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蔓蔓婚路小说网!蔓蔓婚路无弹窗阅读,禾维新书蔓蔓婚路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哦!
当前位置:百书谷 > 第275章:思谁之过盖棺论定

蔓蔓婚路

蔓蔓婚路 第275章:思谁之过盖棺论定

惶惶之中大夫人回神,瞧见祠堂内烛光灼灼燃着,满堂的宗亲,那一张张脸庞全都掠了过去,凌乱的身影里,却再也没有那一张朝思暮想的容颜。这个世上,尉耀山早已经不在了,早已埋葬地下入了黄泉。
  
  “呵”大夫人笑了一声,目光回拢,忽而定格于林蔓生幽幽说道,“他的确是不在了”
  
  蔓生瞧见她痴狂到这般地步,心中也翻滚起浪潮,只盼能将她唤醒,“是啊,他不在了。”
  
  大夫人就这么定定看了她一瞬后,忽而双眸也是转为冷凝,愈发发狂的话语道出,“就算他还活这个世上,对我而言也和死了没有两样!”
  
  蔓生着实一怔,亦被她眼中的恨意惊到!
  
  简直像是被赤红火焰浸染,再也无法让她平静安然,蔓生轻轻喊了一声,“孟姨”
  
  “尉耀山!当年你负了我,你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大夫人仰头大喊,“现在你和那个女人生下来的孽种,又这样害我害尉佐正,尉耀山,你死了难道就能安宁!你死的好,你还是早些死了,才能一了百了!哈哈哈!”
  
  痴狂的笑声响起在蔓生耳畔,也响彻于每个人耳畔,众人皆是凛然沉默。
  
  蔓生被惊到不能反应,突然之间看见大夫人发狠似的瞪向她,她来不及后退。又听见大夫人朝她怒道,“你少在这里假仁假义,装出一副善良样子!”
  
  “母亲!”尉孝礼突然大喊,只因为众人瞧见大夫人扬手就要重重扇向林蔓生。
  
  蔓生本能抬手,却已经退无可退。
  
  就在此时,王燕回的步伐几乎就要迈出,但有人比他更快一步,一道身影从人群里闪出,长臂一伸一下将她拉起!
  
  “你也是个狐狸精!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说话!”大夫人的手指,仅隔了一寸距离,指甲擦过她的头发,就这么渐渐远离。
  
  蔓生又是一惊,她的手臂被人一把握住,整个人也往后被带起!
  
  “老元!”老太爷又是喊,元伯即刻上前将大夫人制住。
  
  “放开我!你们所有人,你们这里的所有人,都是一派的!全都是一派!”大夫人还在怨恨凄厉喊着,蔓生已经回到尉容身边。
  
  她一回头,瞧见尉容低头瞧向她,“没事?”
  
  “没有”蔓生轻声回道,再扭头去瞧,大夫人被扣押在地,她原本高高梳起的发髻此刻散乱下来,已经没有了半分端庄模样。
  
  方才为她擦泪的手帕,也在方才掉落在地,沾染了灰尘。
  
  “老太爷!你这样徇私包庇,对得起您的大孙儿吗!佐正就在这里,他还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你们所有人就这样纵容这个孽种!”大夫人不死心的喊,目光直指前方尉佐正的灵位,“尉容!你和你的大嫂有私情,天理不容!王子衿,你怎么还配当王家人!王家有你这样的女儿,简直是耻辱!”
  
  “王之杭!你自己教养的好女儿。她就是这样不知廉耻,做出这样罔顾伦理的事!你还不把她逐出王家!”登时,大夫人又朝王父喊。
  
  王父站在一旁,一张威严脸庞没有半分笑意,猛地开口道,“王孟芝!你明知道今天是老太爷九十大寿的好日子,竟然还敢在当庭广众之下疯言疯语,你才是给我们王家丢尽颜面!”
  
  “哐”一下,蔓生觉得脑门像是被人狠狠砸中。
  
  她不敢想,更从来不曾如此设想。
  
  大夫人竟然是王家人?
  
  她的全名,竟然是王孟芝,她其实姓王?
  
  “今天老太爷在跟前,尉家宗亲在跟前,我要是再护着你,那才是给王家丢尽颜面!”王父双眸一抬,又是对上老太爷道,“老太爷!当年子衿和佐正成就这段婚姻。也是为了亲上加亲!谁想到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是我家门不严,是我管教无方,请老太爷处置!”
  
  到了此刻,王父将发落权一并交给了老太爷。
  
  “扑通”一声里,是王子衿当众跪下,“老太爷,太叔公们,所有一切都是因为我和佐正考虑不周,才会犯下大错!可是我和二弟,真的没有私情!”
  
  王子衿红了眼眶,跪地朝大夫人道,“母亲,我知道您接受不了,小宝的基因是属于二弟的,不属于佐正,可这件事情佐正一早就同意。也是他首肯下才会这样做的!二弟,他实在是冤枉!”
  
  “王子衿!你不配提佐正的名字,你竟然还有脸提他!”大夫人指着她喊,她的双手奋不顾身一般要扑向她,将她撕扯,却被元伯等人强行拉住,“是你迷惑了他!一定是你和尉容串通联手!是你们阴险狡诈!”
  
  尉孝礼神色紧凝,他的双手紧握住拳,手背上青筋都已经勒起,却依旧止住步伐不曾动过半步。
  
  “老太爷,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能轻纵!”宗亲数人之中地位最高的一位开口道。
  
  “不!不是大夫人的错,是容少爷,是容少爷他派人过来”萍婶就要为大夫人申辩,可是来不及再说,已经宗亲太叔公喝止,元伯立刻命人将她带下去,不准在这里如此放肆,萍婶望着大夫人的身影,不断发出闷哼声,“唔唔唔!”
  
  王子衿隐隐一笑,收回了视线。
  
  堂内依旧凌乱,蔓生却已经镇定下来,她望着众人,是旁人无数双眼睛落向大夫人,是王子衿还跪在大夫人面前,可此刻大夫人已被王家放弃。不得已也好,清理之中也罢,她都已经被放弃。王家不能不该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为她说话,再也没有人了。
  
  按照尉家家法,大夫人正要接受鞭刑惩处!
  
  是多少鞭?
  
  十鞭,还是更多?
  
  但十鞭下去,让大夫人如何能承受,怕是后半生都要躺倒在床上不起!
  
  众人屏息之中,老太爷开口道,“尉容,你现在是保利的总经理,尉家的掌事人,这件事情上,你全不知情是无辜受害!现在,这次惩罚的结果由你决定吧!”
  
  宗亲众人都没有异议,当下掌控权又落到尉容手中。
  
  蔓生的手被轻轻放开了,是他迈开步伐,走到人群中央,也来到尉家供奉列祖列宗的灵位前方。
  
  他举香燃起,焚香在诸位灵位前,双眸映着烛光道,“列祖列宗在上,我现在代表尉家,惩罚大夫人王孟芝寺庙思过三年!三年后诚心悔过认错为止!”
  
  尉家家法里,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众人都有些非议,待尉容上香后,他一转过身,宗亲中有长辈开口询问,“尉容,这样的处置不合家法!”
  
  “四叔公,我知道不合,但是孟姨今天的所作所为虽然不可饶恕,却也没有做真正危害家族利益的事。她不过是扰乱了寿宴,给宾客造成了一些误会,但是之后孝礼送上的夜明珠,他的表态已经将这些误会解除。”尉容沉声回道。
  
  宗亲们又是望向尉孝礼,回想今日寿宴上尉孝礼送上夜明珠后所言所行,深明大义懂事知礼的确让众人满意。
  
  “再来,这件事情上,说到底孟姨也是无辜。大哥已经过世,虽然生前犯下大错,一念之差做了这样不理智的决定。可孟姨事先并不知情,现在小宝不是大哥的亲生儿子,孟姨接受不了也可以理解。”尉容缓缓说着,面容沉静异常,“更何况,她现在还病了。”
  
  众人再纷纷瞧去,果真见到大夫人如同疯妇,还在大哭大喊,再也没有了往昔当家主母该有的礼仪端庄。尉家的大夫人,起先嫁入尉家是大少奶奶,日月更替多少个春秋才成为一家之母,功劳苦劳甘苦参半皆有。只是此刻,她委实没有资格再胜任,也不能再留在尉家。
  
  这是尉家的颜面,绝对不容有失。
  
  “各位长辈,不知道谁还有异议?”尉容又是询问。
  
  宗亲众人没有了声响,王家人站在一侧。亦是没有再出声。
  
  老太爷见无人作声,便开口道,“没有异议。”
  
  “那就这样决定。”尉容一声令下,像是决定已下。
  
  复又来到大夫人面前,尉容凝眸道,“孟姨,你可能不信我现在说的,但我感念你的抚育之恩是真。”
  
  大夫人大笑起来,“哈哈!尉容,早知道有今天,当年你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我就该把你掐死!”
  
  宗亲们听闻皆是皱眉,竟到了此刻,她却还不知悔改!
  
  尉容神色极淡,像是经历过一场战役过后的平静,“选一座寺庙,哪里都好。去吧,让孝礼送你去。”
  
  大夫人一听到这一声,她整个人忽然空洞无比。
  
  尉容的手挥开了旁人制住大夫人的手,彻底放任她的自由。
  
  “母亲”尉孝礼终于走了出来,他的步伐缓慢中忽而急切,一下来到大夫人面前,“我扶您起来!”
  
  他想要将她扶起,大夫人却反握住他,死死抓住后喊,“孝礼!你竟然听这个孽种的话送我走?”
  
  蔓生望着尉孝礼的背影,这真是两难境地。送与不送之间,都是不该,可他终究还是要做一个选择。
  
  一瞬天神交加,尉孝礼轻轻握住大夫人的手道,“母亲,您就当是去那里静养,过段日子再回来。”
  
  大夫人却久久都不能回神。彷徨中已被人扶起,她还盯着尉孝礼的脸庞,待她站起后,竟是一下将他狠狠推开,“尉孝礼!你竟然帮着那个孽种,也不帮着自己的亲生大哥,竟然要送我走!”
  
  “母亲”尉孝礼见她神色凄厉,泪流满面,又是想要上前搀扶。
  
  但大夫人已将他拒于千里之外,悲愤的眼眸对上他,尉孝礼只听见她厉声一句,“不是亲生的,果然就不是!对你再好,也没有用!”
  
  尉孝礼整个人定住,那一句话窜过耳中,已是万箭穿心。
  
  “带她下去!”老太爷又是喊,元伯几人再次欲上前。
  
  大夫人却拼命往前方疾步而去,那是祠堂灵位焚香的香台!
  
  众人震惊失色,还以为大夫人要推倒香台,却见她奔上前后,将一副灵位抱起,“佐正!妈妈带你走吧!”
  
  大夫人紧紧抱住尉佐正的灵位,她的步伐凌乱散漫,被元伯等人扶住带下去之时,目光瞥过还跪在地上的王子衿,忽然朝她笑道,“你以为那个孩子会和你亲吗!他只是你用手段生下来的孩子!”
  
  王子衿跪在地上,眸光却是一凛,目送大夫人离去。
  
  夜幕里还隐约听见谁的哭喊声,不过多久,元伯去而复返道,“老太爷!已经让大夫人在一间房间里休息,我派人去取行李。”
  
  “就这样吧。”虽不曾家法处置,可这样的结果已让老天爷心神俱疲,“时间不早,你们也都回去休息。”
  
  “子衿,你也不要再跪了。”老太爷瞧见王子衿还跪在地上,开口唤道,“起来。”
  
  王子衿低头不起,“老太爷!都是因为我和佐正,才会犯下今天大错,我该受罚!”
  
  “子衿是该受罚!”王燕回出声道,“连同佐正的那一份,都要一起受!但是现在,小宝究竟要怎么安置?他又算是谁的儿子?”
  
  实则宗亲众人也是今日才知晓此事,其实先前一直被隐瞒着,若非今日大夫人揭穿还被瞒在鼓里。初初听闻只觉荒唐透顶,可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
  
  “佐正已经去世了,可小宝需要父亲的爱护照顾!不能让孩子没有父亲,也不能让这件事情成为海城笑柄!”王燕回低声说着,望向老太爷以及尉容道,“老太爷,您是怎么想的,又是怎么决定的?”
  
  此时此刻,王父虽没有出声,可王燕回已经代表王家发话。言语之中没有一字相逼,但却是实打实在相逼!
  
  王家要尉家给个说法,要尉家给个交待!
  
  老太爷许久都没有开口,两家已然僵持不下。
  
  尉容沉眸中,忽而杨冷清接声道,“爷爷还在摆大寿,小宝的事情,不是该等寿宴过了之后再作决定?难不成,是盼着爷爷日子太长,所以想要尽快确立继承人?”
  
  烛光通亮的祠堂内,蔓生听见杨冷清的声音响起,只见王燕回对上尉容,她心中知晓这不是回答。只是暂缓之计!
  
  尉、王两家之间,就小宝的身份今后立足事宜上,即将到水火不容这一步!
  
  就在尉容开口解答后,王燕回也不能再追问,毕竟是老太爷寿宴,明里面也不该继续,于是应了一声结束,宗亲们也相继先行离开。
  
  这边,王子衿被王镜楼搀扶起。
  
  老太爷又是道,“孝礼,去看看你的母亲。”
  
  尉孝礼点了个头,转身走出祠堂。
  
  瞧见尉孝礼离去后,王父道,“这件事情上,孝礼也是无辜,他今天心里一定不好受。”
  
  王父此话倒是不假,蔓生眼前还浮现起尉孝礼先前的神情。当真是一片灰败!
  
  “爷爷,母亲就这样走了,孝礼就一个人了。虽然家里还有二弟,也有我在,爷爷您也关爱三弟,可还是怕他一个人胡思乱想。”王子衿轻声说,她提议道,“不如,就让岑欢回来吧!”
  
  “岑欢是母亲收养的孩子,从前就一直陪在孝礼身边当陪读,这几年一直在外,听说已经考取了律师。让岑欢回来,孝礼大概也会好过一些。”王子衿提起两人之间亲近的关系,这倒是让老太爷动了念头。
  
  思及片刻后,老太爷下令吩咐,“老元,联系岑欢。让她尽快回来!”
  
  “是!老太爷!”元伯应声。
  
  “爷爷,您先回去休息,我和蔓生留在这里,等人收拾好了行李送孟姨走。”尉容回道。
  
  老太爷颌首,“这里就交给你们。”
  
  “爷爷,您放心。”蔓生也是回了一声。
  
  “爷爷,您也该回去休息了,我扶您走。”杨冷清则是上前搀扶过老太爷,也将今日仿佛永无止境的话题打断,陪着一起离开。
  
  于是,王家四人也都一起离去。
  
  王父带着三个孩子送老太爷上车,杨冷清告别一声也上了车。
  
  瞧着那辆车远行,王家几人还停留在原地,车子已经备好就要返回。这边王子衿陪着王父坐上一辆车,而王燕回和王镜楼同一辆。
  
  车子一前一后出发,终于驶离祠堂,前一辆车内,王父道,“瞧今天这个情形,老太爷怕是心思不定。子衿,你要另想办法。”
  
  “父亲,我知道该怎么做。”王子衿应道。
  
  后一辆车内,王镜楼不解道,“堂姐为什么要让岑欢回来?”
  
  岑欢回到尉孝礼身边,岂不是让尉家又多了一人?
  
  王燕回望着前方,夜深深浓里一切都是暗蒙蒙的,“不管怎么样,大夫人总是王家人,她会让尉容这么轻易上位?”
  
  岑欢是大夫人一手培养陪伴尉孝礼身边的玩伴,势必会向着大夫人。这样一来,尉孝礼这边也就难安了。
  
  前方夜路漫漫,今夜还十分漫长。
  
  祠堂这边,前往尉家山庄收拾行李的人匆忙赶了一个来回归来。
  
  大夫人像是自知没有了后路,所以也不再哭闹,她只是抱着尉佐正的灵位,由萍婶陪伴着而出。
  
  尉孝礼在身后跟随,却像个透明人。
  
  尉孝礼这一程,却送了很久。
  
  车子一路往前开,也不知道开了多久,上了高速离开海城,还在往前方行驶。两辆车夜幕中犹如鬼火一般,却不知道要去往何处。但是尉家已经派人跟随,这一遭寺庙思过是势在必行。
  
  尉孝礼看着前方车子的尾灯,静静看着。
  
  他的手中,也还捧着一件物件。
  
  手指轻轻抚过,尉孝礼沉眸于前方,就在方才他前往陪伴母亲后,元伯私底下送了这件物件给他。
  
  元伯道:这是佐正少爷在世时,最后一心求来的宝贝,老太爷说了,将这件宝贝送给大夫人,希望她能够放下一切。
  
  尉孝礼将盒盖打开一些,夜明珠的光,登时映入眼底。
  
  稀世宝珠,真能照亮一个人的心么?
  
  车子还在行驶,眼看前方就是一处休息站,司机道,“孝礼少爷,前面是附近最后一个休息站,不停下来的话,下一个要一个小时之后。”
  
  “进站。”尉孝礼低声道。
  
  司机立刻联系前方一辆车,两辆车随即进入休息站。虽进站,但也没有靠近,只是靠边停下。
  
  尉孝礼独自下了车,走向前方那一辆。
  
  “小姐”萍婶陪伴在大夫人身边,她红着眼睛喊,“您不要难过了”
  
  大夫人已经不再流泪,只是泪眼朦胧瞧不清眼前事物。
  
  “萍婶。”尉孝礼上前呼喊,萍婶看见他到来,立刻喊道,“孝礼少爷,您还不快给大夫人认个错,您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母亲!”
  
  尉孝礼站在车外,大夫人坐在车内,他看着她,将手上的物件捧起,“母亲,我知道是我的错,请你不要再伤心,我一定会常常去看你。”
  
  “你瞧,这颗夜明珠是大哥在的时候,一直心心念念要送给你的。”尉孝礼说着,打开盒盖,夜明珠的光辉照亮车内一方角落。
  
  大夫人的视线幽幽,看着这颗夜明珠,耳畔响起尉佐正的话语:母亲,我一定要找到这个世界上最名贵的夜明珠,一颗送给爷爷,一颗送给您。
  
  眼前尉孝礼的容颜忽而转换,交替成尉佐正的脸庞,她轻轻捧过锦盒,又在突然之间,拿起夜明珠直接狠狠砸在地上!
  
  “砰”宝珠虽然是稀世珍宝,可却还是碎了一地,再也无法拼凑,尉孝礼的心也随之碎裂,是大夫人的声音在夜里惊心,“尉孝礼!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佐正也没有你这个弟弟!你不是我的儿子,从来都不是!”
  
  祠堂故居,今夜有人还未曾离开。
  
  有人来报道,“容少爷,孝礼少爷已经送大夫人到休息站,他现在在赶回来了。他说,直接回酒店。”
  
  今日寿宴,宾客们全都住在至尊酒店,蔓生问道,“我们也赶回去?”
  
  “这么晚了,不必了。”尉容回道,“就在这里休息。”
  
  夜深人静没有再赶回,离开供奉祖先的祠堂,故居里幽静,后院内一抹月光,就这么苍凉落下。
  
  元昊命人在收拾卧房,他们便在后院里漫步片刻。
  
  尉容抽了支烟,静怡中蔓生听见他没由来的说,“三个月时间,我父亲就有了新欢,我母亲竟然爱上他。这样轻易的感情,还真是荒唐。”
  
  三个月时间会爱上一个人么?
  
  蔓生不知道。可有时情缘而起,不正是一刹那的回眸?
  
  “是荒唐,但他们之间相爱是真。”蔓生望向他道。
  
  尉容吞吐着烟雾,白烟缭绕里记起他的父母,既陌生又遥远,“哪来的真,从来都没有人认可。”
  
  “怎么没有真?”蔓生忽然停步,月下眸光清澈以对,“你的存在,就是他们相爱最好的证明!”
  
  尉容,你和你母亲长得好像。
  
  尉容,你和你父亲长得好像。
  
  两道声音,一男一女重叠而起,究竟是谁在说那些烟雾在吞噬回忆,他指间的烟坠落星火,终在经久之年后为逝去的人盖棺论定这份情真。
  
  夜色朦胧,思绪也朦胧。又抽上一口烟,尉容微笑道,“不管怎样,我父亲他终究还是负了孟姨。”
  
  蔓生无法反驳。
  
  虽然有诸多原因,虽然那时大夫人遇难丧命的消息被当真,可三个月时间,实在是太短。所以才会让大夫人在今后的岁月里,一直放不下怨恨多年,以至于此时彻底崩溃。
  
  大夫人不过也只是一个可怜人。
  
  但是,蔓生又想到尉孝礼,不禁蹙眉道,“孝礼应该很伤心,可是我不懂,为什么孟姨要对孝礼说这样的话?”
  
  不是亲生的,果然就不是!对你再好,也没有用!
  
  尉容垂眸,眸光深沉无比,低声说道,“因为孝礼和小宝一样。”
  
  蔓生再次惊愕,“你是说孝礼”
  
  不曾听到回应声,但是他的颌首默认,已经给了答案。
  
  尉孝礼,他竟然也是取了基因才由大夫人生下来的孩子?
  
  愕然之中,蔓生猜想着那段过往,想必当时尉父和尉容的母亲相爱却又被迫分离后,尉父就再也没有和大夫人一起再一起过。所以,大夫人才用了这个办法,生下了尉孝礼。
  
  怪不得,她会说这样的话!
  
  可是这样一来,让蔓生更加心惊,“孝礼太无辜!”
  
  “无辜又怎样?”尉容微笑反问一声,“有些事情,不是你能选择的。就像出生,更不能。”
  
  这究竟是怎样复杂的家族。竟然能造就这样的现况,蔓生无法想象。沉默中平复了半晌,他的手轻轻抚上她,“岑欢回来了,希望能给孝礼一点安慰。”
  
  “岑欢这个女孩子难道是孝礼喜欢的人?”蔓生一早就已经发现,尉孝礼一直都是独身。
  
  尉容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从小就在一起,从岑欢三岁开始。”
  
  三岁至今,那真是漫长时光,蔓生心中凝重之余有了少许宽怀,“那他们关系一定很好吧!”
  
  “大概。”尉容模棱两可的回答。
  
  蔓生却又想起一件事,“为什么孟姨也姓王?她也是王家人?”
  
  可如果大夫人是王家人,那么尉、王两家岂不是早就是联姻,可尉佐正留有两家的血脉,王子衿又是王家人,按照道理来说。是不能结婚才对!
  
  “是王家人,但早隔了三代,已经远了。”尉容回道。
  
  蔓生明白过来,“所以,也算是亲上加亲了。”
  
  虽然血亲这一脉远了,但王家的意图实在是明显。如今情况紧急,王家一定还会相逼,蔓生的眉头紧皱。
  
  瞧见她如此蹙眉,尉容的手指指向她的眉间,“你再这么皱眉下去,就快成老婆婆了。”
  
  “你嫌我老?”蔓生抬眸反问。
  
  他一笑,吞云吐雾中低头,轻轻亲吻她,“老婆婆,我也是要的。”
  
  月光被云雾笼罩,树影下两道纠缠的身影难舍难分。
  
  隔天一早,蔓生起来的时候,尉容已经不在。依稀之间,想起睡眼惺忪里听见他的声音亲吻着她的耳朵说,“蔓生,你再睡一会儿,我先去酒店。”
  
  等到她再醒过来,是祠堂故居里的老佣人来喊,蔓生这才惊起,匆匆洗漱前往至尊酒店。
  
  时间倒也不晚,前往的路上,蔓生看了看手机,这才七点过半。
  
  宗泉留下当司机接送,他开口道,“蔓生小姐,您不要着急,容少正在陪老太爷他们喝早茶。”
  
  回到至尊酒店之后,蔓生立刻前往为自己预留的那一间房间。寿宴三日,一共做了三件旗袍。她将身上这件换下,又取过一件打算沐浴过后换上。但是此刻,突然有人按响门铃,“叮咚!”
  
  蔓生走出卧室,来到玄关应门,一打开门后,瞧见是一位陌生女人站在外面,“什么事?”
  
  “蔓生小姐,您好,我是映言小姐的助理,映言小姐请您去游泳池。”女助理微笑回道,“早起后几位小姐都好兴致,昨天夜里就说今早去游泳,我家小姐就让我来请您一起。”
  
  蔓生一回忆,果然记得面前这人,真是楚映言身边跟随的那一位。蔓生是知道这些豪门千金,既爱美又爱保养。游泳这项水上运动显然是她们最喜爱的一项,早起后游一场也是司空见惯。
  
  “你回你们家小姐一声,我一会儿就过去。”此刻蔓生也该相陪,于是应下。
  
  酒店一处顶层花园天台,早起之后天台上设宴几桌,早茶便在清晨的时光里开始。众人陪伴在老太爷身边笑谈古今,欢声笑语气氛欢乐,仿佛昨夜祠堂之事不曾发生。也不知是说到何处,大概是谈及指西周时周幽王,为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
  
  就在此时,有人匆忙前来,“老太爷!”
  
  “怎么回事,这样慌慌张张的!”众人皆是惊奇,老太爷更是凝眸询问。
  
  来人战战兢兢回道,“是蔓生小姐”
  
  瞬间,尉容凝眸以对。
  
  王燕回和王镜楼坐在一旁也是感到困惑,杨冷清捧着茶杯,像是对于这一出并不诧异,仿佛早知今日不太平。
  
  “她怎么了?”老太爷又是追问,众人也都是静待下文。
  
  那人愈发慌忙道,“有人撞见蔓生小姐和嘉瑞温少东在游泳池的洗浴室里私会!他们现在将门反锁不肯出来!大少奶奶已经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