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61章——神秘丹药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61章——神秘丹药

晨光乍现,杜钰瑾只觉着自己全身的力气好像要被抽光一样,便是连睁开眼皮对她来说,也是一件极度困难的事儿。
  
  她稍微动了动自己的指头。
  
  咦,好像没有原来的那么不舒服了,她也听不见那些咒骂着自己的声音了。
  
  一切,好像已经恢复正常了。
  
  这回儿发生的事,难道只是一场梦?不但是那些咒骂着自己的人,便是连君奕灏来安慰自己的事,也不过是一场梦?杜钰瑾尝试睁开自己的双眼。
  
  也许是因为睡了许久的关系,她起初是有一点点的不习惯,便用手背挡住了部份光线,然后等到她习惯了,便挪开了手背,然后睬开双眼来。
  
  眼前的一切没有变过,她现在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
  
  看来她刚刚想到的事儿是没有错的,方才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她伸出小指头,轻轻的碰了自己的嘴唇一下,在梦里。君奕灏好像吻了自己的嘴唇。
  
  虽然说是是做梦,可是杜钰瑾却觉着那种感觉十分真实,就好像是君奕灏真的吻了自己一般。杜钰瑾就这样想着想着,双颊居然是不争气的红得可以滴出血来了。
  
  王爷哥哥才不会做出那些事儿呢!
  
  都说他是个冷漠的,又怎的可能会主动吻自己了?这一定只是自己的梦而已。
  
  原本在屋外的钟嬷嬷听见屋里头有了动静,便打了帘子进了屋。她捧着盆子,应该是准备给杜钰瑾净面更衣的。当她看到杜钰瑾已经醒了过来,想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时,便快步的走上前。
  
  她先把水盆给搁在桌上,然后便走到杜钰瑾的床边,轻轻的把她给扶起来。
  
  “姑娘,您睡了一天了,这才刚刚醒过来,让老奴先扶您罢。”钟嬷嬷说。
  
  虽然说杜钰瑾还是需要多多休息,可是这躺得太久了也不是太好,故钟嬷嬷还是先让杜钰瑾半倚在床榻,好让她舒服一点。
  
  杜钰瑾只是眨巴着自己的双眼,好像不知道钟嬷嬷在说什么一般,她怎么会说自己躺了一天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她歪了歪小脑袋,似乎在很努力的回想着刚刚所发生的事儿。
  
  只是自己却是什么都记不记来。她只是记得自己的四周有人指骂自己,便是连一直疼爱自己外祖父他们,也是说对自己觉着失望。可是在自己睡去的期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杜钰瑾却没有印象了。
  
  钟嬷嬷瞧见杜钰垭这个模样,便知道杜钰瑾的心里定是有疑惑,便笑了笑,然后揉了揉杜钰瑾的了脑袋。
  
  “不用想了,都没事儿了,姑娘,这儿有一颗丹药,您先服下吧,待回儿老奴再跟姑娘说这发生了什么事。”钟嬷嬷本本还想隐暪这事,只是当他想到这绣儿有问题后,钟嬷嬷便不想再拖下去了。
  
  毕竟杜钰瑾是这屋里的主子,她是有权力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的。
  
  杜钰瑾听了钟嬷嬷的话,只是点点头,然后接过钟嬷嬷递上的丹药,并咕噜咕噜的把它给服下了。
  
  只是但这颗丹药的味道却是有点熟悉,杜钰瑾总觉得好像曾经尝过一般。而且也带着一点儿的腥味儿,这便让杜钰瑾更觉奇怪。
  
  她自然是记得自己在梦里,君奕灏也是用嘴巴,把这颗丹药给渡到自己的嘴里,也是那个时候,他吻了自己……因此,她便更觉着这阵子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
  
  “好了,钟嬷嬷,你可以告诉我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了罢。”
  
  只是杜钰瑾的话音刚落,钟嬷嬷便展现出一丝凝重的神色。
  
  杜钰瑾看到她这个模样,便知道钟嬷嬷现在一定是在跟自己说一切很重要,很严肃的事儿了,于是她也收起了笑意,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望着钟嬷嬷,并等着钟嬷嬷说话。
  
  钟嬷嬷看到杜钰瑾好像已经预备好自己的心情了,便吸了一口气。
  
  “让老奴先带一个人来罢,相必,那个人应该能把话说得更是清楚。”钟嬷嬷又说。
  
  杜銍瑾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钟嬷嬷的话,而钟嬷嬷也知道自己得着允许了,便走出屋外,过了没多久,就打了帘子进来了。
  
  只是这会儿她不是独个儿走进屋里的,在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身穿苗疆衣服的女子,她身上那套衣服用了七彩的丝线绣了奇特的图案,她脚踏羊皮靴子,而头上也带着苗**有的头饰。
  
  这女子看上了约莫三四十左右,杜钰瑾掰了掰指头,这便是和自己的娘亲于丽太妃差不多年纪了。
  
  “钟嬷嬷,这是……”杜钰瑾的心里觉着十分疑惑,为什么钟嬷嬷要带着一个苗疆的女子去跟自己解释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是馨月,是宁王府的婢女。”钟嬷嬷说,然后就望着那个叫馨月的女子,“馨月姑姑,你现在可以说了。”
  
  这是宁王府的人,不就是君奕灏的婢女么?
  
  杜钰瑾听了这番话,内心的疑惑却是有增无减了。怎么一个宁王府的婢女,便能够把话说得清楚了?而且那还是一个外族的女子!
  
  她只是望着馨月,便见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好像是没有要伤害别人的意思,加上她本是君奕灏的婢女,君奕灏也是没有理由会伤害自己的,便也朝着她笑了笑。
  
  “你是馨月姑姑吧,这是怎么回事了,你可以好好的跟我说说么?”杜钰瑾笑着说。
  
  她是真真的想搞清楚是什么一回事,她也不希望所有的事儿都蒙在鼓里了。
  
  馨月只是朝着杜钰瑾微微的福了福身,然后走到杜钰瑾的跟前来。
  
  “姑娘该是忘了昨儿发生的事儿了,。这也难怪,这种迷心蛊被解除以后,便只会觉着那回儿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而已。”馨月又道。
  
  杜钰瑾听了馨月的话,也是怔了怔,然后睁着自己的杏眼,用不可置信的目光望向钟嬷嬷。
  
  钟嬷嬷也是朝着杜钰瑾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她的话。
  
  如果这馨月说的话属实,这便代表刚刚这一切,确实不是一个梦……想到刚刚那些人都向自己讨命。杜钰瑾便觉着心里凉透了。
  
  不可能的,外祖父待她如珠如宝,这不会突然的指责她的不是的。
  
  只是刚刚杜钰瑾好像又听见迷心蛊,这又是什么东西了?
  
  “是一种会致幻的蛊术。”馨月解释道。
  
  所以说,自己刚刚看到的一切,不过是迷心蛊的效果而已。
  
  外祖父他们没有欺她负她,刚刚自己所以到的一切,也只是迷心蛊作的妖而已。
  
  只是,杜钰瑾心又觉着十分奇怪,怎么这突然便着了迷心蛊了?
  
  “姑娘。老奴有个事儿想问下姑娘的,便是……姑娘前儿晚上,可有用过茶?”钟嬷嬷问道。
  
  杜钰瑾歪了歪小脑袋,然后努力的回想着前天晚上的事儿。
  
  她却实是用过茶,这是绣儿送来的。
  
  杜钰瑾原来并不喜品茶,只是昨儿准备要睡下的时候,却绣儿却给自己送来一盏茶,说是有安神的作用,杜钰瑾没有细想,加上那回儿也是有点口渴,便把那盏茶给喝下了才睡觉。
  
  然而,她第二天便出事了。
  
  “馨月,那茶……有问题么?”杜钰瑾知道馨月知道一切,便直接问她。
  
  她想到绣儿原来便是姨娘屋里的人,就是自己那回儿发了善心,把她给收下来了,而且还为了她去威胁姨娘,如果这盏茶真是有什么问题的话,这便让杜钰瑾对绣儿这个丫头失望极了。
  
  她不惜一切去救她,还没有因为她是姨娘屋里的人而怀疑她,她居然真的背叛了自己!
  
  馨月听了杜钰瑾的话,只是一怔,可还是点点头,算是应下了杜钰瑾的话。
  
  虽然她知道杜钰瑾知道这个事实后,一定会感到十分难受,只是,这到底是事实,加上他们这回若是放过绣儿,这不过是在自己的屋里养狠而已,那不如让杜钰瑾知道真相,再让杜钰瑾自行去处置那个丫头罢。
  
  “茶只是一个引子,其实问题,便是姑娘屋里的那些花,在苗疆里,越是美艳的东西,便是越危险,这花会散发出一些气味,本来也只是会作噩梦而已,而重点还是那一杯茶,只要这两件东西合起来了。便是一种蛊了。”馨月又道。
  
  杜钰瑾只是垂下眼眸,嘴角露出一丝轻笑。
  
  如果像馨月这么说,这便是跟自己说,绣儿其实是处心积虑的要伤自己么?只要等到合适的时机,便下手了!
  
  好一个绣儿呀,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十五六的小丫头,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去这样算计自己。不!这不是绣儿的决定!恐怕是绣儿的背后,还有一个主子。
  
  杜钰瑾想了想,便想到了一个可能了!
  
  姨娘!
  
  想必、这是姨娘做的好事,绣儿曾经是姨娘屋里的人,如果说是姨娘要加害杜钰瑾,便去差使绣儿给自己下了蛊毒,这好像又能说得通了!
  
  真没想到,她刚刚收下绣儿的那回儿还跟绣儿说,让她不要背叛自己,不想她最后真背了自己。
  
  只是前辈子,姨娘一直都因为她还有点儿利用价值,便没有去伤她,这回儿却……难不成这当中出了什么问题么?
  
  这回杜钰瑾又想起来,那天自己听见姨娘和二叔叔的事儿后,在逃跑回到自己的屋里时,便发现自己掉了一只耳坠,只是那时杜钰瑾不知道屋外的情况如何,便没有去执拾了,再后来便是因为一断去试探姨娘,就没有再去想找耳坠的事。
  
  这回儿自己又中了巫蛊了,而且还极有可能是姨娘做的好事,如果说是杜钰瑾撞破了姨娘和二叔的私情,好像是说得过去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杜钰瑾便觉着自己决不能这么快就好起来了。
  
  她想,自己是有必要要给姨娘一个惊喜,然后再……
  
  “馨月姑姑,这回真的谢谢你了,是你救了我一命的。”杜钰瑾又朝着馨月笑了笑。
  
  这馨月虽然是苗疆子女,很多人,包括杜钰瑾自己都以为苗疆女子都是狠毒无情的,不过她瞧见馨月这个模样,却是没觉着这回事了,至少现在,馨月便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
  
  “这也是宁王爷吩咐的而已。”馨月道。
  
  她原便是王府里的脾女,王爷有所吩咐,她是不得不跟着去办。加上上她也是不忍心看着一个小小旳姑娘承受这狠毒无比的巫蛊所催残,便去帮上忙了。
  
  杜钰瑾一听见君奕灏的名号,便笑了笑。原来又是他救了自己。
  
  他虽然是个榆木脑袋,而且看上去好像很冷淡的,只是他总是在自己有危险和有需要的时候帮了自己一把,如果说他对自己的事并没有上心,这好像又说不过去了。
  
  “对了,馨月姑姑,这丹药的味道有点怪怪的,这又是什么一回事了?”杜钰瑾又问。
  
  她刚刚把丹药服下时,却尝到药里好像有一点儿的腥味,就好像是在喝血的一般。
  
  馨月低着头,没敢说话。
  
  君奕灏吩咐过自己,绝对不能让杜钰瑾知道这药是怎么来的,只是这回杜钰瑾居然想到这个问题来,这让她怎么回答了?
  
  “主要是用了苗疆地带白蛇的蛇胆晒干研成的。”馨月说。
  
  这蛇胆是一回事,只是这当中,还有一种很重要的药引,只是君奕灏不愿意让旁的人知道而已。
  
  杜钰瑾想。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丹药里有腥味儿,好像又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哎,算了,不想了,反正自己现在就好好的,还想着这事儿总是不太好了。加上她现在可是要清理门户,斩妖除魔,好像是没有这个必要再想这么多的。
  
  “对了,钟嬷嬷。我好过来的事儿,绝对不能让杜府上下的人知道,我有一个想法,你听着看罢……”
  
  钟嬷嬷只是点点头,然后便耐心的听着杜钰瑾的计划了……
  
  ……
  
  却说君奕灏,他回到王府后,便马上把吴院判给喊来了。
  
  这时吴院判正给他的手包紥。
  
  他的手臂因为要阻止杜钰瑾咬舌自尽,便是被这丫头狠狠的咬了一口,这伤口好像挺深的,这个丫头好像是真的往死里咬的一般。
  
  只是。他的手背,却是有另一种伤口,这好像也是牙印,只是,这却是像被蛇咬着的。
  
  “这回真的有劳吴院判了。”
  
  他想,如果不是吴院判去了杜府做了一出戏,恐怕这杜府的人已经想着要怎么处置“被魔附身”的杜钰瑾了。
  
  还好吴院判刚巧休沐,他便可以让吴院判来帮自己拖住一点时间,而自己则可以和馨月去把另一个药引给弄来。
  
  吴院判只是叹了一口气,他看着君奕灏这伤痕累累的双手,便是觉着十分无奈。
  
  这王爷这回是不是太过拼命了?居然为了救一个人把自己的手搞成这个模样,这是不要命了么?
  
  “王爷可是要好好的爱护自己的身子,这不,丽太妃又得心疼了。”吴院判只是叹了口气说。
  
  他原来也是极反对君奕灏做这件事、只是君奕灏却这般的坚持,便没有再发一言了。
  
  毕竟、这药引很难找得着,也是没有人愿意做出这样的事。
  
  君奕灏听了吴院判的话,只是轻笑了一声。
  
  “夭夭是母妃指了的儿媳妇儿,如果她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母妃也是要心疼呢。”君奕灏道。
  
  吴院判听了君奕灏的话,却是有种要朝着君奕灏翻白眼的冲动了。
  
  这哪是丽大妃心痛了,明明是他自个儿也会心疼的有没有!
  
  只是也没有多说话,便从医箱里命出一些药粉。
  
  “来、这儿是一点药粉,让微臣先帮王爷涂上罢。”吴院判说。“待回儿微臣再给王爷开一点补血气的方子,只要这段时间好好的调养,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要不然,君奕灏真的出了什么的事儿,自己便是十颗脑袋也不够用了!
  
  君奕灏也是乖乖的伸手来,准备让吴院判给自己涂药,只是这时馨月却是回来了。
  
  “吴院判,奴婢这儿有些药粉,是奴婢自苗疆带来的,能更有效解去蛇毒。”馨月道、便向吴院判递上那些药粉。
  
  吴院判接过药粉,又用鼻子去嗅了一下,这好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便把馨月送上的药粉给涂在君奕灏被蛇咬到的伤口了。
  
  这苗疆地域了,蛇的品种不是一般的多,这些药粉应该是有点作用的。
  
  当他帮君奕灏包紥好了,便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他今儿还得回到太医院里值班,不能太晚回去的。
  
  哎,都怪自己那回儿欠了君奕灏一个人情,才会白白的牺牲了自己一个休沐的时间。
  
  只是这个男人,居然为了救一个女子这犯险,吴院判是真真要对君奕灏这人改观了。谁说他是最冷静的人了!
  
  馨月原本在吴院判离开后,也是也有要去干活的意思了,只是君奕灏却喊住了她。
  
  “馨月,杜姑娘应该醒了罢。”君奕灏问道。
  
  他交带了馨月,让她在屋里守着,等到杜钰瑾醒过来后才回来,现在馨月已经回来了、这不就代表杜钰瑾已经清醒过来么?
  
  馨月点点头,算是应下了君奕灏的话。而君奕灏知道杜钰垭已经醒了过来,也松了一口气。
  
  知道她已经安然无恙了,她便放心得多了。
  
  “那边的情况,还好罢……”君奕灏问。
  
  他也一样想到,杜钰瑾是没有可能无缘无故被下巫蛊的,这当中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馨月也是原原本本的把刚刚在屋里听到的事都汇报了。
  
  君奕灏听着,只是蹙起了剑眉,他听到馨月这么说,不就代表杜钰瑾在杜府的情况,共不是很好么?
  
  只是想到杜钰瑾已经抓到了那个判徒,君奕灏也是放心得多了。想必、那个傻丫头一定会把那个背判了她的人给处理了。
  
  现少现在已经找到屋里的鬼了,如此便应该没有人会在杜钰瑾的屋里作鬼了。
  
  只是,如果说这府里有人要向她下巫蛊,那个人应该对苗疆的巫蛊之术十分熟悉了,杜钰瑾和囼公府他们,应该是不怎讨熟知苗蛊的。
  
  他知道,如果这回儿不是因为自己刚巧到了国公府来,又是刚好猜到杜钰瑾中的是苗蛊,恐怕杜钰瑾也是……如此说。杜钰瑾的身边,极度需要一个熟知巫蛊的人。
  
  “馨月,你把东西收拾一下罢。”
  
  馨月听到君奕灏的话,便知道君奕灏的意思了。
  
  这左右不过是希望自己能够去杜钰瑾的身边,好生服侍她,保护她而已。
  
  她想杜钰瑾在君奕灏的心里定是占了很重要的位子了,如若不然,君奕灏也不会把一个婢女送给她罢。
  
  “奴婢知道。”话毕,便朝着君奕灏福了身,便回到自己的屋里准备收拾了。
  
  ……
  
  至于这时的侯府。却再一次乱作一团。
  
  “啊呀呀呀……”杜钰瑾喊的力竭力嘶,似乎十分痛苦的一般,她面目睁狞,更多次想要冲到老太太的跟前捏她。
  
  几个力道大的嬷嬷用力的压住了杜钰瑾,又拿出了一些碎布条捆住她,使杜钰瑾不能动弹。
  
  老太太等连连退了两步,并面有惧色的望着杜钰瑾,那个眼神像在看着一只怪物那样。
  
  “这怎么回事了?那吴院判不是说夭夭只是发温病么?怎么今儿的情况却是更严重了。”老夫人望着钟嬷嬷说。
  
  这回儿钟嬷嬷伤痕累累,她跌坐在地上,看上去有点狠狈。她有点无奈的撇了杜钰瑾一眼,又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呢,这睡着的时候也没事的,可是一醒过来,却是这般了。”钟嬷嬷又说,“哎,这回也不知晓要怎么跟太夫人解释了……”
  
  接着她便装出一副懊恼的模样来,这似乎是在苦恼着要怎么跟国公夫人说的一般。
  
  “难不成这个丫头是真的疯魔了?”姨娘又道。“哎,娘,这可不行呀,要不,咱们跟国公府好好的说一下,如果真的不行的话,便……”
  
  姨娘没有把话说下去,只是老夫人知晓是怎么一回事,就是钟嬷嬷以及“疯魔”的杜钰瑾,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呵,这个姨娘是就这么急着要把自己除掉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