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65章——远安大师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65章——远安大师

杜钰瑜听见杜钰瑾的话,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她没有想过杜钰瑾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提到侯爷和侯夫人。
  
  “对的,这也是爹和夫人在天有灵,三妹妹方能安然无恙,不若三妹妹先在府里好好的休养几天,然后再找一个好日子,二姐姐和你一起去南安寺酬神,顺道给爹和夫人上香,三妹妹,你说这样好么?”杜钰瑜自个儿的说着便好像已经安排好一切一样,加上她再说这些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看上去很是期待的模样。
  
  杜钰瑾看到杜钰瑜这个模样,只是捂住了嘴巴,低笑了一声。
  
  杜钰瑜又怎么可能会突然这么热心的对待自己了?
  
  虽然说杜钰瑜这一直都是在扮演这一个和蔼可亲,又十分温柔的大姐姐,可是杜钰瑾在上辈子临死的时候,便已经看清楚了她的真面目。
  
  如此,她就更不会相信杜钰瑜这回的建议的背后没有阴谋。
  
  “咱们们也很久都没能出游,而且我们也是应该作一个女儿的本份。就尽点孝心,给爹和夫人多烧点纸钱的,三妹妹,你说对罢。”杜钰瑜又说。
  
  如果杜钰瑜没有说到这个,杜钰瑾还是会有点相信杜钰瑜这个建议是出于孝心,一个很单纯的邀请,只杜钰玪这回还再多说一句话,这不就是在跟杜钰瑾说如果自己拒绝的话便是不孝么?
  
  杜钰瑾心里不禁在偷偷笑着,重活了一回,就杜钰瑜这点心机,难道就能瞒得过她么?
  
  她知道杜钰瑜这背后的目的,答应了的话,那天肯定是有什么“好事儿”发生,若是不答应,那自己便成了一个不忠不孝的儿女。
  
  她这么说,便要陷自己于不义。
  
  虽然杜钰瑾不知道那天还可以发生什么事,可是只要自己多加小心,她比杜钰瑜多活了十年,她真的不相信自己的心机是斗不过这个黄毛丫头。
  
  杜钰瑾只是拉住了杜钰瑜的小手,朝着她笑了笑,又如同捣蒜一般的点点头。
  
  “好呀好呀,夭夭也好久没到出游过了,就乘着这个机会,咱们便去一下南安寺酬神,然后也替爹娘烧香,想必爹娘也会十分高兴的。”杜钰瑾笑着说。“那这一切就劳烦二姐姐安排了,夭夭这回才刚刚好过来,需要好好的休息,不便不过操劳的。”
  
  杜钰瑜也只是点点头,然后姐妹二人又唠嗑了几句,杜钰瑜方是离开了杜钰瑾的屋里。
  
  只是,当她才走出杜钰瑾的屋,她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阴笑来……
  
  她果然真答应了……
  
  接着,杜钰瑜再一次回到姨娘的屋里。
  
  姨娘似乎也察觉到杜钰瑜来了,便问:“怎么了,事儿还顺利把?”只是,她的视线却好像从来没有要离开书本一样,就是是一眼都没有看着杜钰瑜。
  
  也不知晓自己交待杜钰瑜的事儿,她有没有做得到。
  
  她想、如若是真的成了,那么那个死蹄子估计也是活不了了。
  
  “行了。她,答应了瑜儿,再过几天,咱们便一起去南安寺去。”杜钰瑜又道,只是她又顿了顿,接着又有些犹豫的望着姨娘,“娘,您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啦,还有……这事能成么?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国公府那边……会怪我们嘛……”
  
  毕道那一天,国公府的夏氏来了这里把杜钰瑾给拉到国公府去的时候,那气势和威严让人畏惧。
  
  杜钰瑜还是怕国公府会追究他们。
  
  姨娘听到杜钰瑜的话,只是低笑了一声,又用帕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你这个傻丫头,你就不要担心这么多了,你知道的,其实在前往南安寺的路途上十分凶险,就算那个死蹄子是出了什么事儿,这也是管不了谁的。”姨娘笑着说。
  
  她想……到时候只要自己安排一些“意外”,说是山贼给做的,那么国公府也是怪不了谁。
  
  姨娘想到这里,便是轻笑了两声,只是她的笑声,却让杜钰瑜感到十分可怕。
  
  她从来没有看到这般歹毒的姨娘,就好像自己眼前的,不是自己的母亲一般的。
  
  只是她没敢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然后朝着姨娘福了福身,便是离开了姨娘的屋里了。
  
  ……
  
  却说君奕灏,他自从配合着杜钰瑾演了那场戏后,便是到了南安寺去找远安大师。
  
  远安大师算是自己的一个恩人,如果不是远安大师教导自己一套心法,以掩饰自己会武功的事儿,自己可能早便死了。
  
  他的皇兄,是一个多疑的人,那时他是一个皇子,在文才上也是极好的,而且那时父皇也属以于立他作太子,而她的皇兄,而丽太妃知道,以君奕灏的才干,虽然是能够担上这个重任,可是同时也会为他招来杀生之祸。
  
  她只希望君奕灏能够好好的,安安逸逸,无风无浪的过活,她真的不希望君奕灏活在这些权力的斗争里头。
  
  于是便找上了远安大师,教了君奕灏这一套内功,让君奕灏看上去的莫样很体弱,从而让旁的人相信。他只是一个体弱的皇子,没能担上什么重任。
  
  “呵呵呵,八王爷真的很久都没有来过了、这回终于是掂记我这个老人家了,是吧。”远安大师说。
  
  君奕灏只是冷冷的望了远安大师一眼,心里只觉着这个大师真的不像一个和尚一般,他就是常常说笑,甚至还常常让自己带点酒肉上去,君奕灏也是常常看到他大鱼大肉的一般,这还像是一个和尚么?
  
  这个远安大师明明就知道自己这阵子都在齐州封地那边,又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再者。他一个老和尚,居然就要一个男子去掂记了,这样说出去,好像有点丢人的。
  
  “这些年头来,本王到底在哪里,大师是知晓的。”君奕灏冷冷的说。
  
  他想,如果不是因为母妃的身体每况愈下,自己恐怕也只能够待在齐州里。
  
  远安大师听到君奕灏的话,只是呵呵的笑了两声,便没有再说话了。
  
  这个君奕灏素来便是个小器的。而且也得得罪不起的,自己若是再说这么多,恐怕……
  
  “这回本王便在这里小住几天,为母妃祈福,希望她能够身体安康。”君奕灏道。
  
  提到自己的母妃,君奕灏的眸色一点。
  
  自己成年以来,也没有怎么好好的服侍过母妃,一回要去边城,一回又得去齐州,就是年节也不一定能够见着她。
  
  如今回来来,也不过是见着丽太妃身体太差了,恐怕没有太多的时日,自己才有这个机会待在景都,好好的服侍丽太妃。
  
  只是君奕灏还是希望丽太妃福寿双全的。
  
  “生死有天命,王爷也莫要担忧这么多了。”远安大师叹了口气说。
  
  君奕灏听了远安大师的话,只是紧紧的抿着唇。
  
  虽然远安大师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只是自己的心里还是有点不甘。
  
  母妃原是个好人,又怎么可以这么早便没有了?
  
  “老纳知道,王爷心里一定是不好受了,只是凡事看开一点,这对王爷也是好点的。”接着,远安大师便顿了顿,又仔细的看了君奕灏一眼。“不知王爷是否愿意听老衲几句赠言?”
  
  虽然说,生死有天命,这便数是老天爷早就注定的事,任谁都不能改变和扭转。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回他见着君奕灏时,却觉着有点奇怪。
  
  君奕灏一顿,然后又望着远安大师,便好像是在等待着远安大师的说话一般。
  
  远安大师只是轻咳了两声,然后又理了理自己长长的胡子。
  
  “王爷原本该是孤独一生,而且劫难重重,只是这会老衲却看见,王爷的身上有紫气环绕,这可有紫气东来的迹象。”远安大师说着,接着又有点犹豫的望向君奕灏。“这紫气呀,对王爷来说,是好事,也有可能是坏事。”
  
  君奕灏只是有点不可置信的望向远安大师。
  
  如果像远安大师这么说。这紫气的意思便是……
  
  只是这大景一向无风无浪,自己皇兄治国有方,又怎么可能会出了这等事儿?
  
  再者,他又怎么可能会从上那个位子?
  
  他只是想做一个消遥的王爷而已。
  
  “大师不要说笑了,如若本王真要这么做,便不会让大师教导本王这回心法吧。”君奕灏笑了笑道。
  
  这可是大实话了。
  
  君奕灏如果是有意于登上大典,便是会极力争取当上太子,而不是找上远安大师学那一套心法了。
  
  “这都是天命,老衲也不知晓为什么会如此的变化,老衲这般说,也不过是让王爷有个准备而已。”远安大师又说,接着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只是,老衲说过,这紫气,对王爷来说可以是好事,也可以是坏事、老衲看得出,王爷要经一历多重劫难,而王爷的身边,将会出现一个涅槃重生的女子,陪着王爷走过这一切。”
  
  君奕灏怔忪了一下。
  
  涅槃重生?这世上,还真会有轮回转世的事、还真会浴火重生么?
  
  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道身影。
  
  听说她以前对杜府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会和他们生分起来,便好像是对他们有所防范一般。
  
  如今远安大师跟自己提到昏涅槃重生,难道……
  
  “呵呵,看来王爷心里便是已经便是有一个答案了。”远安大师哈哈的笑了两声,“好了,这回老衲也得去敲经礼佛了,这回还得好好昏准备一下,听说定安侯府的三位姑娘也会来上香,也为侯爷和侯夫人烧烧香的,王爷自便,便把这里当伯是自个儿的家里便行了。”
  
  话毕便站了起来,好像真的没有要理会君奕灏的意思了。
  
  杜府那三位姑娘会来远安寺?这不就代表杜钰瑾也会来么?
  
  君奕灏听了,便轻笑了两声,看来他还可以在这里多待上几天,说不定还能见到那个傻丫头呢!
  
  承平在一旁,只是傻傻的看着君奕灏。
  
  他都有一种想用手背去探探君奕灏的额头的冲动了,怎么他会突然傻笑了起来了?
  
  ……
  
  却说杜钰瑾,她这回已经收拾好行装,准备要到远安寺去了。
  
  她虽然是知道这杜钰瑜和姨娘是要做妖,可是自己也希望能给爹娘烾香,便是跟着一起去了。
  
  反正她路上会带着钟嬷嬷,而且国公府也会派出一些暗卫暗中跟着自己,她真的不相信这姨娘可以在路上对自己怎样怎样。
  
  “姑娘,其实如果真的不想去,便不要去了,这事恐怕不是这般简单。”钟嬷嬷又道。
  
  虽然说杜钰瑾就是在路上还到了什么变数,她们国公府可是有能力扭转过来,他们也有信心去好好保护杜钰瑾,不让她受到丝毫损伤,可是钟嬷嬷还是认为杜钰瑾不要做这些无谓的冒险好一点。
  
  杜钰瑾只是朝着钟嬷嬷天真的笑了笑。
  
  “钟嬷嬷,本姑娘自然是知道这事没有这么简单,只是本姑娘以前和他们这般亲密,却这一回居然是拒绝了他们了,他们肯定会怀疑的,那不如就顺了他们的意思吧,加上,如果真的要复仇,最好的方法便是用他们算计我的方法。去反过来算计他们。”
  
  就像那次杜无双算计自己的一般。
  
  明明就是他们先算计的自己,可是自己居然是巧妙的避开了,然后还可以让杜无双反过来受苦。
  
  她认为,这种自食其果的教训,比起一切的复仇可算计来得更痛快!
  
  钟嬷嬷看到杜钰瑾这自信满满的笑意、只是抿着嘴,不说话。
  
  既然自己的主子已是有了主慿,自己这回儿再说说这么多,恐怕是没有什么用处了。反正他们国公府也不是没有能力去保护杜钰瑾,这又何担心这么多呢?
  
  她想,这回如果是杜府那边真的要算计杜钰瑾了。便像杜钰瑾这么说,用他们算计杜钰瑾的方法去反过来算计他们,让他们有一次更深刻的教训,如此,他们应该是不敢再作妖了。
  
  “钟嬷嬷,这便劳烦你了,这回本姑娘便只打算带着钟嬷嬷而出外而已,惜春和馨月姑姑,麻烦你们留在我的屋里,不要让任何人在我的屋里作妖。”杜钰瑾笑着说。
  
  她还是要找些人好好的看着她的屋。不让一些不知道的人进去然后又放下什么东西了----毕竟那天中了蛊毒,也是让她对这些服侍自己的人多了一点戒心。
  
  便是连自己的衣服,所用的熏香,杜钰瑾还是要找上馨月检查一番,才敢去做。
  
  虽然馨月是个苗族女子,按理说她在自己的屋里办差,便是最容易对自己下蛊的,只她既然是君奕灏送给自己的人,杜钰瑾自然是相信她的。
  
  上辈子君奕灏可以为了救自己,陪着自己一起去死,那么君奕灏又怎么可能会有要加害自己的意思?
  
  如此说,这个馨月是个可信的人。
  
  惜春和馨月听见了杜钰瑾的话,只是应了一声。
  
  “这回大家都应该累着了,便先歇下罢,明儿还得一早起来出发去远安寺旳。”杜钰瑾笑着说,然后便乖乖的悉到榻上去,沉沉的睡着了。
  
  她要养好自己的精神和身子,时刻提防这杜钰瑜作的鬼。
  
  ……
  
  第二天,杜无双和杜钰瑜便在正屋里侯着杜钰瑾。
  
  明明说是一早便先向老夫人定省出发的,只是杜钰瑾这回却是姗姗来迟,这倒是让一直脾性不好的杜无双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啧,这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小姐呀,就这么晚了还没有来。”杜无双不屑的道。“这明明是你们去南安寺烾香而已,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了?为什么非要把我也抓来啦!”
  
  定安侯爷又不是她的爹,只不过是她的伯父而已,自己断然是没有要向他烧香祈福的道理。
  
  其实杜钰瑜原来也没有打算要把杜无双给带去的,只是她想了想,却是害怕杜钰垭出了事后,国公府便便会先怀疑她,于是便跟姨娘说,想把杜无双给带去了。
  
  毕竟杜无双和杜钰瑾的碰撞也比较多,万一国公府那边真的怪罪下来,国公府恐怕也只能怪上杜无双而已。
  
  “四妹妹,你莫要这样吧,其实这次一起出游,这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四妹妹知道的,这些日子来四妹妹和三妹妹的碰撞比较多,四妹妹便当这一次的出游,是让你们姐妹两人冰释前嫌吧,好好联系感情罢。”杜钰瑜也是装作大体的说。
  
  她自然不会说自己是准备把杜无双当作是替死鬼的,便是编做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
  
  “切,谁要与她联系感情了,你还嫌我受的苦还没够么?”杜无双说。
  
  她只是想想自己因为杜钰瑾受的苦,便觉着自己的脸上一阵的痒痛,更会想起那个蜂窝的事了。
  
  她就怕自己这回跟着一起出游了,还会遭到什么样子的苦。
  
  “无双,你二姐姐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大家也是同一屋檐下,这关系断然不能闹得这么僵,你便听你二姐姐的话,一起去南安寺,算是和她联系感情吧,那个也只是个蠢丫头而已,你说个什么,她都会相信的。”二夫人又说。
  
  虽然她也不怎么希望杜无双一起出游,只是老夫人昨儿便和自己说了很多话,这话里好像是在说他们也得好好讨好杜钰瑾,这以后的日子才能够好过一点。
  
  二夫人想了想,这话实在是有点道理。
  
  虽然她真的很不喜欢杜钰瑾,可是到底杜钰瑾是这里最正经八百的嫡女,又是国公府万千宠爱的表姑娘,如果自己真的得失了她,这受苦的,可不只是自己和杜无双一个了。
  
  听说那回儿,自己的无双的脸被钉得红钟,他们冲着杜钰瑾骂了几句,加上杜钰瑾再得了巫蛊后,二老爷在刑部的差事也不怎么好办了。
  
  好像就处处受到压迫,每一天回来也是板着脸。看上去便知道他的心情很不好的一般。
  
  虽然自己皂心里还是有很多的不甘,可是她现在只能为了眼前的利益处着想,只要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侯爷,她当上了侯夫人了,自己便不用再看着杜钰瑾的脸色了。
  
  杜无双听了二夫人的话,只是撅起了小嘴,没有再说话了。
  
  既然自己的娘亲都把话说到这儿份上了,自己还能说什么了?
  
  二夫人看到杜无双还是很不服气的模样,只是伸出来,揉了揉杜无双的小脑袋。
  
  “傻丫头。娘知道你不服气,不要这样吧,等你回来后,娘便差人去醉香居给你带点你最爱吃的核桃酥,好么?”二夫人道。
  
  “还多要一份羊奶糕!”杜无双又道。
  
  听着她都在讨价还价,这便代表杜无双是屈服了,于是二夫人便笑了笑。
  
  “好,只要你肯乖乖的,娘答应你便是了。”二夫人又笑着说。
  
  这是杜钰瑾才是悠悠的进了正屋,然后又朝着老夫人福了神。
  
  “祖母。对不起,因为夭夭还在准备去远安寺旳事,方是晚了这么多,让二姐姐和四妹妹这么等着,夭夭真的觉得很抱歉呢!”杜钰瑾笑着说。
  
  杜无双的心里虽然有怨,只是想到二夫人刚刚跟自己说的话,却只好生生的把要抱怨的话给吞回肚子里,然后走到杜钰瑾的跟前,又亲亲热热的拉住杜钰瑾的小手。
  
  “三姐姐这是什么话了,难得出游,这要准备的事一定是有很多了,而且四妹妹和二姐姐也没有等太久而已,对罢,二姐姐。”杜无双笑着道。
  
  杜钰瑾看到杜无双这个模样,却是有点儿不习惯,可是还是扯了扯嘴角,勉强的笑了一声。
  
  她原本还想抽出杜无双拉住自己的手,可是杜无双使的劲儿太大了,任是自己怎么用力,还是无法挣扎出来,杜钰瑾只好朝着她尴尬的笑了笑。
  
  至于杜钰瑜看到杜无双这个模样,也是笑了笑。
  
  她这么做便对了,她只要再假装再亲近一点,那么到了那个时候,国公府怪了下来,也不会怀疑到她们的头上的。
  
  看来,待回儿定是会有一出好戏要等着自己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