毛。
  
  他家王爷还真的睁眼不说瞎话的,这也是刚巧来了南安寺么?
  
  他的确是来了南安寺,并跟远安大师聊了一回儿的,只是他原来都没有打算要留在南安寺这么久,只是从远安大师那头听说了杜钰瑾也要来南安寺,才是决定要留在这儿而已。
  
  如果这也叫刚巧,也真的十分可笑了。
  
  也许是承平的举动有点夸张,君奕灏便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好像是让他闭嘴一样。
  
  承平也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没敢再发一言。
  
  杜钰瑾点点头,然后又好像想到什么事儿一般,可是她准备开口去问,君奕灏便好像知道杜钰瑾要想问什么的一般。
  
  “你在路途上遇到了山贼了,这似乎是杜府那边给做的。”君奕灏低声说。
  
  他想,这到底是杜钰瑾的家人,这事实对她来说,恐怕是有点残忍。
  
  “喔……”杜钰瑾只是应了一声,瞧她这个模样,便好像在说,自己早就知道一般。“那么我那两个姐妹……她们怎样了?”
  
  她只记得自己朦朦胧胧间,就好像看到杜钰瑜和杜无双的身影渐渐地远去,好像没把自己当作是一回事一般。
  
  君奕灏只是低笑了一声,然后揉了揉杜钰瑾的小脑袋。
  
  那里里便似乎想跟自己说,管他们作什么的一般。
  
  也对,她怎么要关心她们怎样怎样的了?自己这次几乎?害,肯定是她们做的好事,自己还差点出事了,自己根本不必关心他们这么多。
  
  杜钰瑾原来还想要说话,便又听见钟嬷嬷在外头大喊着。
  
  “姑娘,姑娘没事儿罢……”杜钰瑾是知道钟嬷嬷怕也是受惊了,于是便点点头,让承平把钟嬷嬷给带来了,只是承平才刚刚开了门,便见着钟嬷嬷冲到杜钰瑾的跟前,“姑娘。是奴婢不好,没好好好的看管您,您没有事儿吧!”
  
  如果杜钰瑾真的出了什么事儿,自己是怎么都不会觉着安心的。
  
  到底也是太夫人交待自己,要好好好照顾杜钰瑾,不让她少根毛发的。
  
  只是这才几日的时间,就已经遇上了这么严重的事儿,这若是让太夫人知道了,恐怕自己这小命都保不住了!
  
  “钟嬷嬷,你放心吧。杜姑娘只是喝了一点渗了迷药的茶,只用再歇息一回儿,便没有什么大碍了。”君奕灏低声说。
  
  钟嬷嬷听了君奕灏的话,那悬着的心也算是着了地,她拍了拍胸口,好像是真的松了一口气一般。
  
  “对了,咱们还得给外祖母捎一封信,不然,他们一定是很担心的。”杜钰瑾又说。
  
  这回杜钰瑾的身后可是带着两三名暗卫跟着的,想必当杜钰瑾出事儿时。他们一定会向国公府那边报信儿的。
  
  如此自己现在没有消息,国公府那边一定十分担忧了。
  
  只是君奕灏又怎么可能没有想到这一块了?
  
  “你放心吧,本王已经安排好一切了,这回儿本王已经准备了马车候在外面,只等你们醒了,本王便送你们回去侯府那边了。”君奕灏道。
  
  杜钰垭点点头、对的,他们这回儿还得去去杜府那头,然后可以跟姨娘他们说,自己还活着的!
  
  ……
  
  只是现在侯府那边,却是乱了套的。
  
  他们自然也从暗卫的嘴里知道了杜钰瑾一行人遇上了山贼事儿,而国公府那头也是来了,也不断的在怼他们,好像在怨恨他们让杜钰瑾陷入了危险的一般。
  
  “我跟你们说,如果我们夭夭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夏氏狠狠的道。
  
  她虽然已经知道杜钰瑾现在已经在君奕灏的那头好好的,只是她就是想吓唬一下他们,让他们不怎么好受。
  
  这一群狼心狗肺的一家人,居然真的对一个十三岁的丫头动手了,她真想知道自己的杜钰瑾到底是那里招惹了杜府,居然多番的算计他们?
  
  “尚书夫人可莫急,这回儿暗卫已经去找人了,这一定没事的。”老夫人又道。
  
  这回儿夏氏大动肝火,便连老夫人都觉着惧怕。
  
  她可不知晓是什么一回事,他们一行好好的,为什么会出了这等事儿了?
  
  只是二夫人刚是有点看不过眼了。
  
  这夏氏的话便好像是说她们在算计杜钰瑾的一般,只是这个夏氏有没有想过,就连自己的女儿和杜钰瑜也一样的不见了,难道她也不担心么?
  
  只是她才刚刚想去反驳夏氏的话,却又被姨娘给拉住了。
  
  二夫人人又看了夏氏一眼,虽然说杜钰瑜现在也是没有踪影,她刚刚也一样表现得十分惊慌,只是不知晓为什么,这姨娘的反应刚是比自己想象中的镇定许多。
  
  这就好像是……她早便预料到这事一般。
  
  “尚书夫人,您可莫担心了,这回儿咱们已经差人去搜了,这山头原就只有一条山路,应该很快就能够找到他们了。”姨娘冷静的说。
  
  夏氏听了姨娘的话,心里不禁冷笑了一声。
  
  呵,瞧这姨娘的模样,便好像是料到杜钰瑜能够安然无恙的一般。
  
  看样子,这姨娘肯定是和这件事沾上了边儿的,就是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事儿而已……
  
  这时,门房却来了,便跟他们说,君奕灏的马车来了,而且还带着杜钰瑾回来了!
  
  姨娘听了,只是有点不敢置信的睁着双眼。
  
  不,这没可能罢!
  
  明明她是让山贼盯着杜钰瑾的,为什么现在她可以好好的回来了?
  
  如果杜钰瑾也是安全的回来了,那么自己的女儿呢?这又怎么回事了?
  
  只待到老夫人应下了门房的话,杜钰瑾便哭着的走到夏氏的跟前,然后抱住了夏氏的大腿。
  
  “舅母,舅母……那些山贼好可怕呀,幸好王爷哥哥刚好路过,才把夭夭给救下来,不然……”杜钰瑾一边哭一边说,便好像是落入了极大的恐慌之中。
  
  君奕灏看到杜钰瑾这个模样,也不忍失笑。
  
  这个丫头刚刚坐着马车回来的时候,还有心情跟自己说说笑笑的,怎么才一回来,便像一个娇气包一般了。
  
  夏氏听见了杜钰瑾的话,只是蹲身望着杜钰瑾,又帮杜钰瑾抹了抹她的眼泪。
  
  “傻丫头,没事儿了,舅母在这里,一定不会有人敢去欺负你了。”夏氏温柔的说。
  
  只是他们的举动,却惹来了姨娘的眼红,原来十分冷静的她,也感到了一丝慌乱。
  
  这……这怎么回事了?为什么这该出事的,却是没有伤到分毫。而不该出事的,却到现在杳无音讯?
  
  “夭夭,你受惊了,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了?你姐姐和妹妹呢?他们在哪里了?”姨娘又问道。
  
  这不可能的,她明明是让杜钰瑜在见着山贼后,便带着杜无双逃跑的,可是怎么这回儿就杜钰瑾回来而已?那么她家的瑜儿呢?还有杜无双呢?她们又在哪里了?
  
  二夫人听见姨娘的话,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呵,难道她现在才懂得害怕么?明明自己在知道他们遇到山贼后,便已经焦急了。可是现在她看到杜钰瑾回来了,才懂得担心自己的无双和杜她女儿的安危么?
  
  杜钰瑾哽咽出声,然后又睁着无辜的眼神望着姨娘。
  
  “姨,姨娘,夭夭不知道诶,夭夭那回儿不知道为什么,脑袋昏昏沉沉的,只是听见有山贼来来后,便见到二姐姐先带着四妹妹一起跑开了,然后夭夭便昏倒了。在夭夭醒来后,便发现自己在南安寺了,是王爷哥哥救了夭夭的。”杜钰瑾说。
  
  如此说,这予头便是直接指向姨娘和二夫人他们了。
  
  夏氏只是冷冷的望着他们。
  
  如果她们是真的对杜钰瑾好的话,便不会在出了状况后,就巴杜钰瑾给抛下来,自个儿的跑开了。
  
  这样说来,这一定是姨娘和二夫人做的好事了!
  
  正当二夫人想说什么话去反驳夏氏时,这时又听到外头的人说,杜钰瑜哭哭啼啼的回来了。
  
  那么……她的无双在哪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