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重生之毒后倾城小说网!重生之毒后倾城无弹窗阅读,笨小不笨新书重生之毒后倾城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59章——夭夭疯魔

重生之毒后倾城

重生之毒后倾城 第59章——夭夭疯魔

“啊啊,唔……”惜春被杜钰瑾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到了,只能本能反应的一般,伸出手想要掰开杜钰瑾的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杜钰瑾的力道却不是一般的大,这压根儿不像是一个十二三岁小姑娘该有的劲儿。
  
  现在的杜钰瑾,面目狰狞,那双圆圆的杏眼布满血丝,便好像一直怪物一般。
  
  惜春努力的尝试掰开杜钰瑾的手,又不断去挣扎,却又不敢太用力,就怕伤到杜钰瑾。
  
  “姑娘,您怎么了,不要吓惜春呀!”这不过是隔了一个晚上而已,为什么会变成这模样了?
  
  杜钰瑾昨儿下午还兴致勃勃的说要去看望国公和国公夫人,连信儿都传过去了,可是她现在这个模样,又怎么可能去国公府呢?
  
  “不,不要说了,没有。我真的没有……”
  
  杜钰瑾捂住耳朵,无助的缩成一团,全身发着抖,就像一个无助的小孩子一般。
  
  她好像没有听见惜春的话一般,只是不断喃喃的说着“我没有……”的字眼。
  
  “姑娘,惜春在这里呀,您看一下惜春吧……”惜春带着哭腔,她看到杜钰瑾完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便更是担心。
  
  杜钰瑾挪动了一下身体,然后抬头看了看。
  
  只是她现在只看见杜钰瑜那得意洋洋的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望着自己的模样,然后杜钰瑜和君雨晟携手而去,这剩下她一人独自留在黑暗里承受痛苦。
  
  她只看见国公府上下百来人身穿白衣,想向她索命。
  
  她又看见自己的儿子哭喊着的模样……
  
  自己就好像是个千古罪人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她的原因,才会变成这个地步。
  
  直到她真的受不了这种煎熬了,她便站起身来,然后冲到桌子那边去,把桌子上的茶杯都给推到地上,她又把那些原来搁在架子上的笔给一枝枝的扔出来。
  
  惜春只觉得不知所措,只能够跟在杜钰瑾的后面,免得她伤了自己。
  
  “啊啊啊啊啊……闭嘴,统统给我闭嘴!”杜钰瑾大喊着,然后又跑会床榻那边,伸手要把纱帐给扯下来。
  
  也许是这里的动静太大了,钟嬷嬷也是赶到屋里来,她打了帘子,见着这屋里混乱的情景,也不禁吓了一条,可是她很快便缓过来,然后又走到杜钰瑾的身边,伸出指头点了她的穴道。
  
  杜钰瑾的身体便马上给软了下来,钟嬷嬷眼疾手快,便把杜钰瑾给牢牢的接住了,然后抱着她,把她给置在床榻上。
  
  惜春只是木木的站在原地,久久都不能回过神来。
  
  直到她清醒过来,便看到杜钰瑾躺在床榻上,脸色惨白,双目紧闭。让人心疼不已。
  
  “姑,姑娘……”惜春轻喊着,脸上流露出一丝担忧的表情。
  
  “没事,我不过是封住了她的穴道而已,这会儿她太过激动了,我担心她会伤到自己。”虽然这么做好像是有点不太合适,只是在这个节骨眼儿,她不得不这么做。“惜春,姑娘这个模样,定然不是因为病了,所以咱们找大夫也是无补于事,你先去国公府,想太老爷和太夫人禀报这事,我想……这屋里有不干净的人……”
  
  钟嬷嬷到底是在深院大宅了服侍了这么多年,她大半辈子都是留在大宅里,故此遇到状况的时候,还是比惜春比较稳重。
  
  惜春自然相信钟嬷嬷的话,于是点头应下了钟嬷嬷的话,便去按着钟嬷嬷的话去干了。
  
  这时绣儿才悠悠的抱着一些七彩鲜艳的花儿,走进杜钰瑾的屋里。
  
  “怎么回事啦?刚刚我可听到姑娘在大喊呢!”绣儿好奇的说着。
  
  只是钟嬷嬷只是狠辣的撇了绣儿一眼,使得绣儿没敢说话。
  
  钟嬷嬷看到绣儿手上抱着的那一束花,那苍老的脸顿时冷了下来。
  
  “这是什么!”钟嬷嬷质问。
  
  绣儿只是一怔,然后有看了自己捧着的花儿一眼,然后就朝着钟嬷嬷笑了笑。
  
  “呀,原来你是说这些花儿啦,这是绣儿在院子里找到的,因为看着挺好看的,便是采了一点放在姑娘的屋里,姑娘看着好像很喜欢的,所以我便天天都采一些放到屋里了。”绣儿解释道,她把话说得很理所当然的一般,就是说自己是大有理由把话送进来。
  
  钟嬷嬷只是眯着眼望向绣儿,便想起了绣儿原来是姨娘屋里来的人,故心里对这个看似无害的丫头又多了几分提防。
  
  她觉得这个丫头并不是这么简单。
  
  “都带走吧,姑娘的屋里不能出现这些不知来历的东西。”钟嬷嬷冷冷道。
  
  绣儿听了钟嬷嬷的话,也是一怔,然后还想说些什么回应,可是钟嬷嬷又冷冷的撇了她一眼,她只好垂着小脑袋,把那些花儿都给带走了。
  
  钟嬷嬷一直留意着绣儿说话的表情,希望能够看到一点点的端倪。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着这个绣儿一定是有问题的,必需要提防她,她在想,这回儿一定是要好好的留意下这个丫头的状况才行了。
  
  ……
  
  可是因为刚刚杜钰瑾的动情并不是一般的大,她这么一喊,却是把侯府上下的人都给惊动了,他们纷纷走到杜钰瑾的屋里,想要看看是什么一回事儿。
  
  “钟嬷嬷,这怎么回事了?惜春呢?”老夫人问道。
  
  只是这老夫人并不是钟嬷嬷的主子。故此钟嬷嬷只是站在原地,似乎是没有要回应老夫人的意思。
  
  老夫人见钟嬷嬷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这脸子便是挂不住了。
  
  她好歹也是这府里的长辈,却是被这么轻视了,也是头一回遇到的事儿。
  
  老夫人身边的温嬷嬷见了,便上前来,“好一个不识规矩的奴才,这回儿老夫人在问你话,你怎么可以不回答了?”
  
  钟嬷嬷听了温嬷嬷的话,只是轻笑了一声。
  
  她这话说的是挺有理的。不过她的主子,只是国公府那一家子而已,她是国公府送来陪着杜钰瑾的嬷嬷,断然是没有要服侍这定安侯府的人的道理。
  
  “老身原便是国公府侍候的人,月例钱也是国公府给的,老身便只认国公府一个主子而已,若是杜老夫人想知道是什么一回事,那不若老身先回王去国公府,禀报太夫人,瞧瞧太夫人是否愿让老人跟老夫人说罢。”钟嬷嬷笑着道。
  
  一些耳尖的人便已经是听得到钟嬷嬷对着老夫人的自称也是有所不同了。
  
  钟嬷嬷在杜钰瑾的跟前。也是喊着老奴的,只是这回儿对着侯府,却是变成了“老身”了。
  
  这不就是没把他们定安侯府没放在眼里么?
  
  “你……”温嬷嬷有点愠怒,她可没有想到这钟嬷嬷的嘴巴居然是这么的厉害,只三言两语,便是让她们反驳不了。
  
  只是温嬷嬷旳话没有讲完,姨娘便是走了出来,拦住了温嬷嬷。
  
  “温嬷嬷,这没你的事儿。”姨娘道,接着姨娘便转过头来,望着老夫人。“方才儿媳也是经过这里,便听见夭夭在大声喊叫了,而且还说着很多奇怪的话,接着儿媳要准备过来时,便看见惜春匆匆忙忙的跑出门了,便是儿媳要问惜春,也是找不着机会呢!”姨娘又道。
  
  她的话语间,好像是带着一点觉着杜钰瑾是出了事儿的一般。
  
  钟嬷嬷只是瞪着姨娘,她在想,这个侯府里最想杜钰瑾出事的,便是这个姨娘罢。
  
  虽然姨娘的表现好像没有什么怪异,可是钟嬷嬷仍是认为这个人并不可信。
  
  姨娘的话音刚落,二夫人却又跑出来了。
  
  “哎呀呀,难不成这是被妖孽附身了?儿媳可记得,这丫头那次落水后,在醒来后也是捏着咱们二丫头的脖子,难不成……三丫头早便被鬼附了?”二夫人却是张大自己的嗓子喊着,生怕旁的人没有听见一般。
  
  如此说来,这些日子来杜钰瑾情大变,便是找着原因了。
  
  “弟妹,你怎么可以说这些鬼神之说的事儿了,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妖孽了?”姨娘又道。
  
  可是其实刚刚二夫人说的话正合了她的心意。
  
  她想,就是国公府看到这个突然性情大变,失去常性的丫头,也没有理会会继续保住她。
  
  她又偷偷的瞄了钟嬷嬷一眼,便见钟嬷嬷旳脸也是沉了下来,心里便更是得意。
  
  只是她很快就收歛心神,便装了一副端庄的模样来。
  
  “少说句话。”老夫人冷冷道。
  
  在钟嬷嬷的面前,又岂能这么乱说话了?
  
  试想想,若是这些话传到国公府那边去了。这回儿国公府追究起来了,那他们怎么都说不通了。
  
  二夫人听见老夫人的话,只是低着头,应了一声,可是她却是捂着嘴一直的在偷笑着,似乎是很高兴的一般。
  
  也对,她早便看杜钰瑾不习惯了,现在看着杜钰瑾受到煎熬了,便是她最想看到的事儿了。
  
  “娘,不若这样吧,咱们先找找大夫看看夭夭的情况吧。”姨娘又道。
  
  只要大夫都说杜钰瑾是没有问题了,那么她便是更有理由去说杜钰瑾是被着了魔。
  
  这样的话,国公府也是保不住她,那么她们便有更多的理由去除去杜钰瑾了!
  
  老夫人听了姨娘的话,便是点点头,她瞧杜钰瑾现在这个模样,的确是要找个大夫来看看的。
  
  毕道杜钰瑾是在定安侯府出的事儿,国公府那边一定是会怼她们的,那她自然是要尽力去找人去救杜钰瑾吧,不然便是被他们说成是他们故意去害杜钰瑾了!
  
  “温嬷嬷,你便去给我找个大夫来罢。”老太太说,随后又望着钟嬷嬷,客客气气的对钟嬷嬷遻,“如果夭夭还在歇息的话,咱们便不打扰了,那么夭夭便交给钟嬷嬷照料了。”
  
  钟嬷嬷只是朝着杜老夫人点点头。
  
  “照料姑娘本便是老身的责任,便不用老夫人劳心了。”钟嬷嬷道。
  
  这话又是把杜老太太给呛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面对这种人,她也是不要动气好了。
  
  接着她便朝着那些跟着自己来的那一行人一眼,姨娘似乎是意会到什么似的,便是搀扶着老夫人离开了。
  
  ……
  
  “说罢,这是不是你做的事儿了?”杜老夫人回到自己的屋里,便对着二夫人兴师问罪起来。
  
  杜钰瑾昨儿还是好好的,怎么会在一天之内出了事儿了?
  
  加上这些天来,就是只有二夫人和杜钰瑾的碰撞比较多,这便更让老夫人认为这一定是二夫人做的事儿了。
  
  二夫人听了这话,却晬“嗒”的一声跪在地上,连连喊冤。
  
  “娘,儿媳这回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过呢,娘!”她最多便是要让杜钰瑾出出丑而已,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些要索命的事儿了。
  
  她本来便是个胆子小的,最多便只会出一口气,可是这些杀人的事儿,她是真真做不出来的。
  
  “弟妹呀,我知道你和那个丫头的关系不太好,你定是还在记恨着那个丫头戳的那个蜂窝,若四丫头的脸都肿了好一阵子罢,可是这也不能砉人家的命的,毕竟那只是一个十二岁的丫头而已。”姨娘又好生的劝说着。
  
  言谈之间,便好像是直接的指明了是二夫人做的好事儿一般。
  
  这便更让二夫人觉着恼怒了,她明明就没有做过什么事,怎么现在却是说都是她做的了?
  
  “你怎么喊我弟妹了?我记得,你是个姨娘而已,没有被扶正的,我可是个夫人,你好歹也是要喊我做二夫人才是的。”二夫人有点挂不住,便是朝着姨娘冷声说。
  
  这一直以来,都是他们二房的帮着他们做事,为的就是姨娘的那一对儿女而已,然而他们二房却是什么都没有得到过。
  
  若是她现在还不摆出一府夫人的模样来。恐怕最后她的儿子回来继了侯位,她那个女儿又当了皇后了,她不就被这个女人给欺负死?
  
  她一定要让这个女人知道,现在谁才是主子!
  
  姨娘没有想过二夫人居然会有这么一着,只是瞪了二夫人一眼。
  
  这个女人和她的女儿已经是三番四次的破坏了她的好事儿了,这回还想要干嘛了?
  
  姨娘原来还想要说什么话去气二夫人,却是被老夫人给拦住了。
  
  “好啦好啦,都这个节骨眼儿了你们还吵什么了,我都不想再追究这到底是谁做的好事了、只是你们可不可以走点心,不要再做这些愚笨的事了!她死了。是对我们没有一点点好处的!”老夫人又说。
  
  姨娘只是咬了咬牙,她垂着双眸,似乎是在苦苦沉思一般。
  
  在几天以前,她还是会觉着这个死丫头不能死,也要把她利用足够才,才去慢慢的折磨她。
  
  只是如今情况有变,她不得不这么做,以除后患。
  
  不然,便是在她和二老爷享福之前,他们的名声便是败坏了。如果往更坏的情况去想,他们更可能会因此丢了命,就是杜钰瑜,也没有可能有这个福气当上皇后了。
  
  只是老夫人并不知道这事儿,更不知道她和二老爷居然是……
  
  “儿媳知道的。”姨娘咬了咬牙说,即便她是有多不同意老夫人的话,她还是恭敬的应了一声。
  
  老夫人只是点了点头,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意。
  
  偏生她这一抹微笑却被二夫人看见了,二夫人便是有点不服气的跺跺脚。
  
  她一直都觉着这老夫人好像都是比较偏心姨娘的,也许这是因为姨娘给他们侯府生了一个男丁的关系吧。
  
  哎,这都怪自己的肚皮不争气,自从生下无双后,便是伤了底子,接着便再也生不出来了。
  
  以前也是有一个姨娘来了的,可是不知晓为什么,她居然也在临盆那回儿便是没有了!
  
  可是眼看着老夫人一直都宠爱着姨娘,这让她觉着很不服气。
  
  她凭什么要这么去迁就着他们的计划了?
  
  她撅撅嘴,然后便朝着老夫人福了福身,便是离开了,再也没有要理会他们的意思。
  
  老夫人看到二夫人这模样,也是“你”了好多声,却是气得缓不过气来,还猛地咳着,就好像随时会被她给气死一般。
  
  姨娘见状,便是马上走到老夫人的身边,并拍了拍她的后背,好让她缓过气来。
  
  接着温嬷嬷又是给老夫人递上了一杯温茶,送到老夫人的手上。
  
  老夫人在缓过气来后,便喝了一口茶,然后又望了姨娘一眼。
  
  “这个女人,都已经半百了,还是这个模样,总是沉不住气的,这回儿还多亏有你守着这家,不若呀,我们家可能是要倒下了!”老夫人道。
  
  “娘,这什么话了,这本来便是儿媳的责任。”姨娘也是笑了笑说。“至于弟妹,她会慢慢的变得更沉稳的。”
  
  ……
  
  大夫给杜钰瑾把了脉后,便是走出屋里。
  
  “怎么了?三丫头没有什么大碍吧。”老夫人问道。
  
  “老夫人,杜姑娘的身体康健的很,脉象平稳,这不像是出了什么大病呀!”大夫说。
  
  他给杜钰瑾把脉的时候,一直都没有看出是什么问题来着,怎么这府里的人都说杜钰瑾是染上什么大病了?
  
  “这……这怎么可能了,明明早上那回儿就听见她大喊大叫,就像是魔征了一般,这怎么可能会没有问题了,你可真的是大夫么?还是只是出来招摇撞骗的。”姨娘却是十分激动的说。
  
  老夫人听了这话,只是皱起了眉头,然后又撇了姨娘一眼。
  
  “你不要胡说呢,甘大夫是景都里最有名的大夫,治好的百姓甚多,又怎么可能是出来招摇撞骗的术士了?”老夫人说。
  
  她这回可是下了重本,都是想要把杜钰瑾给救回来的。
  
  毕竟她还有利用价值,若是死了、她便得不到什么好处了,加上国公府那边的人,也是会怨她怼她。
  
  便只有国公府,以及国公府的太夫人,是她们最得罪不起的。
  
  偏生杜钰瑾又是太夫人最疼爱的,若是杜钰瑾出了事,这太夫人恐怕是要拿她来偿命呀!
  
  “那这便奇怪了,如果夭夭是没有事儿的话,那她今儿怎么就这么大喊大叫了?难不成这真的是像弟妹说的那样,她是保底妖孽附身了?呸呸呸,我怎么会说这些话了……”姨娘又装模作样的说着。
  
  接着她又偷偷的瞄了老夫人一眼。
  
  她原来以为老夫人会因此觉着不高兴,只是这回儿却是看到老夫人好像是有点同意的点了点头。
  
  她似乎也真的认同姨娘说的话一般。
  
  “如果大夫都说夭夭是无病痛的话,这便真真可能是因为二媳妇说的模样,这个丫头,应该是……”
  
  “谁说咱们夭夭被魔附身了?”
  
  老夫人的话都还没有说完。便听见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
  
  老夫人拧过头来,便看见夏氏正板着脸望着他们。
  
  她昨儿收到杜钰瑾要来国公府的消息,原来还高兴了半天,只是这早上便又收到消息,说是杜钰瑾居然是疯魔了。
  
  这几乎要把她给气死了!
  
  这好好的一个丫头,怎么可能会突然魔征了?这当中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故此她便来要看看,顺道给杜钰璝“斩妖除魔”。
  
  “你们侯府真的好会照顾人家的,咱们夭夭三天两头便在们们这儿遇事儿了,不是落水。就戳蜂窝,这回还魔征了、我想呀,我真的要好好想想怎么把人给接回来咱们国公府去,免得她在这里又遭到什么苦了!”
  
  夏氏这回儿可是真的生气了。
  
  她想,这回无论如何,也是一定要把杜钰瑾给接回来的。
  
  不然指不定有一天,她又收到来信说是杜钰瑾又遭到什么磨难来着。
  
  这可是她和太夫人也会一样的心痛呀!
  
  老夫人只是木木的站在原地,却是怎么都说不出一句话儿来。
  
  虽然这夏氏比自己还是小了一辈,可是她身上所发出的气势,却是让人觉着可怕。也许她一时半回来给不出反应来……
  
  她想,这回儿国公府那边一定是真的生气了,不然也不会让夏氏过来瞧瞧。
  
  “怎么了?不说话了?我还以为你们的嘴巴有多能干,原来不过如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