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013号凶案密档小说网!013号凶案密档无弹窗阅读,月半墙新书013号凶案密档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389章 雨夜

013号凶案密档

013号凶案密档 第389章 雨夜

    胡宁宁的奶奶看了看我,点了点头:“你去看看也好,怎么去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说着,胡宁宁的奶奶走了出去。
  
      胡宁宁看了看外面的大雨,开口说道:“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电视剧中的那些反派都很多话。那是因为,如果面前的这个人死了,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人懂你了。所以他们宁愿冒着被翻盘的危险,也要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因为秘密只有一个人知道,那种感觉太孤独了。”
  
      “你之所以告诉我。”我回头看着胡宁宁:“是你觉得我要死了?”
  
      胡宁宁摇了摇头,说道:“并不是,是就算我告诉你一切的真~相,也没有人会相信的。几千年来就是这样,不论你多大,你九岁,你二十岁,你四十岁,长辈永远就是长辈,你不论多有成就,多厉害,在他们的眼里,你永远是个小辈而已。”
  
      “你懂得永远不如他们要多,尤其是小孩子。”胡宁宁继续说道:“她们永远都不会相信的。”
  
      片刻之后,门被打开,随着胡宁宁奶奶进来的还有冷雨,胡宁宁的奶奶递给了我一把雨伞,开口说道:“就在村西面,你之前应该是去过的,记得带个手电筒,路上不好走。”
  
      接过雨伞,我走出了屋门。雨势越来越大,打在雨伞上像是子弹一般。
  
      我自然并不是想要出去看胡宁宁的家人,此刻我要做的事情是把这件事情告诉谷琛,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了。胡宁宁说的不错,抓人是要有证据的,可是现在我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虽然这样的猜测是正确的。
  
      大雨将所有的痕迹都冲掉了,而张子俊郝丽敏夫妇也都死亡了,这真的是死无对证了。可不论有没有证据,我都必须要把这个事实告诉谷琛。按照谷志父亲的话来说,没有真正的找到凶手之前,是不会将谷慧入葬的。
  
      那么告诉谷琛之后,谷琛会怎么做呢?
  
      此刻我心乱如麻,胡宁宁这件事情,正如她所说,就算是真的说出去,又有谁会相信呢。
  
      想到了此节,我已经拨通了谷琛的电话号码。
  
      “谷琛,走到什么地方了?”我开口问道。
  
      谷琛回答道:“雨下的太大了,我只能低慢行,估计还有十几分钟左右。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你一定是有什么现吧。你说吧,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
  
      听到了谷琛的话,我略微犹豫片刻,开口说道:“事情现在是这个样子……”
  
      我将事情的真~相简单的告诉了谷琛,并且告诉谷琛这是和胡宁宁对话之后的结果。同时我也告诉了谷琛,胡宁宁现在没有满十四周岁,从法律的角度上来,就算我们有足够的证据,也没有办法让胡宁宁承担刑事责任。
  
      就算我们想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人们怎么会相信一个九岁的小女孩的城府会这么深呢?想要像是高老师一样毁了胡宁宁,那其实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胡宁宁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敢肆无忌惮的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而听完我说的话之后,谷琛陷入了良久的沉默,片刻之后,他才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不论是谷慧的死,还是其他四个小孩的死,都和胡宁宁脱不了关系?”
  
      听着犀利的雨声,我说道:“没错,准确的来说,我们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胡宁宁其实就是凶手。可是胡宁宁之所以会告诉我们这些事情,其实就是吃准了我们什么办法都没有。我国的刑法规定了未满十四岁的孩子不用承担刑事责任,而且大雨冲刷了所有的痕迹,张子俊夫妻又死无对证。”
  
      我说完之后,对面传来了良久的沉默,只能从谷琛的手机中听到了沙沙的雨声。
  
      “谷琛?”我开口询问道。
  
      谷琛终于开口说道:“那你的意思是,就这样算了?梁正宇那些人死,我没有什么意见,那基本是死得其所。可是她为什么要杀死谷慧呢,谷慧是什么地方招惹到他了么?”
  
      我叹口气,这才开口说道:“说起来,胡宁宁之所以要杀了谷慧,是因为谷慧嘲笑了胡宁宁。谷慧的确是被胡宁宁叫出去的,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到。胡宁宁先掉入了那个坑中,于是谷慧开始嘲笑胡宁宁,胡宁宁便把谷慧推进了坑里,第二天,胡宁宁开学之后被张子俊夫妇抓走了。”
  
      我的声音落下,谷琛继续开口问道:“就是因为这原因?”
  
      “没错。”我缓缓的说道:“就是因为这样。”
  
      而就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听到电话中猛地传来了刹车的声音。这声音在“刷拉拉”的大雨中显得刺耳至极,我下意识的将手机移开,却依旧能够听到里面的刹车声,那是接连不断的刹车声。
  
      雨越来越大,村子里的路泥泞不堪,在和我聊天的时候,谷琛极有可能分神之后车辆打滑。我继续听着手机中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刹车声之后,之后便听到了一声猛烈的撞击声。
  
      这个时候,我再喊谷琛的时候,就听到手机里只剩下了“沙沙”的杂音声。不论我再怎么喊叫,谷琛都什么声音没有了。我心中焦急无比,此刻我不知道谷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状态。
  
      但是之前听谷琛所讲,他现在离着村子也没有多少的距离了,走路的话估计也就只要用半个小时了,想到了这里,我也不做什么停留,直接往村口走去。雨越下越大,轰鸣的雷声整耳欲聋,手机应该是在车里的,没有进水。
  
      我打开手机的免提,不停的喊着谷琛的名字,同时另一只手打开了手电筒。
  
      这一条小路没有一点的灯光,倾盆大雨,天上满是乌云,不论是月亮还是星星都藏在了云中。雨水打在树叶上,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偶尔的凉风一吹,这样的环境还是让人有些恐怖的。就好像是走在了恐怖片的现场中,让人不由的心中慌。
  
      走了二十多分钟,手机中仍然只有偶尔的雷声,以及下雨的沙沙声,这么长时间了,谷琛仍然没有丝毫的消息,这时我不由的焦急看起来。如果谷琛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么汽车开不进来,走路至少要两个小时的时间……
  
      而此刻我只能祈祷谷琛一定没有事情,而就在我较急如焚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在远处的那辆汽车。此刻的汽车明显已经是脱离了这条村路,此刻它已经冲入了两旁的田野里,斜斜的供在了横隆地上,一个前照灯已经损坏,只剩下另外一个前照灯将灯光斜斜的射向了天上。
  
      可汽车里却是黑乎乎的一片,看不到里面人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此刻,我赶忙将手机装进了口袋里,直接扔掉雨伞,也不顾上管什么大雨了。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汽车旁边跑去,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来到了汽车旁边。我趴在车窗上往里面看,但是太黑了,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按照正常的道理来说,前照灯如果是开着的话,那么汽车仪表盘应该是亮着的,借着亮光,就算不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情况,但至少应该是能够看到里面的。可是现在,里面乌漆墨黑的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这一点很不寻常,于是我赶紧用手电筒往里面照射去。
  
      而与此同时,天上猛地一道闪电打了下来。
  
      我终于看清了车里面的状况,可这和我预计的完全不一样。
  
      我终于看到,驾驶座上根本就没有谷琛,也没有其余的任何人。可反而在后座上,斜着躺着一个我怎么都不会想到的人。这个人带着一张黑白色的面具,嘴上那裂到了耳根的红色弯嘴巴,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
  
      而唯一露出的两个眼睛,此刻正冷冰冰的看着我。
  
      吴醉,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一瞬间,我的心中想了很多事情。我们的行动究竟是谁泄漏出去的,为什么吴醉会来到这个地方呢?我在周围没有看到任何的车辆,也就是说,吴醉一定是提前知道了谷琛会来到这里,他们已经把谷琛转移走了?
  
      可我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感受到背后一股劲风袭来,我下意识的躲避,可却是被人抓~住了我的手臂,一张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在和吴醉的交手过程中,我曾经在刘寅炎的案子中见过这个人。
  
      而接下来,我就感觉自己的脖子上被刺入了什么东西。
  
      世界上并不存在只需要轻轻拍一下,或者是轻轻闻一下就能够致人一瞬间昏迷的手段。吸入强烈的刺激性药物,需要几分钟的时间昏迷,而如果是一个对人体构造了解的麻醉师,能精准的用注射器使人在一分钟之内昏迷。
  
      而这个人,明显很专业。
  
      因为在几秒钟之后,我就感觉自己的头部有些疼痛。
  
      吴醉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啪”的一声将车门关上了。
  
      我被人按到在了地面上,此刻我只觉得头疼无比。雨水将我淋得像是落汤鸡一样,可却不能让我更清醒一点。
  
      一个人帮吴醉撑伞,这个人是老张头。
  
      吴醉缓缓的蹲了下来,用手摸着我的头。
  
      “你到底,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此刻才明白,原来说话也是一件这么费事的事情。
  
      吴醉蹲在地上,凑到了我的耳边,用一种轻柔的声音对我说道:“我说过,我们还会见面的。游戏,终于要开始了。”
  
      我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睛,只听到“沙沙”的雨声逐渐变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