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60章——苗疆巫蛊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60章——苗疆巫蛊

夏氏冷冷的望着这站在院里的几人一眼,然后又轻笑了一声。
  
  她们刚刚不是说得很欢快么?怎么现在看见自己却又不敢吱声了?
  
  “呵,果然侯府永远是比不上国公府的,就你们这点本事,就想要在我的眼前作妖?真是痴心妄想!我跟你们说,你们可别妄想碰夭夭一根毛发,不然,我们国公府是有这个能力,让你们侯府垮下来的!”夏氏阴笑着。
  
  她说的却是大实话了,论势力,国公府便不止胜了那么一点点,加上齐国公有不少学生,也是朝里重要官员,他们要弄得侯府永无宁日,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他们现在不去弄侯府,只是给杜钰瑾一点面子而已。
  
  只是如果有一天。杜钰瑾真的回去国公府住了,恐怕他们侯府便要完蛋了!
  
  老夫人听见夏氏这话,只是一顿,不知道为什么,当她面对这个年轻妇人的时候,却是使不出原来该有的气势来。
  
  虽然说自己都活了大半个辈子了,只是轮到手腕,论到算计,又怎么可能会比得上在深院大宅里成长的夏氏了。
  
  经了夏氏这么一说,她便是失了一切底气,只能木木的站在原地。
  
  “尚书夫人,您这是什么话儿了,咱们这不是在找大夫去治夭夭么,只是尚书夫人刚刚应该也是听得见大夫说了什么话的,他是说,夭夭的脉象平稳,绝对不像是有了病的,她现在又是疯征了一般的……”
  
  说着,便再次捂住自己的嘴巴,并露出了惊惶的神色,就好像是已经察觉到自己已经说错话了一般。
  
  “闭嘴!”夏氏喊道。“这不过是你请来的大夫说的话而已,这等民间的大夫,又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了?我带了太医院的吴院判来了,这便要给夭夭诊脉。”
  
  姨娘听了夏氏的话,只是一怔,却是说不出一句话儿来了。
  
  她知道国公府旳势力并不是一般的强,可是她真的从来都没有想到,国公府居然还能请到太医院的院判,似乎她真的小看了国公府旳能力了。
  
  只是,就算是请到了院判又如何,就是神医再世,恐怕也是没有办法到杜钰瑾突然疯魔的原因。
  
  试问又有多少大夫会知道巫蛊之术。
  
  杜钰瑾中的。不是毒,也不是得了病,而是她弄的巫蛊术。
  
  “那尚书夫人请便吧。”姨娘笑着道,接着当真是让了一条路给夏氏来着。
  
  等到那个吴院判也出来了后,这夏氏恐怕也是死心了吧。
  
  “等等,在院判大人给夭夭诊脉前,我带着她到隔壁的屋里。”夏氏又道。“这些天她便在另一个屋里歇下吧,方才惜替已经是把一切给打点好了!”
  
  她知道,杜钰瑾会突然变成这个模样,这当中一定是有鬼的。
  
  故此她便先让杜钰瑾好好的在另一个屋里睡下,然后再让吴院判去看一下杜钰瑾的屋里有没有什么可疑,这才能让她放下心来。
  
  “好好好,尚书夫人既然想得这么周详,便随便吧。”
  
  反正杜钰瑾很快便是躺在棺木里了,她便是如了夏氏的意,好让她死了心。
  
  夏氏冷哼了一声,然后便是走了杜钰瑾的屋由,把昏睡中的杜钰瑾给抱起来,送到隔壁的屋里去了,接着她又看了吴院判一眼,朝着他点了点头。
  
  吴院判意会到夏氏的意思,便是进了原来的屋里,仔细的看了一番,然后去给杜钰瑾探了脉象。
  
  然后便点了点头,就走出了杜钰瑾的屋了。
  
  “怎么了,吴院判。”夏氏马上冲到吴院判的跟前,想要知道杜钰瑾的情况。
  
  吴院判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双手作揖。
  
  “回尚书夫人,杜姑娘是得了温病,才会让她神智不清,迷迷糊糊的,待回儿微臣便开一点汤药,杜姑娘只要按时服汤药,不出两三天便能痊愈了。”吴院判又说。
  
  姨娘听了吴院判的话,却是一怔。
  
  这没有可能吧,杜钰瑾的情况,明明就是中了自己下的巫蛊,怎么可能是得了温病了?
  
  夏氏听了吴院判的话,只是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冷冷的撇了甘大夫一眼。
  
  “甘大夫。你刚刚便说夭夭什么事儿都没有?你这么做,恐怕你以后要在景都里行医,也是难呀!”夏氏冷冷的遻。
  
  她收起了本来温柔和蔼的笑意,露出一丝冷厉的表情,狠狠的扫了甘大夫和杜家上下一眼。
  
  她一直把杜钰瑾当作是女儿一般的看待,只是这回儿杜钰瑾受到伤害了,她自然是不会放过那些伤到杜钰瑾的人!
  
  “这,这不可能。明明……”甘大夫原来还想说下去,只是夏氏再次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教他只能低着头认错,“是草民不学无术、胡乱断症,请尚书夫人恕罪。”
  
  面对国公府以及尚书,他们还是只能够低头。
  
  夏氏自吴院判那儿得了让自己满意的答案,也是笑了笑。
  
  “院判大人,那就麻烦你给夭夭写一张药方了。钟嬷嬷,你得给我好好的照籵杜姑娘,若是再出了什么差池,小心你的皮!”夏氏又笑着道,然后便准备要离开了。
  
  姨娘送着夏氏和吴院判离开后,便是笑了笑!
  
  哼,什么太医院院判,原来也是不外如是,居然可以随便的说出那个死蹄子得了温病这些话来,看样子,他也不过是想要好好的讨好国公府而已。
  
  杜钰瑾中的巫蛊,又怎么可能是一般的汤药便能治好?这群人真的太天真了!
  
  ……
  
  却说夏氏,她和吴院判走院了后,便是偷偷的瞄了瞄后面,确认了后面没有侯府的人跟着时,便和吴院判交换了一个眼色。
  
  “做得很好,他们应该是真的相信了、”夏氏淡笑说。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杜钰瑾得的不是温病这么简单了?
  
  这侯府的人以为自己才是最聪明的那位,只是他们太过不知天高地厚了,这些苗疆的巫蛊,又怎么会是只得他们懂得了?
  
  “嗯,王爷已经赶去弄药引了,想必很快就能回来,拿了这个引,便能够解除郡主身上的巫蛊了。”吴院判又说。
  
  夏氏只是点点头,算是应下了吴院判的话。
  
  当杜府的人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把自己玩弄于鼓掌间的时候,其实杜府那些人,才是被耍得团团转的那个。
  
  “吴院判,这回真的麻烦你了。”夏氏遻。
  
  吴院判今儿可明明是休沐的,只是他却收到了君奕灏捎来的信,说需要他的帮忙,他便是放弃了歇息。然后去帮君奕灏了。
  
  谁教他之前便欠了君奕灏一个人情了!
  
  不过夏氏也是觉着十分的庆幸,便在方才惜春来到国公府,跟自己说明了杜钰瑾的情况时,其实国公府的上下也是乱了套的,只是这回儿君奕灏居然来了,又这么洽巧的,君奕灏的王府里便有一个来自苗疆的婢女,当君奕灏听到杜钰垭现在的情况后,便是觉着杜钰瑾应该中了巫蛊,如此说,便是说明杜家那边有鬼了。
  
  为了不让声张,君奕灏便提议先该夏氏去拖去杜府那班人,自己便去寻找解开这个巫蛊的方法。
  
  说到巫蛊,鸘氏也是不禁皱起眉头来。
  
  夭夭她……会没有事儿的对罢。
  
  “尚书夫人,可莫要担忧,王爷不就是说了,这巫蛊暂时不会夺去性命,只是会慢慢的侵蚀一个人常性,一般中了这种巫蛊的人,也是会性情大变,变得像另一个人一般。”吴院判似乎看得出夏氏圶担忧一般,便说。
  
  不过下这个巫蛊的人,也是个狠毒的。
  
  这种巫蛊虽然说不会夺去人命,可是铞让人觉得自己看到的一些不好的事情是真的,并不断的侵蚀着她的理智。
  
  到最后,到了这个人受不到的情况后,便会自裁……
  
  能朼到下这种巫蛊的人,原本便是冲着杜钰垭的命儿去的。
  
  夏氏紧紧咬着下唇,既然让她知道这府里有人在砉杜钰垭了,按道堙说她是应该狠狠的斥责一番,然后把杜钰瑾给接回国公府才是。
  
  毕竟他们一直都看得出这国公府是有问题的。
  
  可是她们在明面儿上却是做不出来。
  
  说到底,国公府的那一些人在明面上也是做得无可指责,自己也是找到到指责他们的话说。
  
  便像是这回儿一般,她最多也是只会说是杜家那边皂人照顾不周,可是却找不到证据说是杜家的人给杜钰瑾下的药。
  
  她叹了一口气,随后便准上了轿子,要洄到囼公府去了。
  
  反正在这个节骨眼儿,他们再说什么也是没有什么用处了,现在只是要找到方法,把杜銍垭给治好,才是他们最最该做的事儿。
  
  ……
  
  杜钰瑾只觉着自己活在一个虚无昏世界当中,她一个人走得很累,很累。
  
  她方才才是逃开了那一群人的指责,便自己一个人的走在路上。
  
  她很无助,也很无力。
  
  也许那些人说的对,自己便是一个千古罪人,如果不是自己的任性,那么国公府一家子上下便不会死去。自己的亲儿子也不会被剥皮挖心,心状惨烈,君奕灏也不会为了救她而死……
  
  无辜的人实在太多了,便唯有自己,才不是无辜的,她受到指责,受到炼狱一般的痛苦,也是罪有应得的。
  
  “杜钰璝。你便是一个歹毒失德的女子!”
  
  “我们侯府没有像你这样的女儿!”
  
  “国公府也不会要你!”
  
  那些声音又再一次的在自己的脑海里响起来。
  
  杜钰瑾原来想要捂住耳朵,可还是一直听到这些声音。
  
  “不要说了,不是这样的。”杜钰瑾哽咽说。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明明已经捂住耳朵了,却还是不断的听见这些可怕的声音了?
  
  她只感觉有不少人围住了自己,他们的脸上露出一総狰狞的笑意,便好像是要向她索一般。
  
  她又睁开了双眼,四周却是黑暗一片。自己居然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她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却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被挖去了……
  
  “啊,啊……”
  
  难不成重活了一遍了,她还是落得这样的结局么?
  
  ……
  
  “不,不是的……”
  
  杜钰瑾躺在床榻上不断喊着,她那双小小的脸蛋紧绷着,两弯柳叶眉也是锁成一块,便好像是十分痛苦的模样。
  
  君奕灏伸出手来、轻轻抚上杜钰瑾旳眉头,居然是感到了那么一点点的心疼。
  
  她是作了什么恶梦么?为什么就表现得这么痛苦了?
  
  他拧头,望向身边一个穿着苗疆服装的女子。
  
  “怎么了?应该是可以了吧?”君奕灏问道。
  
  那个女子也是刚刚完成了手边儿的功夫,她捧着碟子,把药丸送到君奕灏的手上。
  
  君奕灏拿起了其中一颗丹药,然后又望向杜钰厪。
  
  夭夭,不要害怕,我们已经找到办法来帮你了、你很快就不会再作噩梦,被这些梦魇缠绕了……
  
  ……
  
  “夭夭……”这时一道声音便在自己的身后响起。
  
  杜钰垭太过清楚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上辈子,便是君奕灏让自己在牢里,感受到最后的温暧。那时的他,也是这样的喊着自己的。
  
  他还说过,如果有来生的话,便一定会娶笕为妻,不会让自己再受到委屈。
  
  “王爷哥哥,你相信我的,对吧……我没有弑君,没有杀自己的儿子……”
  
  “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任性的说要嫁给君君雨晟的,他根本不是什么善类,就晬因为我的任性,整个国公府才会跟着我一起遭罪。”
  
  “你说,我是不是很该死了……”
  
  杜钰瑾说着,却是哽咽起来。
  
  好像是的、便是自己说起来,杜钰垭也是觉着自己十刀该死。
  
  她想,如果这世间上没有她杜钰瑾的存在,那讨那些无辜的人是否便不会遭到这些罪了。
  
  杜钰瑾“嘤嘤”的哭了起来,只要是想到这一块去,她便不能再忍隐自己的情绪。
  
  这时,一张温温的大手,揉着自己的脑袋,然后,那双大手又是捧着自己的小脸。
  
  “傻丫头,你一点都不该死,我们现在都是好好的,国公府没事,大家都是好好的。”君奕灏温柔的说着。
  
  就在杜钰瑾都没有反应过来时旳候,她便觉着大一双炙热的唇落在自己的唇瓣上。
  
  杜钰瑾只觉着自己好像要融化了一般,她感受到那满满的暖意。
  
  这种温暖的感觉,驱走了她所有的恐惧和不安。她慢慢的睁开双眼,四周的景物也是如此的清晰,那些指骂她的人也是一个一个的消失了,而在自己眼前的君奕灏,也是紧紧的抱住她,轻吻着自己。
  
  期间,杜钰瑾好像感到君奕灏正把一颗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送到她的嘴里。
  
  那颗东西在自己的嘴里慢慢的融化……而她也是因为太过疲累,而沉沉的睡去。
  
  ……
  
  君奕灏走出房门。便见钟嬷嬷在这里守着。
  
  “钟嬷嬷,可以了。”君奕灏笑了笑道,然后又从袖袋拿出一颗丹药。“等到姑娘醒来后,在让杜姑娘吃了这药便行了。”
  
  钟嬷嬷也是结果了那颗丹药,然后又一点担忧的望向君奕灏。
  
  “多谢王爷救了姑娘,只是……王爷需要找个大夫来看看么?”钟嬷嬷道。
  
  君奕灏只是轻笑了一声,却是没有往下说的意思了。
  
  “不用,这无碍的。”君奕灏道。
  
  不过是被那个傻丫头狠狠的咬了一下而已。这会出什么事儿了?
  
  “那老奴便让惜春送王爷出门吧。”钟嬷嬷说。
  
  君奕灏这次是秘密的来到这儿的,故此也不是走得正门,他出入也是的小心翼翼的。
  
  君奕灏也是笑了笑,然后便跟着惜春走了,只是走了两步,却是回头望向钟嬷嬷。
  
  “钟嬷嬷,有件事儿,本王还是想劳烦你的。”君奕灏道。
  
  “王爷请说。”钟嬷嬷恭敬的说。
  
  她低眉顺眼。好像在等候着君奕灏的指示一般。
  
  通常面对一些不会伤到杜钰瑾的人,钟嬷嬷还是能够礼貌的跟他们说话的。
  
  “钟嬷嬷是知道的,这个巫蛊是怎么来的,想必钟嬷嬷也是知道了这屋里帮那个人下蛊的人是谁……”
  
  钟嬷嬷一怔,然后又轻笑了一声。
  
  “老奴知道的,只是……老奴认为,这个人还是让姑娘给处置会比较好。”钟嬷嬷说。
  
  那个丫头明明无父无母,却是有这个胆子做出这样的东西,姑娘对她推心置腹,而她居然……
  
  想必,姑娘一定会很失望了。
  
  君奕灏听了钟嬷嬷的话,只是笑了笑,便没有再说话了,然后他便跟着惜春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