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63章——蝴蝶破茧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63章——蝴蝶破茧

国公府旳一众主子已经睡下了,便只剩下一些值夜的下人守着自家主子的门口。
  
  绣儿也从浣洗房走出来。
  
  她今儿办的差也是十分简单的,而且一直都近不得杜钰瑾的身,先是洒扫,接着又要在浣洗房里帮忙晾衣物和整理衣,直到现在,她才是有机会可以歇歇。
  
  绣儿一直走在路上,并一直摸着袖袋里那件物事,那惴惴不安的心情快要让她透不过气来。
  
  其实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夺了杜钰瑾的命,只是姨娘不断要挟自己,她才不得不做这样的事儿。
  
  她准备走近屋子的时候,便见着惜春捧着香茶,并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绣儿知道惜春这回儿想要做什么,便被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准备走到惜春的跟前。
  
  “惜春,今儿你值夜呀?”绣儿道。
  
  只见她眨巴着自己的大眼望向惜春,就像一个十分天真的小姑娘一般。
  
  惜春也瞥了绣儿一眼,心里只冷笑一声。
  
  如果她不知道绣儿想要做什么,她可能真会相信绣儿的,只是当她知道,绣儿居然是那个替姨娘下蛊毒的人,她便对这个丫头寒了心。
  
  她亲眼看到的。是杜钰瑾一直以来都待绣儿很好,更不会因为绣儿曾经是姨娘屋里的人去猜忌她,甚至又会让绣儿进到她的屋里去。
  
  其实杜钰瑾待绣儿已经很好了,就没想到,这个绣儿居然把狼心当狗肺,做出这样的事。
  
  “是的,钟嬷嬷今儿一天都忙活着,需要先歇着,我便值夜罢,反正姑娘这回儿也是闹够了,睡下了,我去看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惜春笑着道。
  
  绣儿只是“喔”了一声,然后点点头。
  
  接着她便指着惜春手上捧着的的茶。
  
  “这是什么茶?这样嗅起来好像挺香的。”绣儿问道。
  
  惜春低头,望着自己手上的那茶,然后朝着绣儿笑了笑。
  
  “这是钟嬷嬷给我的,毕竟长夜漫漫,没有一点东西进嘴里,也是挺困的。”惜春笑着道。
  
  这时,绣儿便点了点绣儿的衣裙,“咦”了一声。
  
  “惜春,你这衣服上面的带子松了,用不用先弄弄了?”绣儿又道。
  
  惜春低头,果然看到自己的衣带真的松了下来,这当有点失了体面,便把手上的茶送到绣儿的手上,然后转过身来,并把衣带给系好。
  
  绣儿只也乘着惜春没有留意那壶茶的时候,偷偷的把那药粉给投在茶里。
  
  这时,惜春也是刚好系了衣带,又接过了手上的盘上。
  
  “好了,真的谢谢你啦,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我也不知道有这回事,若是被人见着了,这便丢人了。”惜春笑着说,便像是真的在多谢绣儿的一般。“那我先去值夜了,绣儿你也先回歇着罢,你今儿忙活了一整天,恐怕是累着了。”
  
  话毕,惜春便走开了。
  
  而绣儿只是直勾勾的望着惜春的背影渐渐离去,并在黑夜里渐渐消息。
  
  “惜春,姑娘,对不住了。我是逼不得已的。”绣儿的眸光闪了闪,并用那低不可闻的声音说着。
  
  话毕,她便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并跟着惜春的背后走着。
  
  ……
  
  当绣儿到了杜钰瑾的屋里时,惜春居然已经睡下了。
  
  绣儿从来没有想过姨娘给自己的药粉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这不消一回儿,便让人昏昏欲睡,再过一阵子,便是沉沉的睡着了。
  
  绣儿只是望了惜春一眼,又试探的低喊了几声。
  
  只是惜春好像真的睡得很沉,任是绣儿怎么喊,都还是没有喊醒。
  
  绣儿知道,这对她来说是个大好机会,于是悄悄的进了屋,并轻轻的打了帘子,走到杜钰瑾歇下的床榻去了。
  
  杜钰瑾的小脸苍白,而且即便是睡下了,却还是眉头深锁的,好像是在做噩梦的一般。
  
  “姑娘,对不住了,绣儿想不到任何方法,便只能这般做了。”绣儿低声道。
  
  接着绣儿便拿了一把匕首,准备要塞到杜钰瑾的手里去。
  
  只是她才是刚刚亮出匕首,杜钰瑾便睁开了双眼,望向绣儿。
  
  绣儿一惊,便准备要把匕首给收回来,只是自己这回儿好像有点儿来不及了,她只觉着手背有点刺痛,那匕首便落在地上。
  
  绣儿拧头一看,便见钟嬷嬷站在自己的身后,而她再望一下自己的脚边,除了那匕首外,在自己脚边的不远处,还有一块小石子。
  
  绣儿知道,刚刚应该是钟嬷嬷把石子打在自己的手背上,才会让自己的松了手。
  
  “钟……钟嬷嬷,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了。”绣儿好像十分好奇一般。
  
  刚刚惜春不是说了,钟嬷嬷忙活了一天,需要好好的歇着么?怎么现在又……
  
  只是钟嬷嬷冷着脸的看着自己,这让绣儿不敢再望着她,只好低着头。
  
  她想,自己刚刚要做的一切,定是让钟嬷嬷瞧见了。
  
  只是自己这回又要怎么解释?她在深夜拿着匕首进到杜钰瑾的屋里,任谁都能猜出自己想要做什么罢。
  
  这时,杜钰瑾已经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她的脸上带着笑意,全然没有今儿伐下午那种疯狂的模样来。
  
  “绣儿、你这是要做什么了?”钟钰瑾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只是这笑意不是以往那种很温柔,很柔和的,倒是有一种教人惧怕的笑意。
  
  她……她不是一直“病”着么?怎讨这回儿却好了起来啦?
  
  “姑……姑娘……”绣儿羞得只好低着头,没敢说话。
  
  都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了,她还能说什么去掩饰了?她又想到那在外头值夜的惜春。想必、惜春刚刚也是假寝着,她杳本就没有喝上那一杯香茶。
  
  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圈套!
  
  绣儿吓得跪在地方,这一时半回里。居然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说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杜钰瑾冷然的问。
  
  她原来都以为绣儿会在有一点恻隐之心,怎知道她居然是真的做出了这样的事儿来,这真真让她觉着心寒。
  
  她知道,绣儿定是受了人的指使、才会做出这些事儿来。
  
  “姑娘,绣儿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的……”绣儿重覆的说着。
  
  她真的不想这么做的、毕竟这些日子来明杜钰瑾待自己也不是一般的好,而自己居然……
  
  “逼不得已?是姨娘让你做的吧?”杜钰瑾挑了挑眉毛,望着绣儿道。“说吧,她到底是怎么要挟你,才会让你这么逼不得意了?”
  
  绣儿大惊。又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向杜钰瑾。
  
  她……她居然知道了?
  
  这怎么回事了?
  
  “其实是你下的蛊毒罢?她这么做,便是要除去我的性命,是么?”杜钰瑾紧紧进逼,似是真的要从绣儿里听到答案一般。
  
  绣儿只是低着头,没敢说话。
  
  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了,她还能说什么?
  
  如果杜钰瑾真的有心要去设计自己了,她定然是发现自己下的蛊罢。
  
  “姑娘,绣儿……也一样中了姨娘的蛊毒,这隔一段日子,便会服一一些可以抒缓的蛊毒的解药,只若是绣儿不服药。便会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绣儿又说道。
  
  她的体内,的确是有一种巫蛊,必需靠着姨娘去解毒。
  
  “她为什么要让你下蛊了?”杜钰瑾又问道。
  
  一个姨娘,又有什么理由要向一个普通的丫头下蛊了、杜钰瑾想,这事儿的背后肯定是有什么原因。比方说,绣儿也知道了姨娘的什么秘密?
  
  “因为……因为绣儿知道,大老爷和夫人的死,也是和姨娘有关的。”绣儿道。
  
  她很记得那一天,她准备要办差的时候,便听着外面的怪声,于是她便摄手摄脚的走过去看。
  
  却听见姨娘和二老爷,老人人在讨着什么话儿一般。
  
  这话语间好像是说着什么要动手了之类的说话。
  
  而第二日,杜钰瑾爹娘便是没有了,就连着绣儿的爹娘,也是跟着没有了。
  
  绣儿那时在想,这两件事肯定有关连,于是便要去给姨娘报服。
  
  可是她一个小丫头,却是没斗得过姨娘,还被姨娘下了蛊毒,并逼她在自己的屋里办事。
  
  其实她办的事,心是简单的很,便只是一直的观察杜钰瑾便是了。
  
  而在杜钰瑾落水后的那天,姨娘便跟自己说,让自己想法子进了杜钰瑾的屋里办事,于是绣儿便带着几个嬷嬷,合演了自己被欺负的一出戏来。
  
  接下来的事,绣儿也没有再说下去了。
  
  因为她人右道、杜钰瑾已经十分明白是什么一回事。
  
  “所以说,你是处心积虑的要接近我,纪实那一天晚上你呗其他人欺负了,也是假的么?”杜钰瑾问道,她只是觉着有点儿屋里,他真的没有想过这绣儿看上去虽然无害,却是能够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杜钰瑾的脸色苍白,心里也是失望极了。
  
  她原以为自己重活一遍,肯定是精明了不少,天知道她也差点栽在这个丫头的手上了。
  
  她想,如果自己没有那么幸运,那姨娘谋算的一切,便可真的真成了。
  
  绣儿没敢说话,只是点点头、便算是应下了杜钰瑾的话。
  
  那么说,姨娘早便打算让绣儿进到自己的屋里。
  
  这样解说的话,便是在说姨娘在第二天说自己这么任性,又说要把绣儿给接去自己的屋里的事儿,这通通都是假的。这不过是要让杜钰瑾入局而已。
  
  “好,好一个绣儿,你应该还记得,我在把你带进屋里时,我曾经说过什么话么?”杜钰瑾又说。
  
  这背叛她的人,她是让让她活得比死更为难受。
  
  绣儿不住的朝着杜钰瑾叩头,似乎是在恳求着杜钰瑾的原谅似的。她知道,自己做的这一切是错得太离谱了!
  
  这一直以来杜钰瑾对自己也不错,甚至待于也和一直跟着她的惜春看齐,而她居然利用了杜钰瑾的善心和信任,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她想,自己是一个多么多良心的人,才会做出这样的事了?
  
  “姑娘,绣儿自知有罪,只是姑娘可以开恩,不要把绣儿赶回去么?绣儿这回成不了事,姨娘一定会扒了绣儿的皮的、”绣儿又说道。
  
  杜钰瑾只是垂下眸子,望着这个看上去真的很可怜的丫头。
  
  她的确是个可怜的丫头,也只是被逼的要去伤害自己,可是,杜钰瑾又怎么可能让这样的一个丫头留在自己的身边了?她能背叛自己一次,那一定能够有第二次,第三次……
  
  她不敢把这人留在自己的身边了。
  
  “你……你便走吧,离开景都去得远远的,本姑娘以后再也不愿意见着你了。”杜钰瑾无力的说,然后便示意让钟嬷嬷把绣儿给架走了。
  
  只是绣儿却不住的挣扎着,有匍匐到杜钰瑾的跟前,抱住了她的小腿。
  
  她不能离开,她的身上,还有蛊毒,如果……自己还没有解除蛊毒便离开了,那自己定是生不如死,甚至可能会真死去的。
  
  她还不想死呀。
  
  “不,不要,姑娘,绣儿求求您了,您不要把绣儿赶跑,绣儿答应您,幺低定是会姑娘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绣儿大喊着。
  
  杜钰瑾也没有因为绣儿说的话而有所动摇,她的脸上也不见一丝波澜,好像是没有把绣儿的话听在耳里似的。
  
  “生不如死……这便当作是你背叛我的惩罚呗,我要让你记住你做过的错事!我差人把你送离景都、这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恩惠,你若是不同意,我是可以马上杀了你!背叛我的人,是绝对没可能苟活在世间的,你知道、马嬷嬷的后果,是罢?”杜钰瑾又问道。
  
  绣儿是记得马嬷嬷的,便是奶大了杜钰瑾的嬷嬷,她那一天只是要破坏杜钰瑾要参加宫宴的衣服而已,便被扔到柴房里,而且那柴房还有不少蛇虫鼠蚁,让她痛了一整夜,加上那夜冷的要命,便伤了底子,直到现在还是没能好起来。
  
  绣儿只是低着头,没敢说话。
  
  她知道,自己还能留住小命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我便给你一份银三事儿,这便当作是我对你最大的恩惠了。”杜钰瑾又道,接着她又望向钟嬷嬷,“钟嬷嬷,你便给我把她带走吧,我不想要见到她了。”
  
  话毕,钟嬷嬷便把绣儿给架走了。
  
  她把绣儿给扔屋外,然后又冷漠的撇了她一眼。
  
  “惜春,你春我看着这个丫头把东西给收拾好了。我这便差人去把她给送景都都。”惜春应下了后,便按着钟嬷嬷的话去办了。
  
  她回过头来,看着这一脸心不在焉的绣儿,只是叹了一口气。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闭呢?
  
  “你这便是自讨苦吃,姑娘待你、便是很不俗了。”惜春又说。
  
  只是绣儿默不作声,只是低着头,紧紧的抿着唇。
  
  未几,绣儿已经把自己的细软给收拾好了,并准备跟着钟嬷嬷安排的人走出府门时,她只觉着自己的后颈被人打了一下。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是昏到了。
  
  只见钟嬷嬷冷冷的望着绣儿,随后又望着这几个下人。
  
  “乱棍打死,然后给扔到乱葬岗去吧,这些背叛姑娘的丫头,没有资格活在世间上。”钟嬷嬷说。
  
  她想,便是杜钰瑾心慈,才会留了她的命,刚刚自己便没有跟杜钰瑾说些什么,只是按着杜钰瑾的话去办,把她给送走了。只是这回杜钰瑾没见着,自己便能动手,把这个叛主的货给杀了。
  
  下人们应下了后,便把绣儿给架走了。
  
  却说姨娘,她原来还在屋里等着绣儿给自己传来的消熄,只是这绣儿居然迟迟都没有来,这也让她的心里觉着万分不安。
  
  绣儿是真的出了事儿,还是已经暴露了?甚至,她根本没有按着自己的话去办?
  
  她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袖,然后咬着牙,一脸的不忿。
  
  她养了这么久的一条狗,居然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便破坏了笕的一切,任谁都会觉着不服气的。
  
  ……
  
  早上,杜钰瑾便和国公夫人和夏氏说着绣儿的事。
  
  当她们知道居然有这么一回事儿发生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
  
  如此说,管季倩和定安侯,便是被杜府的人给杀了。
  
  这老夫人还真的够狠心的,虽然她只是定安侯的庶门,是后来才被扶正的,但是定安侯这些年来也是尽着孝心,好生的照顾着老夫人,而她……居然是要亲手杀了他?
  
  而管季倩便是那个更无辜的人,她在自己最好的年华,便被杀死了。
  
  国公夫人最是疼爱管季倩了,如今她知道了管季倩的死是和杜府有关系时,便教她心疼不已。
  
  “不行,夭夭,你不要再回到侯府了,若是夭夭一直留在侯府,这回就只是中了蛊毒,可不知道下回又要遭什么罪了。”夏氏道。
  
  她心疼杜钰瑾、这不过是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而已,却已经要承受这么多的痛苦,又要承受孤独。
  
  她不想再看到杜钰瑾受到任何痛苦了,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把杜钰瑾带回国公府住,这样才能够好好的保护她。
  
  只是杜钰瑾却不是这么认为,当她知道真相后,便是让她对杜府的恨意更深了。
  
  她上辈子就因为杜府人的,吃了不少的苦头,这辈子,又让她知道杜府上下是自己的杀父母的仇人。
  
  她必须报仇,要一个又一个的,让她们落入痛苦的炼狱当中,尝尝被折磨的感觉……
  
  “不,舅母,夭夭要回去!”杜钰瑾又坚定无比的说。
  
  她知道,如果自己是回到国公府里,自己的确是不会再遭到什么害了,可是,她真的没有打算这么轻易便放过杜府一家。
  
  血倩血偿,她是不会让他们好受的。
  
  夏氏一怔,却是不堙解杜钰瑾的决定。
  
  如果杜钰瑾要回去的话的,这不就要继续遭害么?这姨娘,这杜府的人,统统都是恨不得让她死去的!
  
  “夭夭,你去罢,外祖父支持你!”齐国公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众人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便见到齐国公进到屋里了。
  
  夏氏似乎不相信国公居然会同意杜钰瑾的决定,便是望着齐国公,似乎是想知道这是什么一回事一般。
  
  “夭夭,你知道么?其实外祖父在很小的时候,曾经做了一件事,直到一垷在,外祖父还是有点后悔的。”
  
  说着,齐国公便忆起了那时做过的事。
  
  “那时,外祖父在玩儿的时候,找到一条正要结茧的毛毛虫,我看着很是喜欢,于是便带着毛毛虫连着枝叶捧了回府里,我每天都看着这毛毛虫的变化,看着他结茧、成蛹,我更想像着,它会有朝一日便花成彩蝶,在我的屋里翩然起舞。”
  
  “过了一段日子,我居然是真的看到了那茧上开始出现一个小小的破口,我真的高兴极了。因为我知道,那个毛毛虫,终于是要破茧成蝶,于是我就很期待的看着这个破口,等待着这蝴蝶跑出来,只是,我一直都只是看到幼蝶一直在这破口里挣扎,一直出不来。、我的心里很是紧张,担心这蝴蝶会不会一直留在这里面,于是我便拿了一把剪刀,以临渊履冰的心情。把那茧剪开了。”
  
  杜钰瑾只是垂着小脑袋,一直听着齐国公这个故事。
  
  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外祖父也会做过一件让他后悔的事儿的。
  
  “可是,当我以为自己真的帮了那只蝴蝶的时候,却发现这只蝴蝶没有像我的想像一起,自由自在的飞翔,这只蝴蝶,居然是不能飞的。它那双翅膀,居然使不上一点力气、只能架在过度臃肿的身体上,一点儿也发挥不了应有的功能……”
  
  他那时明明是想要帮了那双蝴蝶,却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是害了这只蝴蝶,并让这蝴蝶因为不能飞,而失去了本该有的求生能力,活活的饿死了。
  
  他想起那回儿的自己,也一样的觉着自己很傻,本来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本来以为自己只是救了这只蝴蝶。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才是那杀了这蝴蝶的真凶!
  
  “夭夭,外祖父说了这么多,你懂得外祖父说的是什么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