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64章——要回去了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64章——要回去了

“夭夭知道,外祖父的意思是,蝴蝶要经过挣扎才能展翅飞翔。外祖父让夭夭自己去报复,是因为夭夭才能够成长,毕竟深院大宅里,斗争是在所难免的事。夭夭能躲得了第一次,却不一定能躲过第二次的。”杜钰瑾道。
  
  其实她也没有想过要借助国公府的力量去报仇,因为她觉得自己上辈子在杜府上下受得苦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不是自己一步一步把人推到深渊里,她反而不会这么痛快。
  
  齐国公听见杜钰瑾的话,只是满意的点点头,又伸手揉了揉杜钰瑾的小脑袋。
  
  “哈哈哈,看来外祖父真的小看你了,咱们家的夭夭,果然已经长大了,而且还会想得这么透澈。”齐国公笑着说。
  
  这个丫头,好像是近些天来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想必她在杜府,一定是经历了些什么,才会让她改变自己的想法的。
  
  齐国公记得之前杜钰瑾都不愿意听到齐国公他们说杜府的一点不好的说话。让杜钰瑾好好的提防他们,这齐国公也是不怎么情愿,还会反驳齐国公的话。
  
  可是现在见着杜钰瑾会这么想,这不就代表杜钰瑾是真的长大了不少嘛。
  
  这是一件让他们欣慰的事儿。
  
  “可是爹,夭夭这不就很危险吧?咱们也不知晓这杜府的人还会做出什么的事儿来的。”夏氏说。
  
  管季倩不是齐国公心头那块肉么?怎么不会去帮她去报仇,倒是把这个重任交给杜钰瑾了?
  
  “没事的,我就不相信他们还会胡来,加上这回夭夭不是中了一次苗蛊毒么?就是宁王的一个婢女馨月把她给救回来的,这回宁王便说要把这个姑姑送给夭夭,这样就能好好的保护夭夭,夭夭也不会再中什么蛊毒了。”齐国公又说。
  
  杜钰瑾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原来以为馨月姑姑不过受了君奕灏所托来救自己这么一次而已,可是她真的没有想到,馨月这以后居然是要跟着自己了。
  
  这么说,自己在君奕灏的心目中的地位是不少吧。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愿意把自己的丫鬟送给旁的人的,而且又是一个这么能干的人!
  
  “可是,外祖父,夭箸还有一件事儿,希望外祖父能够帮忙的。”杜钰瑾又道。
  
  这个仇,本该是她亲自来报的,只是,她还有很多事儿想要知道,只是单凭的自己的力量,却还是没有办法去查出来,唯有国公府,也就是自己外祖父的家里,才能够一步一步的把这真相给扒出来。
  
  齐国公自然是知道杜钰瑾指的是什么,于是就朝着她笑了笑。
  
  “外祖父知道,夭夭是希望外祖父帮忙去查你爹娘死去的真相吧,放心吧,季倩是外祖父最疼爱的女儿,外祖父定是要把这个真相给挖出来的。”齐国公又笑着说。
  
  杜钰瑾也是点点头,算是应下了齐国公的话。
  
  夏氏和国公夫人见着杜钰瑾和齐国公都这么坚持,也没有再说话了。
  
  她们知道,齐国公也是很心疼杜钰瑾的,就是那边的人会做出伤害杜钰瑾的事,齐国公一定会马上挺身而出的。
  
  故他她们真的不用担心杜府会作什么妖去伤到夭夭。
  
  “那么夭夭打算什么时候回去了?”夏氏叹了一口气道。
  
  她还是很心疼杜钰瑾,她不过是个十三岁的丫头,却要担起这个为爹娘报仇的责任了。
  
  她是真的恨死杜府上下了,他们怎么可能把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逼到这个地步了?
  
  杜钰瑾歪着小脑袋。仔细的想了想。
  
  其实她是随时准备要“?复”,然后就回去了,她真的不想在等下去,她希望能够快点报复。
  
  她想、这马上要了他们的命,已经不足以填平自己心里的忿恨。
  
  她想,最好的复仇方法,就是一点一点的煎熬他们,让他们活在恐惧之中后,再一个一个的索命,这才才能浇灭自己心里的怒火。
  
  “其实我什么时候都可以啦,外祖父,您可以让人给我捎封信回杜府,便说我已经好过来了,明儿便回去罢。”
  
  齐国公听了杜钰瑾的话,也是点点头。
  
  “你自己一个人在杜府,要再小心一点,有什么事儿就跟钟嬷嬷说,钟嬷嬷一定会找到法子来帮你的。”齐国公说。
  
  ……
  
  至于杜府那边,只听到杜钰瑾居然到了齐国公府后,便是好过来了,也是让他们感到很惊讶。
  
  “哼,这丫头居然可以这般好运、这样都死不去。”杜无双却是有点不屑。
  
  这些日子来,她对杜钰瑾的忿恨已经是有增无减,她多番设计杜钰瑾,却无一次心木只有自己受苦,还好大夫的医术高明,自己的脸上没有留疤,不然自己真的后悔死了。
  
  杜钰瑜在一旁听见杜无双的话,却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即便她也是不怎么喜欢杜钰瑾,甚至恨不得要把她给撕成片儿,可是这回儿杜钰瑾芏她来说,还是有一点利用价值,又怎么可能马上要了她的命?
  
  难道她就不懂得为大局着想,难道她就只顾着眼前的这点痛快,而忘记了他们的最终目的么?
  
  反正那个死啼子早晚都要死了,那不妤多让她遭点难,再要了她的命,这不是最最痛快的事么?
  
  “无双,你可莫要胡说呢,免得人家又在怀疑是我们做好事。”二夫人又冷冷的说。
  
  她虽然是很讨厌杜钰瑾,可是她真的没有想过要了杜钰瑾的命,更不会做出这些歹毒的事,她最多只是会让她吃着小苦头而已。
  
  这可是杀,而且那还是杜钰瑾,是国公府上下最最疼爱的一个丫头,如果自己真的做了什么,伤到这个丫头,若是也们怪责起来,这遭难的不过是他们而已。
  
  “好了好了,还提这个怎么了。我不是没有说过是你们做的事么?这倒像是这个丫头得失了什么人,才会被人下蛊的。”老夫人又说。
  
  姨娘听见老夫人的话,也松了一口气。
  
  老夫人若是这么说,这就代表老夫人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意思了。
  
  “娘说的是。”姨娘笑了笑道。“还好国公府那边认识的人多,这回能找到一会知道巫蛊的人,便是那个丫头的命好了。”
  
  老夫人听了姨娘的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同意姨娘的话。
  
  只是二夫人见到老夫人这个满慿的模样,却让她更是不满。
  
  那不过是个姨娘而已,在礼节上。那有她说话的份儿?只偏生老夫人居然这般的听这个女人的话。二夫人都几乎以为这个姨娘是不是给老夫人灌了什么迷汤了!
  
  她们又说了些话,便听见外头门房捎来信息,说是杜钰瑾回来了。
  
  于是姨娘便马上搀扶着老夫人走出门外,而二夫人和杜无双,杜钰瑜等人也跟着一起走出去。
  
  杜钰瑾一下了马车,便看见杜府上下都来接自己了,便提着裙,走到老夫人的跟前。
  
  “祖母,夭夭好想您呀!”杜钰瑾笑着说。
  
  老夫人只是扯了扯嘴角,然后笑着的望着杜钰瑾。
  
  这时杜钰瑾的身后便跟着钟嬷嬷。惜春和馨月三人。
  
  馨月也为了掩饰自己是苗族女子的身份,换上了中原人的服饰。
  
  姨娘看着杜钰瑾带回来的人,却是皱起了眉头。
  
  怎么不见绣儿了?便是自从那日自己让绣儿动手后,她就再也没有收到绣儿的任何消息了,也不知晓绣儿现在怎么样了。
  
  “咦,这和惜春站在一起的婢女,好像有点生面的感觉,这是……”姨娘故意问道。
  
  馨月知道姨娘指的是自己,便走上前一步,朝着老夫人福了身。
  
  “老夫人,奴婢馨朋,原来是国公府的姑姑,现在是按着国公夫人的吩咐来侯府照顾姑娘的。”馨月道。
  
  这也是君奕灏吩嗵自己的事,他说馨月必需要社府掩饰自己是苗人的身份,才是换上了中原的衣服,又说自己是国公府来的。
  
  姨娘听了,只是一顿,接着又朝着杜钰瑾笑了笑。
  
  “那个叫绣儿的丫头呢?就是夭夭前些天在姨娘屋里要来的丫头。”姨娘又道。
  
  那明明是自己的丫头,怎么现在却不见了,还换了另一个看上去也是很不容易对付的人。
  
  而且这回要是没有了绣儿,又有谁会继续帮自己做事了?
  
  杜钰瑾的脸色一沉,然后失落的低着头,眼里也流露出一丝悲伤的神色。
  
  “绣儿死了。”杜钰瑾哽咽的说,她看上去楚楚可怜的,就像是真的为了绣儿的死而觉着十分悲伤一般。
  
  姨娘听见这个消息后,却是脸色一变,并有点不可置信的望着杜钰瑾。
  
  死了,怎么可能死了,这明明还好好的,怎么可能会突然没有了。
  
  “怎么回事?这去的时候不也是好好的么?”姨娘又追问道。
  
  如果杜钰瑾说的是真的话,要不就是绣儿真的死了,要不,就是杜钰瑾和国公府已经发现了……
  
  姨娘的心里感到万分不安。
  
  也不知晓那个绣儿有没有把自己给卖了。
  
  “她昨夜就突然病死了。”杜钰瑾垂着小脑袋说,然后又走到姨娘的跟前,抱住了姨娘,说:“姨娘,夭夭是真的很喜欢绣儿的,绣儿死了,夭夭真的很不开心。”
  
  说着,杜钰瑾真的挤出了一点眼泪来。就像是真的因为绣儿死去的事儿而觉着悲伤一般。
  
  姨娘的嘴角扯了扯,只是看到杜钰瑾的情况是这般激动,便真的相信了杜钰瑾的话。
  
  看样子,那个丫头是真的病死了,才没有来得及下手。
  
  只是,好端端的一个丫头,又怎么可能会病了?
  
  难道……
  
  她有点戒备的望向馨月,只是馨月之是低眉顺眼的站在原地,好像没有威惧自己的一般。
  
  她的面容清秀,也没有苗人的轮廓,便认为自己是想多了,便没有再说话。
  
  “夭夭,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这么悲伤了、你若是再缺丫头,便告诉姨娘罢,姨娘一定会给你安排一些聪明的丫头服侍你。”姨娘笑了笑道。
  
  杜钰瑾把头靠在姨娘的怀里,偷偷的冷笑一下。
  
  她才不会这么笨继续找姨娘要丫头!
  
  向姨娘要丫头,这不就是在找死吗?
  
  “夭夭知道了,不过现在有了馨月姑姑和惜春,这应该是足够了。”杜钰瑾又说。
  
  那些进不得屋的人不足为患,现在只要有馨月在,便知道自己的吃食,衣服有没有被下过手脚了。
  
  她想,这样已经是很足够了。
  
  姨娘听了杜钰瑾的话,只是笑了笑。
  
  即然杜钰瑾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必再操心了。
  
  只是她知道,自己以后要下手,却不是一件易事了。
  
  毕竟那馨月和钟嬷嬷看上去便不是这么容易的对付的人,他们看上去也是十分精明的。
  
  如此又怎么可能继续下手呢?
  
  “夭夭应该累了,你不如先回城到自己的屋里好好的歇息吧。”老夫人又笑着道。
  
  杜钰瑾听了老夫人的话,只是朝着她福了身,然后便带着馨月三人离去了。
  
  ……
  
  杜钰瑾等人回去以后,便望着馨月等人。
  
  “从今天开始,你们几个人现在也只能相信我一个,旁人的话,你们都不能相信。”杜钰瑾冷然的说。
  
  馨月看着杜钰瑾这个神色,只是一怔。
  
  她看上去就不像一个十三岁的姑娘一样,反而有种说不出来的成熟。
  
  只是想到杜钰瑾一个人在这里,不时有人给她放暗箭,这又觉得杜钰瑾的行为和表现是理所当然的事。
  
  毕竟杜钰瑾一个人在这里,一定会受到各种伤害,一定需要多番的算计。
  
  “姑娘,馨月知道了。”馨月说。
  
  王爷已经吩咐过自己,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和保护杜钰瑾,更是只能听她的吩咐,不能质疑她的话,如此,她就能没有理由去怀疑杜钰瑾。
  
  ……
  
  姨娘回到自己的屋里后,便气的把桌案上的东西给扫到地上。
  
  她没有想过杜钰瑾居然会这么好命,而那个绣儿居然这么巧的病死了!
  
  现在就是把杜钰瑾给杀死了,也无法抚平她心里的愤恨。
  
  “可恶!怎么这都没死的!”姨娘愤愤的说,她面容扭曲,狰狞至极。
  
  她没有想到自己酷居然斗不过一个十三岁的丫头,就是多番设计,她都可以逃过这写劫难。
  
  她知道,如果这个丫头死不去,那就是他们完蛋了。
  
  她为了杜钰瑜做了这么多东西,绝对不能因为这些小事儿被破坏的。
  
  只是这是杜钰瑜却走到姨娘的屋里,又刚巧的听见姨娘的话,便吓了一跳。
  
  “娘……”杜钰瑜抖着声线说。
  
  她真的没有想过自己母亲居然要对杜钰瑾下起毒手来了。
  
  明明前些日子。杜钰娘还跟自己说杜钰瑾是有点利用价值,得留住她的命的,可是这时却非要杀她不可,这当中是出现了什么样子蝶舞变数了?
  
  姨娘回头,便看到杜钰瑜站在外面,她的小脸苍白,好像因为刚刚姨娘的话而觉着惊讶一样。
  
  “瑜儿,你怎么来了?”姨娘勉强的笑了笑说。
  
  看样子杜钰瑜应该知道是自己要杀杜钰瑾的事了,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杜钰瑜只是慢慢的走到姨娘的跟前,然后拉住了姨娘的手。
  
  “娘。你刚刚说,是你要弄死杜钰瑾的,是吗?”杜钰瑜说,她抬眼望着姨娘,似乎是想要得到一个真实的答案一样。
  
  姨娘只是望着杜钰瑜,深吸了一口气。
  
  “瑜儿,娘这时为你好,这个杜钰瑾,一定不能留在这个世上了。”姨娘说。
  
  杜钰瑜却是不理解姨娘在说什么了,他们不是利用国公府的势力去帮她做皇后吗?如果杜钰瑾死了。自己又怎么可能做皇后了?
  
  “娘,您这……这是什么意思了……”杜钰瑜结结巴巴的说,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了!
  
  “瑜儿,娘想过了,你不要嫁给五皇子了,直接去当太子妃吧!虽然陛下也猜忌太子殿下,可是他在朝里的势力也是挺稳的,只要无风无浪,他是能当上那个位子的。”姨娘说。
  
  姨娘的话,却让杜钰瑜大吃一惊,明明他们之前的计划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为什么……
  
  而且他们现在说要自己嫁给太子了,那么她和君雨晟怎么办了?
  
  她对君雨晟,并不是利用而是真的有情的,如果现在让她嫁给旁人了,她是真的不会高兴的。
  
  “娘,我不同意,我是不会嫁给太子的!我心里就只有五皇子一个……”杜钰瑜说,她没有可能就这样放弃了自己对君雨晟的感情的。
  
  姨娘听见了杜钰瑜的话,只是用了责难的眼神望向杜钰瑜,就好像再说杜钰瑜的不懂事一样。
  
  “瑜儿,一切以大局为重,,你要当上皇后,就只能这么做了。”姨娘又道。
  
  “那你可以跟瑜儿说,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了!”杜钰瑜哽咽说,这明明都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让她放弃对君雨晟的感情了?
  
  她和君雨晟在这段日子来,已经是有了深切的感情了,也不是现在说要放弃就放弃的。
  
  “你没有看见吗,那个丫头,在那次落水后已经变了好多,你说说她还能配合我们吗?你看看?这五皇子来了后,她有见过一面吗?”姨娘又说。
  
  她这个可是大实话了,这些日子来,君雨晟也没少讨好杜钰瑾,可是杜钰瑾又有理睬过吗?
  
  如果杜钰瑾真的没有嫁给君雨晟,这又是否能够帮到他们了?
  
  “瑜儿,她这些日子真的变了好多,实在是有太多的变数了,现在的杜钰瑾,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没有利用价值了,那不如咱们早点除去她,再为你谋了后路,这样才是对你最好的。”姨娘语重心长的说。
  
  她做了这么多东西,不就是为了杜钰瑜吗?
  
  杜钰瑜听着,只是垂着小脑袋,紧紧的抿着嘴,久久都不能说出一句话来。
  
  到头来,她还是不舍得的。
  
  “瑜儿,娘知道你不能割舍,可是在这个节骨眼儿,怎么就只能这样做了。”姨娘又说她知道杜钰瑜的心情,其实自己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她和二老爷,也是因为大局,而分开了虽然她现在只是一个姨娘,可是她的儿子,将来就是侯爷了。也算不得有什么委屈。
  
  杜钰瑜只是低着头,没有再说话了,毕竟婚嫁的是,也是父爹娘给安排的,就是爹娘不同意,自己和君雨晟的感情有多好也好,也是没能嫁给他的。
  
  ……
  
  杜钰瑾今儿的心情极好,她看到姨娘好像是气极了,却又说不出一句话来,还要关心自己一番,这会儿她肯定是在想着要怎么算计自己了。
  
  只是这个女人的心机极重,自己断不能这样鲁莽。面对这些女人,她要一步步的算计,这样才不会被发现,而且更能让他们痛苦!
  
  这时,杜钰瑜便从姨娘的屋里出来,来到杜钰瑾的屋里了。
  
  刚刚和姨娘聊过,自己的心情却是不怎么样,可是想到杜钰瑾回来了,自己和她疏远好像不太好,于是也来了杜钰瑾的屋里。好生的问候了一番。
  
  “三妹妹,二姐姐看见没事了,便放心的多了,那会儿二姐姐是真的很担心你呢。”杜钰瑜亲亲热热的拉住了杜钰瑾的小手说。
  
  杜钰瑾看到杜钰瑜突然这样亲热的对待自己,却是让她觉得有点不习惯。
  
  “二姐姐有心了,夭夭已经好过来了,也多亏了王爷哥哥认识一个人,才会知道夭夭发生了什么一回事,不然夭夭肯定是一命呜呼了。”杜钰瑾笑着说。
  
  她看着杜钰瑜这个模样,似乎是不知道这是姨娘做的事。不过她想,杜钰瑜这个模样也有可能是装的,于是也是笑了笑。
  
  “嗯,那你没事就好了,这会是真的要谢谢老天爷眷顾,夭夭才能逃过这一劫。”
  
  她想,如果不是真的老天爷眷顾她,她真的不会这么好命,一次又一次的逃过劫难。
  
  姨娘说过要除去杜钰瑾,只是这个丫头这么好命,真的能够把她给搞死吗?
  
  “是吗?夭夭还以为,是爹娘在天有灵,帮助夭夭逃过这劫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